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來源:外灘TheBundthe-Bund

從年初一開始

張禹傢打開瞭自傢酒店的大門

免費為醫護人員提供住宿

他說,疫情結束後

最想帶孩子去動物園

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這些天裡,我們總是被一個個平凡、偉大的小人物而感動。

29歲的武漢小夥張禹傢,是武漢市錦漢商務酒店的老板。

大年初一,他獨自離開傢,把這個有56個房間的酒店重新開門。

酒店附近有好幾所醫院,很多醫護人員在封城之後,下班回傢都變得異常困難。

張禹傢決定把這些房間免費提供給他們。酒店開門第二天就住進瞭40個人,今天還有52位醫護人員住在他的酒店裡。

店裡的工作人員過年都回傢瞭,他幹脆就一個人守著一個酒店,既是服務員也是前臺,他笑稱自己是這些醫護人員的“宿管阿姨”。

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張禹傢在前臺忙碌

武漢民間起初有一兩百傢為醫護人員提供免費住宿的酒店聯盟,經歷瞭10天後,無論經濟還是人力上都難以繼續維持,陸續退出。

但張禹傢的酒店一直開著,至今,他已經整整33天沒有回傢瞭。

他成瞭這些醫護人員的“開門人”,給這些夜裡疲憊歸來的人,留瞭一道門、一張床。

“他們休息好瞭,我才能睡得安穩,武漢才能睡得安穩。”在和外灘君的對話中張禹傢這樣說道:“我隻想告訴大傢,武漢也在自救,愛心比病毒蔓延得快。”

01 “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張禹傢的錦漢商務酒店在武勝路上,離武漢市第一醫院一街之隔,三公裡半徑內還有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市第四醫院和同濟醫院。

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這個56間房的酒店被迫停業。但就在第二天晚上,張禹傢在微博上看到讓自己紮心的畫面,無法回傢的醫護人員在辦公室邊吃飯邊抹淚,他和自己的傢人都被觸動瞭。

當時“武漢醫護酒店支援聯盟”已經建立,在第一批酒店名單中那一片還沒有酒店參與,張禹傢和傢人一合計,決定報名加入。“一開始我爸媽還搶著來,後來我還是說我來吧,我年輕抵抗力好。”

大年初一一早,和傢人一起吃過早飯後,張禹傢動身瞭。

酒店的員工都已經放假回傢,張禹傢就一人扛起瞭所有工作,下定決心紮在酒店裡,疫情不結束不回傢。

“我們不能讓疫情繼續擴散,讓醫護人員傷心,讓他們倒下。我們酒店已經歇業,但是我們想為他們做些什麼。”張禹傢當時在朋友圈裡寫下瞭這段話。

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張禹傢

和協和醫院對接後,他打掃消毒瞭整間酒店,打開門迎接這批“人民戰士”,“不要讓醫生護士受苦受累還流淚!”

從當晚到半夜,陸續有協和的醫護人員住進他的酒店,第二天凌晨已經入住瞭40人,每人單獨一間房。

他們中許多人因為公共交通停轉無法回傢,也有些人擔心把病毒帶回傢裡,就在酒店住下瞭。

現在張禹傢的酒店已經為醫護人員提供瞭52間房。期間有醫護人員退房,張禹傢就會穿著防護服立即給房間清理、消毒,很快就會有新的“住客”進來。

由於防護服不透氣,他打掃時稍微動一動很快就渾身濕透,“可想而知,這些醫護人員在醫院裡穿著防護服上一整天班有多不容易。”

每天他的例行工作,還有在酒店每一層的走廊、把手、電梯等區域用噴壺噴灑二氧化氯消毒,一天兩次。

除瞭自己和醫護人員外,所有人都禁止進入酒店。期間有人打電話來詢問訂房,也被張禹傢一一婉拒瞭。

02 “我沒做什麼,隻是開瞭個門”

因為酒店隻有張禹傢一個人值班,他不在大廳時隻能把門鎖起來。酒店裡的醫護人員來來往往,張禹傢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每天半夜起來給醫護人員開門。

第一天晚上,他就被叫起來四次。“一早起來開門上班,他們覺得很不好意思,我隻想說,你們休息好,身體健康,我才睡得安穩,武漢才睡得安穩。”

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張禹傢說,住店的醫護人員和自己相處得很好,他們在一線因為各種原因回不瞭傢,所以張禹傢更想讓他們能在這裡休息好,把這裡當作傢裡一樣。

張禹傢開玩笑說,自己就像他們的“宿管阿姨”。

“他們為瞭保護我,很少和我有正面的接觸,但是都很關心我。有一次我結石發瞭,都是噓寒問暖幫我買藥,平時還經常給我送些零食水果之類的。”

這些醫護人員平時會清掃、消毒自己的房間。出門和回來時都會和張禹傢遠遠打個招呼,一聲“謝謝”、“辛苦瞭”都會讓他感動。

有些人半夜回來都怕打擾張禹傢休息,不好意思打電話讓他開門,進來的時候一直對他說抱歉。

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他把所有入住的醫護人員拉瞭一個微信群,有事會在群裡相互通知。這個群也成瞭張禹傢手機裡最沉默的一個群,因為根本沒有時間聊天,都在分秒必爭地和疫情作戰。

張禹傢說:“和他們相比,我真的沒做什麼,隻是開瞭一個門。“

看著他們的工作對話和朋友圈,張禹傢更真切感受到瞭這些一線戰士的不易。“他們除瞭工作就是抓緊睡一會,我傢人送來瞭蛋撻,他們好久才回復謝謝兩個字,都顧不上吃。”

在走廊裡消毒的時候,張禹傢隱約還能聽到醫護人員在房間裡跟傢人視頻。

他說,這些入住的醫護人員都很年輕,90後居多,最小的才24歲。不少人有孩子瞭,這段非常時期他們回不瞭傢,隻能靠視頻看看傢人,報個平安。

03 “疫情結束後,想帶兒子去動物園”

張禹傢自己的孩子,現在一歲半。30多天沒回傢,張禹傢每天有空就會和傢人視頻,他笑稱自己在“雲帶娃”。

“我出傢門的時候,他還隻會叫爸爸媽媽,現在都會學著動畫片哼歌瞭。”

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問起傢裡的情況,張禹傢說傢人都還好,隻是前一段時間母親身體不太好,“她有過敏性紫癜,一直看一直看不好,時不時會發作。”

張禹傢的父親快60歲瞭,有時會騎車來給兒子送飯。為瞭衛生安全,他不敢讓父親進酒店大門,每次都是老人把飯盒放在酒店門口,他再自己出來取。

其餘時候張禹傢就以泡面果腹,隻有在元宵節那天,他煮瞭滿滿一鍋湯圓,送給每個房間的醫護人員。

早在1月31日,“武漢醫護酒店聯盟”中有159傢酒店就因為缺乏物資和資金退出,後來很多當初抱著一腔熱血的酒店也陸陸續續放棄瞭,不再志願接待醫護人員。

但張禹傢和他的錦漢商務酒店堅持到瞭今天。

他一個人守著一傢酒店,為50多位晚歸的醫護人員留一道門,“不能讓醫護人員受苦受累還流淚”

武漢有許多酒店志願為醫護人員提供住宿

張禹傢給外灘君算瞭一筆賬:每個月人工、房租、水電要15萬元以上,還有經營貸款的壓力。

“我們是單體小酒店,自身環境也一般般,現在負擔非常重,隻能說盡量堅持,但其實堅持不瞭多久瞭。傢裡開支還好,人工工資和銀行貸款已經是在借錢瞭。”

這間酒店還有另一位股東,當初就很支持張禹傢志願接待醫護人員入住,現在仍然一起扛著。

“他和我一樣,我們都是很積極地參與,也全力支持這個事,所以我們不後悔當時的決定。”

至於自己所觀察到的武漢疫情形式,張禹傢坦言還看不到什麼時候能結束,隻是希望那一天能早點到來。

如果到瞭疫情結束的那一天,張禹傢說,他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帶全傢一起出去玩,“也沒想過去哪兒,隻要是出門就好,曬曬太陽。”

“如果選的話,動物園吧,兒子喜歡。”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