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漢重癥救治一線,“白衣戰士”成瞭“發明傢”!他們這麼拼,就為瞭一個目標

來源:杭州日報養生道hbjkgzs 記者 柯靜 通訊員 方序 詹雅

“7號床的血氣要再測一次!”“我在裡面多呆一會,這個病人再觀察下,你出去寫醫囑吧!”

在武漢重癥救治一線,浙江醫護們正緊張有序地忙碌著,在這裡,他們既是“白衣戰士”,對於重癥和危重癥患者及時施救,密切觀察;同時,他們也是“發明傢”,就地取材,因地制宜進行技術改良。

這樣拼,隻為瞭一點——提高重癥救治成功率,降低病死率。

N95口罩勒得緊,醫護對鏡貼“花黃”

戴著N95口罩,耳朵兩側裹著一對橡膠手套,有點對鏡貼花黃的意思……浙大二院血液內科主治醫生張旭照這張照片流傳甚廣,好多同事紛紛效仿,大贊效果奇好,N95口罩不再勒耳朵,照顧患者更能全神貫註。

“2月18日,我第一次進隔離病房,就領教瞭N95口罩的威力,6小時一次班下來,口罩松緊帶勒得很疼,一些女同事,雙側耳後都被磨破瞭。” 電話那頭的張旭照,凌晨三點剛剛從ICU出來,聲音有點沙啞。

在武漢協和腫瘤中心重癥監護室(ICU),張旭照和同事們,穿好防護服、戴好護目鏡、戴上口罩,貼完全身縫隙,做好一切全部防護,進入隔離病房工作。

“在病房裡,大傢都希望防護設備緊一點,不給病毒一點點鉆入的縫隙,但護目鏡、N95口罩,時間一久,松緊帶很緊,就會產生壓瘡,傷口等。我們的隊友們各顯神通,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用泡沫貼貼在鼻梁、雙側耳後等,但每次準備復雜,所以我們不斷進行改良。”

在武漢重癥救治一線,“白衣戰士”成瞭“發明傢”!他們這麼拼,就為瞭一個目標

那時,張旭照記起浙大二院廣濟創新項目大賽中的一個獲獎項目——懸浮氣墊。“巧用氣墊,保護轉運病人不被二次傷害,我由此得到啟發,如果松緊帶上幫上小氣墊,能否緩解疼痛?”張旭照就地取材,找來橡膠手套,手套中留一點點空氣氣後,纏到口罩松緊帶上。

“這好像給松緊帶包瞭一層緩沖裝置,一個班次下來,耳朵不太勒,效果奇好。所以我把這個小竅門推薦給同組隊友。”張旭照首度試驗,大獲成功。“這樣一來,緩解瞭防護裝備帶來的不適,我們更能全神貫註照顧患者。”張旭照說,橡膠手套纏完松緊帶,並不意味著使命結束。“脫完防護服後,進入半污染區,需要坐電梯,橡膠手套就可以取下,按電梯鍵,用完丟棄。這樣也算一物兩用,不浪費。”張旭照說。

ICU“新風尚”,藍色小包有力量

藍色的小包包,ICU新時尚,這段時間,從浙大二院馳援武漢醫療隊隊員傳回來的照片中,醫護人員背著的藍色小包,頗為醒目。這是一些實打實的“名牌”手工包包。包裡放著紙、筆以及PDA,方便醫護人員記錄患者生命體征和一些必要的交班內容,以及核對醫囑和病人的治療藥物。

這批全手工的包包制作者是浙大二院的護理團隊。“第一個包包做瞭一個小時,針腳有點粗。”包包的設計師是浙大二院燒傷科男護士周傢祥,一個92年的大男孩。

在武漢重癥救治一線,“白衣戰士”成瞭“發明傢”!他們這麼拼,就為瞭一個目標

在武漢重癥救治一線,“白衣戰士”成瞭“發明傢”!他們這麼拼,就為瞭一個目標

“第一周進入隔離病房後,發現防護服沒有口袋,但日常護理工作,護士醫生要記錄病情,必須要用到紙筆,以及PAD。這些東西沒有地方放,很不方便,如果穿著防護服,從病房走到護士臺,幾趟下來比較耗費體力,所以我想到,如有病房裡用的隨身小包,那就方便一些。”

從未做過手工的周傢祥在駐地賓館,找尋做包包的材料。“藍色隔離衣佈料多,而且牢固,用來做包包不錯,醫院後勤也給我們每個行李箱配瞭針線。”周傢祥回憶第一次打樣小包,包包的大小、肩帶長短,都仔細考量瞭一下。“包包的主體取自隔離衣袖子,這樣可以少縫兩道,肩帶就用大身的佈料。因為防護服比較寬大,所以肩帶長度在腰部位置,拿東西比較方便。”

在武漢重癥救治一線,“白衣戰士”成瞭“發明傢”!他們這麼拼,就為瞭一個目標

第一批隨身小包在病房上崗後,大受歡迎。所以,周傢祥下班後在賓館繼續趕工,一件隔離衣可做7個小包。周傢祥和心內科女同事的共同努力下,兩天不到,15個隨身小包正式“上崗”。

在武漢重癥救治一線,“白衣戰士”成瞭“發明傢”!他們這麼拼,就為瞭一個目標

適應“武漢戰場” ,血壓監測加壓器“上新”

在武漢天佑醫院,富陽區第一人民醫院護士蔣建軍安心交接班,他的心比之前要淡定許多,他設計並制作成功危重癥患者有創血壓監測的臨時加壓器,已經正式上崗。

隨第二批杭州馳援武漢醫療隊到達醫院後,蔣建軍被分配在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任務最艱巨、最繁重的重癥醫學科工作。從一開始超乎想象的繁忙,到現在的漸入佳境,他適應得很快、調整得很好。

“在重癥病房工作的這段日子,我發現很多危重癥患者的血流動力學的狀況極不穩定,此時如果外周沒有正壓液體持續給予一定的壓力,動脈穿刺管路就會堵住。這不僅會大大縮短有創血壓監測的周期,還會給患者抽血等操作帶來巨大困擾。” 蔣建軍說。

這個有著10年護齡的手術室護士開始反復思考,終於在2月29日凌晨制作出瞭適合“武漢戰場”的設計成果——有創血壓監測的臨時加壓器。

在武漢重癥救治一線,“白衣戰士”成瞭“發明傢”!他們這麼拼,就為瞭一個目標

蔣建軍和隊友在班內試用以後發現效果良好,激動難耐的戰友馬上把這個好消息發佈在工作群裡,得到大傢一致好評。這個“臨時加壓器”由一個輸液袋、一根連通管,一個50ml針筒,一根延長管、一個三通閥及適量的佈膠組成。

有瞭它,危重癥患者的血壓監測就更加便捷,不僅能減輕瞭患者血化驗多次穿刺帶來的痛苦,同時還減少瞭一線“白衣戰士”的工作量。而且“臨時加壓器”完全在病房內就地取材,無需終末消毒,用完即可丟棄,在隔離病房顯得特別方便、實用。

在馳援武漢的日子,蔣建軍共管理瞭50多位的重癥病人,經過悉心救護,其中3位病人病情已好轉,轉回普通病房繼續治療。蔣建軍說,在這個新的戰場,每天都會有變化,唯一不變的是一個目標——提高重癥救治成功率,降低病死率,早日迎來真正的春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