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來源:南山呼吸nanshanhuxi 作者 王文熙 李敏敏 實習記者 吳立婷 陳琳

湖北治愈出院人數破萬,湖北以外地區新增確診病例數連降,多地新增數量為零……此時在武漢支援的廣醫一院醫生,剛換完班,脫下防護服,看到手機裡這麼多好消息傳來,歡呼著“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2020會好起來的!”

悄然潛入的病毒肆虐地按下瞭歡度春節的暫停鍵,但變態反應科副主任醫師謝佳星與呼吸內科主治醫師張建恒的工作卻就此按下加速鍵,年三十下午收到醫院任務,作為首批廣東省援助湖北醫療隊的隊員,他們連夜趕往武漢主戰場進行支援。

此時,他們沒想到團聚的對象是戰友,地點是在機場,而出征號角就響在耳畔,他們成為這股“寒流”的逆行者之一,為人民而戰,成為背負使命的“抱薪者”。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80多個患者,我們面臨著極其艱巨的救治任務

“我見過SARS的厲害,所以12月底開始有疫情消息的時候,我就預感會爆發。”好像冥冥中註定,早在2003年非典時期,那時的謝佳星還是廣醫一院的一名實習生,17年後的這次,自己成為真正抗擊疫情一線的鬥士。“我這半年一直在門診,相比其他在病房的醫生我更走得開,理應我去!”他總是這麼為別的同事著想。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大敵當前,救死扶傷,他說這是醫生的天職,不計報酬,亦無論生死。他知道隨時下達支援任務,為瞭第一時間響應,他一直沒有離開廣州,做好備戰準備 等待號角的吹響,為那座英雄城市帶去安慰和希望!

此次廣東醫療隊對口援助的武漢市漢口醫院,是收治新冠病毒患者的定點醫院之一,接管醫院的兩個病區。院內80多個患者,卻隻有幾個醫生和十來個護士,人手極其緊缺。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做瞭七年醫生的張建恒,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嚴峻的治療任務。“挑戰真的很大,平時患者救治的壓力沒有那麼重,後勤保障充足。”看到漢口醫院病區的情況,張建恒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將理論知識應用到臨床實際。

大部分患者的氧需求量高,中心供氧跟不上。患者離不開氧療,氧供不足直接影響患者病情的走向,患者因為呼吸困難而反復呻吟,他們無法看著病人就這樣走向死亡。“氧氣供應是最基本的措施,沒有氧氣,我們一定要想辦法。”他們隻能想盡辦法去整合當地醫院的資源,爭取外援,改善醫療質量。

沒條件也要創造條件,為瞭救人什麼都願意

當地重癥患者居多,發熱門診病人接踵而至,每天還有很多病人等待收治入院。醫院部分醫務人員已經被感染隔離,後勤保障人員也不足,醫院僅有的設施應對不瞭那麼多的病患。由於從未如此大規模用氧氣瓶,起初空的、滿的全放一起,減壓閥、氧氣瓶扳手要“滿天找才找得到”。

氧氣的供應遠遠滿足不瞭醫院迫切的需求,醫療隊馬上上報問題,一邊想方設法募集制氧機、購買儲氧面罩,一邊爭取更多的氧氣罐。從1月29日到2月2日,兩批共60臺制氧機,而後廣東省鐘南山醫學基金會又募集百臺“救命”制氧機送到,彌補瞭巨大缺口,大傢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落地。

謝佳星和張建恒作為醫療隊的唯二男丁,來來回回,將一個個接近百來斤的氧氣罐挨個搬到位。“隻要能救人,我們願意當搬運工!”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雖然氧氣罐到位瞭,但中心供氧跟不上,改善呼吸機的氧氣供給成為目前亟需解決的難題。張建恒回憶起研究生時做機械通氣研究提出的想法:用氧罐直接連接呼吸機,可以連到中心供氧管,或從氧桶引氧氣直接連接到面罩,另一路氧接鼻導管,用無創面罩蓋住鼻導管,兩路氧同時供氧,配合無創正壓通氣,整合現有的條件達到最佳的供氧效果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上圖患者,收入院時,神志不清,隨時有生命危險,經過張建恒這個呼吸支持後,患者生命體征平穩,恢復清醒,能對答,呼吸平順)

“這個也是沒辦法的辦法,為瞭救人辛苦一點也值得。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張建恒看到患者的病情得到瞭緩解,一切的辛苦與努力就都值得瞭。整個病區的氧療效果提升瞭很多,總算緩和瞭中心供氧跟不上患者需求的情況。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即使遇到很多突發困難,也迎難而上從不抱怨

挑戰總是接踵而來,患者復雜多變的病情一次次考驗著醫護人員的能力。而整個醫院隻有呼吸科,很難會診瞭,他們隻能靠綜合的專業知識判斷。兩次核酸陰性準備出院的患者又是陽性,病情很重又沒有插管有創通氣的條件……醫療隊針對各種情況,迅速做出判斷,積極應變:加強患者氧飽和度監測和生命體征監測,多次檢測核酸。對於危重患者,做好呼吸支持,積極治療,治療條件不夠的,積極聯系轉到有資質的醫院。

上午班查房,制定治療策略,修改醫囑,開檢查;下午班完成醫療文書,收病人;上夜班則查房,重點看危重患者,再新收病人;而凌晨班需要重點應對突發情況。這不僅是張建恒的一天,也是醫療隊很多醫生的一天,“總之對病人有好處的,什麼都幹。”張建恒的話語簡單直白,但卻一直踐行著若幹年前成為醫學生時擲地有聲的誓言——“不計報酬、無論生死”。

穿著如此厚重的手套、防護服和護目鏡,時間一般要7個小時以上,增加瞭給病人做無創等操作的難度,電腦顯示器打字打得很慢,就連寫病歷、開醫囑也困難。不能喝水,不能上廁所,身上穿的成人紙尿褲也是為瞭預防萬一。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疫情每日都在變化,國傢隊的治療指南一直在更新,醫療隊一交班就會不停地刷手機,為的是瞭解最新報道的資訊,學習最新的治療方法,有時針對救治病人的討論會議要開上一個多小時。張建恒與謝佳星常常掐著時間縫隙碰頭,互相通氣,經常討論一些病人的治療情況,也打招呼要彼此關照自己的病人,聊一下天,這是他們緩解壓力的特殊方式。

明知高風險絕不做逃兵,把南山風格揮灑在武漢戰場上

武漢病區的無創呼吸機品種繁多多,管道非常復雜,有些醫生習慣護士事前為他們準備好呼吸機,因此不太熟悉操作。謝佳星長期治療慢性氣道疾病,實戰經驗豐富,他發現這種情況後,主動協助管理和支持其他醫療隊呼吸機的使用,把平日紮實的基本功都用上瞭。

在鐘南山院士所在的廣州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南山風格”是團隊經常提到的一個詞。“老師常教育我們,‘奉獻,開拓,實幹,合群’,這是南山精神的核心,也一直是鼓舞我們不斷進取的精神動力。”在這場與病毒撕扯的戰役中,張建恒和戰友們用自己的行動詮釋著老師的教誨。醫療隊不僅帶去最先進技術,也把南山風格揮灑在武漢的一線戰場上。雖然沒有特效藥,但是醫護人員的存在,對病人就是莫大的信心和鼓舞,特別是得知隊伍來自鐘南山院士所在的醫院後,他們更有瞭戰勝疾病的勇氣和力量。

謝佳星在醫院有百毒不侵的稱號,不管是做主治醫生,還是住院醫生輪轉的時候,一次病假都沒有請過,感冒照樣上班,還值通宵。他經歷過SARS,幾年前也參與過禽流感H7N9等救治,對於防護從不松懈。防護是早就根深蒂固的概念,醫療隊的院感專傢也整天督促著。

醫生挺住瞭,才有充足的精力去搶救病人,再高風險的戰場也絕不做逃兵。

疫情當前,哪裡都是戰場,在武漢一線的醫療隊,知道廣醫一院也在廣州全院留守救援。“院長主任經常打電話,快遞瞭很多東西過來支持我們。”前方離不開後方的支持,若有所求,一呼百應,身後的廣醫大傢庭為武漢前線醫療隊疫情防控工作註入強心劑,共克時艱。

“廣醫人”不管在武漢一線,還是在廣東前線,都是呼吸內科、重癥醫學科最精銳的醫生、護士!前後方同舟共濟,發揚南山風格與抗非精神,共同抗擊疫情,一定能發揮超常水平,打贏這場硬仗!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1個月,他們變瞭模樣,“快瞭,快拿下這場疫情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