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曾經一部《舌尖上的中國》讓我們認識瞭神州大地的煎炒烹炸,蒸煮涮烤。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縱觀世界,我們對吃的記錄浩如煙海,然而卻難覓水果的蹤跡。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如今,中國又出一部美食神作《水果傳》,讓一直被我們忽略的水果,粉墨登場。《水果傳》宣傳片出鏡的水果有的傢常,有的另類,有的甚至聞所未聞。

比如大傢司空見慣的鳳梨: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難得入口的愛玉: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傲嬌的刺梨: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反差極大的可可果: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堅硬如鐵,但外剛內柔的水椰子(不是常見的椰子哦):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它們在鏡頭下,一一展示出各自的特點,用獨特的成長經歷與色香味,詮釋自然的神秘詭譎。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兒時吃柿餅,總以為扁扁的車輪形狀,是一個柿子風幹自然形成,上面白色的糖霜是人工添綴。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如今才知道,小小的柿餅,暗藏乾坤。 新鮮采摘的柿子,先要一個個去皮,然後經過黃土高原陽光的熏陶。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揉捏,使柿子軟化脫澀,然後便是用手將柿子兩兩按壓,成就經典的車輪形。但要吃上可口的柿餅,還需要借助大自然的魔法,完成最後一步發酵,任由時光與微生物的作用,為柿子鍍上一層白霜。

在澳大利亞,因為自然條件單一,許多古老的物種被封入瞭時光膠囊,得以延續至今,指橙便是其中之一。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它是柑橘類水果的祖先,距今至少已經有1800萬年的歷史。但它和我們認知中的柑橘完全不同。

它們外形酷似手指,看起來其貌不揚,但打開來,便是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果肉。味道既有檸檬的酸,也有柑橘的甜,粒狀的果粒像一顆顆小炸彈,瞬間引爆舌尖。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可可豆,看到深褐色的巧克力,就一度以為這是可可豆本身的顏色。 看過這部紀錄片,才知道自己的孤陋寡聞。 巧克力的前身,是長在樹上的可可果。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但真正與巧克力發生聯系的,是厚厚的果殼中,白的果肉和包裹的種子,他們一起才是我們常說的可可豆。很難想象,如此潔白,但完全沒有香氣的可可豆,在發酵、烘烤、研磨的魔法中,一步一步被賦予味道與絲滑的觸感,最後變成引爆味蕾的巧克力。

蛇皮果,這是一種外表令人毛骨悚然的水果,因為有像蛇一樣的鱗片而得名,初看令人望而生畏。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粗獷的外表下,卻是細膩如玉的果肉,甜蜜多汁。生長在印尼的活火山下,接受巖漿的歷練和火山灰的滋潤,才造就瞭蛇皮果表裡不一的雙重性格。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為瞭完成這部水果的史詩,制作組跨越全球15個國傢的50個城市,才海選出40多種水果,作為拍攝對象。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從中國臺灣到越南,再到遙遠的印度尼西亞、澳洲……攝制組避開喧囂的鬧市,和當地的水果達人,深入密林,探尋神奇水果的蹤跡。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進入果園,體驗原生態的水果從種植到采摘,再到進入人口的全過程。之所以有如此執著導演羅穎鸞說,這是源於對水果骨子裡的熱愛。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我看書常常可以忘記全部的情節,但關於水果的段落總是記憶猶新。

”看《獵人筆記》,看到“通過開著的窗子,從園子裡飄進秋天的涼氣和蘋果的香味來”,蘋果的香味就從書裡飄瞭出來,羅穎鸞暗自下決心,以後的院子裡一定也要有一棵蘋果樹!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在《流動的盛宴》裡,看到海明威說: “在新故事不好開頭開不好的時候,我一定會坐在壁爐前,把橘子皮裡的汁液擠到火焰的邊兒,看著在噼啪聲中躥起的藍色火焰。”

羅穎鸞流瞭流口水,後來每次寫稿的時候,也總會放兩個橘子在身邊。 正是這種對水果骨子裡的癡迷,成就瞭一部豆瓣評分8.6的紀錄佳作。

值得一提的是,除瞭水果,片子以人文視角,也講述人的故事,觸及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黃土高原上,水果匱乏,但每當柿子豐收後,人們總要留一些在枝頭,給鳥兒當作美餐。

澳大利亞,指橙遭遇扁虱,農場主機智地引進珍珠雞,利用生物法則,攻克蟲害。

印度尼西亞活火山腳下的人們,從不因為火山時常噴發毀滅傢園而抱怨,反而將遺留下來的肥沃火山灰當作神的饋贈,用辛勤的耕耘換取收獲。

不輸《舌尖上的中國》,這可能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水果紀錄片

在自然法則下,人類與與水果的相處,無一不透露著平衡之道。每一份執著與付出,都將融入在日後的清香甘甜,令人回味,收獲感慨。每一份鄭重與認真,都飽含敬畏,預示著萬億年間,人與自然剪不斷的羈絆。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