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口罩機,誰有熔噴佈?”比口罩還緊缺的東西是它,沒它防不瞭病毒

來源:中國新聞網cns2012 作者 彭婧如

“我有熔噴佈,誰有口罩機?”

2月6日,中國石化表示,自己手中有生產口罩所需的原材料熔噴佈,想要尋找口罩機協調生產口罩。但近來,熔噴佈卻緊張起來,反過來成為口罩廠商爭相競購的對象,畢竟如果沒有面粉(熔噴佈),咋整出花卷(口罩)……

“我有口罩機,誰有熔噴佈?”比口罩還緊缺的東西是它,沒它防不瞭病毒

資料圖:工人在趕制口罩。湯彥俊 攝

我有口罩機,沒有熔噴佈

中國石化當初的喊話,到瞭跨界生產口罩的比亞迪這裡變成:“我們有瞭口罩生產線,但買不到熔噴佈。”

比亞迪公司員工告訴媒體,“公司目前一天需要5噸熔噴佈。我們找到一傢企業簽訂瞭十餘噸的熔噴佈,隻夠兩三天的使用量,而且到貨需要約一個月。”

缺熔噴佈的不止比亞迪一傢。有口罩廠負責人反映,部分廠傢熔噴佈的采購價格達到15萬元/噸,就這還很難買到現貨熔噴佈,有幾傢口罩廠庫存用盡停產瞭。

湖北仙桃的多傢口罩生產廠傢向記者表示,目前有普通一次性口罩的庫存,但醫用口罩無貨,因為原材料不足。據瞭解,熔噴佈分為民用和醫用,目前亟需的是醫用級別標準的材料。

日前,河南新鄉長垣市科技和工業信息化局也公告稱:“當地的醫用防護用品生產企業承擔著全國重要疫情防控物資供應任務,為確保防疫物資供應穩定,我市衛材企業急需熔噴無紡佈。”

“我有口罩機,誰有熔噴佈?”比口罩還緊缺的東西是它,沒它防不瞭病毒

2月19日,位於河北省大廠回族自治縣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金億綸新材料科技(廊坊)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在加緊生產熔噴佈。中新社記者 宋敏濤 攝

價格瘋漲的熔噴佈

熔噴佈15萬元/噸的采購價格並非目前的最高價,河南新鄉長垣市負責部分企業口罩原材料調配的陳先生向記者表示,“熔噴佈的價格原來不到2萬元/噸,現在報價30多萬元/噸,甚至40-50萬元/噸的高價。”

記者從某大型能源企業瞭解到,目前不隻是國內的熔噴佈漲價,全球的熔噴佈都在漲價,由於訂單暴增,部分國傢和地區的熔噴佈價格出現瞭2倍甚至5倍以上的漲幅。

熔噴佈價格瘋漲的情況下,熔噴佈上遊材料生產商道恩股份還因為不漲價被投資者詢問,“您好!據說熔噴佈價格隨行就市上漲瞭10倍以上,而咱們公司的熔噴料盡管供不應求,但依然不漲價。請問貴公司是怎麼考慮的?建議貴公司履行社會責任的同時,尊重公司員工的付出,為股東負責,不要讓別的公司看笑話。”

“20萬元每噸的價格是給老客戶,新客戶基本買不到。”深圳一位熔噴佈貿易商稱。

“我最近接瞭好多電話,有些根本就不是正規的熔噴佈廠傢,那些人相當於發國難財。”陳先生表示,如今面臨的不僅僅是原料少、要價高的問題,很多廠傢根本過不瞭質量關,“我們收熔噴佈需要有第三方的監測報告,符合相關的質量要求,要不企業沒法用。”

“如果沒有熔噴佈,就隻能暫時停止生產,勉強生產出來的隻能是不符合醫用標準的口罩。”陳先生說。

“我有口罩機,誰有熔噴佈?”比口罩還緊缺的東西是它,沒它防不瞭病毒

資料圖:熔噴佈,俗稱醫用口罩的“心臟”。上海石化供圖資料圖:熔噴佈,俗稱醫用口罩的“心臟”。上海石化

熔噴佈:口罩的“心臟”

為什麼熔噴佈這麼重要?因為熔噴佈是口罩中間的過濾層,除瞭能阻擋較大粉塵顆粒外,還可以通過表面的靜電荷將細小的粉塵、細菌和病毒飛沫吸住,是生產口罩的重要原料,被稱為N95口罩、KN95口罩、醫用口罩的“心臟”。

據瞭解,醫用口罩至少包含3層無紡佈,為SMS結構:內外側為單層紡粘層(S),中間為單層或多層的熔噴層(M)。熔噴佈就是熔噴層的最佳材料。

這三層都是無紡佈,難道不能通用嗎?不能。內外兩層紡粘層是防護汗液和水,而中間的熔噴層則是過濾掉病菌,從而阻止病菌傳播的。口罩紡粘層S層的纖維直徑大約是頭發的1/3,熔噴層M纖維直徑接近頭發的1/30,相比之下更加纖細,所以二者的制作工藝和過程也不相同。

“我有口罩機,誰有熔噴佈?”比口罩還緊缺的東西是它,沒它防不瞭病毒

從原料到口罩的變化過程。中國石化供圖

熔噴佈漲價因為上遊原料提價?

從原料到口罩,簡單說主要有四個環節,一是聚丙烯原料,二是熔噴料,三是熔噴佈,四是口罩生產。如果把口罩比做花卷,中國石化就是生產麥子的(普通麥子),生產熔噴料相當於做面粉的,熔噴佈相當於做面片兒的,口罩加工廠最後加工成花卷。

國內最大的醫衛原料供應商中國石化表示,其聚丙烯產量大約800萬噸,其中每年約有100萬噸用於醫衛物資生產。中國去年的口罩產量60億隻,所需的聚丙烯也就2-3萬噸,連零頭都不到,可足量生產聚丙烯供應市場。

記者註意到,其實,醫衛物資(包括口罩)的主要原料聚丙烯的價格呈下跌狀態。1月份聚丙烯價格為7500元/噸左右,2月底降到7000元/噸以下,降幅大約有10%。

熔噴料價格近期也出現瞭回調。隆眾資訊數據顯示,熔噴料(MFI1500g/10min)主流報價在15000元/噸左右,較上周小幅回調300元-500元/噸,較春節之前上漲3500-4000元/噸,漲幅34.78%。

據熔噴料企業專傢介紹,目前,國內的熔噴料能夠充足供應。如果按照日產1億隻口罩算,每天需要的熔噴料大約是100多噸。2019年中國熔噴料產能10萬噸(產量7萬噸),預計近期還要增加15萬噸產能,合計達到25萬噸產能。逐漸復產後能滿足需要。

看到這裡是不是困惑,為啥原料產能充足,價格降瞭,熔噴佈還那麼貴?

隆眾資訊聚丙烯分析師竇立坤表示,新冠肺炎暴發後,除瞭現有口罩企業積極加大開工,負荷生產外,市場湧現大批新增口罩產能,其中不乏大型制造企業,如比亞迪、上汽五菱、富士康等,這一局面加劇瞭國內原料供應緊張局面,尤其是熔噴佈。

“我有口罩機,誰有熔噴佈?”比口罩還緊缺的東西是它,沒它防不瞭病毒

2月19日,位於河北省大廠回族自治縣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金億綸新材料科技(廊坊)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在為生產的熔噴非織造佈打包。中新社記者 宋敏濤 攝

熔噴佈能不能快速擴產?沒那麼簡單

令很多人感到困惑的是,車企、服裝廠等紛紛轉產口罩,原本生產口罩的企業也卯足勁兒,加大馬力生產,為什麼熔噴佈不能采取類似的措施呢?

“之前全國熔噴佈需求量不大,所以隻維持瞭有限的生產線持續生產。”有行業從業人員表示,熔噴佈生產周期太長,就算現在新開生產線,也是8個月後才能出貨。

山東道恩高分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於曉寧說,熔噴佈的生產線投入較大,設備生產安裝周期比較長,且能提供關鍵零部件的廠傢並不多。“因為投入比較大,周期又長,大傢怕等到建好投產時需求也下去瞭,所以投資積極性也沒那麼高。而上一條口罩生產線,如果有設備,半個月二十天就可以。”

不過,也無需太過悲觀。據業內人士反映,春節後,隨著熔噴佈市場資源趨緊,國內部分企業紛紛緊急訂購熔噴佈生產裝置的關鍵設備,預計現有100支以上的熔噴頭正在訂購和生產中,新增產能將在200噸/天以上。

“3月以後,熔噴佈市場供應緊張會逐步緩解。上半年國內熔噴佈的產能會繼續增加,預計原有產能和轉產產能累計將接近300噸/天,可滿足3億片/天口罩的生產用料需求。”

所以

熔噴佈已經在路上瞭嗎?

口罩離我們還遠嗎?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