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呼救!這個戰場,不斷有人倒下……

來源:功夫財經 作者:今綸

現在還不到總結成績的時候,仗還沒有打完,另一戰場還有人不斷中槍倒下。

次生災害的戰場沒有病毒,隻有冰冷的壓力和無處不在的危機感。

我們的工作軌跡應該是:打完新冠病毒這一仗,繼續去幹掉次生災害。

過度消毒是有害的,相信現在不少人都知道瞭這個常識,早前,專業機構也曾為此發出呼籲。其實,何止消毒,過度防護也一樣會帶來不少問題。

中國的疫情發展進入瞭一個相對可以松一口氣,但還不能完全放松警惕的新階段,與此同時,另一個緊要問題擺在瞭我們的面前,那就是如何避免更多死亡,如何避免更多的次生傷害。

緊急呼救!這個戰場,不斷有人倒下……

近日有網友發佈瞭一則視頻,上海長海醫院外排隊看病的人排得如長蛇陣一般。據視頻作者反映,過去這段時間以來看病難,專傢門診取消,之前約定的手術取消,要開藥的患者也求救無門。

而在另外一則新聞中,張文宏醫生表示,發病率低的城市可以互相交流,不要過度恐慌。如果不盡快復工,城市停滯帶來的次生影響可能會導致人口死亡率高於新冠肺炎死亡率。

是的,我們要進入一個新的階段瞭:請坐穩,換一種應對方法和思考角度。

“次生災害”戰場,形勢嚴峻

什麼是次生災害?在目前的情況下,由原生災害(比如新冠病毒)所誘導出來的災害則稱為本次疫情的次生災害。武漢此前有不少需要做化療和手術的患者,他們都因為醫院正在全力以赴抗擊新冠病毒而難以得到相應的治療,甚至連醫院的門都進不去,這就叫次生災害。

次生災害不是冰冷的數字,而是一個個大活人在床上痛苦呻吟。當然,武漢的情況確實很特殊,我們雖然理解這種“特殊性”,但那些個體的掙紮與劫難,同樣叫人心痛。

武漢之外,諸多城市至今不能順暢通行,人們的看病、工作以及求學也都受到巨大的影響,這種影響深入生活肌理,觸及錢包,不但打擊瞭人們的情緒,甚至沖擊瞭人們的靈魂。

緊急呼救!這個戰場,不斷有人倒下……

前兩天我在網上和一個朋友聊天,他的傢人得瞭重病需要做手術,但是醫院一直不能正常運營,眼看著傢人的眼神日漸黯淡,這個大男人泣不成聲,四處打電話求助,但無濟於事。他是一名典型的金領,也有一定的人脈關系,但是在這個特殊時期,這些統統失效,他說他痛恨這個病毒。

這樣的案例,微博上也有,那些求救訴苦的人留下瞭真實姓名和電話。有微博認證用戶哭訴:“我爸患瞭腦瘤,同時有膠質瘤和腦膜瘤。我姑姑患瞭淋巴癌,全身已經擴散。我另外兩個姑姑也是因為癌癥去世。醫生說有高度傢族遺傳,我以後可能也有。現在看腫瘤,不能住院,不能開刀,做個檢查都要隔離滿14天才能做,病人隨時可能癲癇,但是卻連檢查中心的門都進不去……”

當新冠病毒超級猖獗的時候,我們大喊“救人”,主要是救那些無法確診、無法住院的患者。如今部分城市持續“清零”,新冠病毒的危險等級稍有下降,我們仍要大喊“救人”,這一次我們要救的是被新冠病毒耽誤的患有其他疾病的病人,尤其是那些危重病人。

我呼籲大傢高度重視張文宏醫生的說法:“城市停滯帶來的次生影響可能會導致人口死亡率高於新冠肺炎死亡率”。更具體一點說,醫院停滯的情況需要改變,當然是在科學防護的前提下改變,優先危重病人就診,其他病患可以通過視頻、微信等渠道解決部分問題,實在解決不瞭的可以通過預約形式,控制人數,逐一解決。

這就要求發病率低的城市的所有醫院(除收治新冠患者的醫院之外)全都動員起來,以危重病人為主要服務對象,輔助以互聯網手段和預約方法,既能夠逐步解決問題,又做到科學防護。

緊急呼救!這個戰場,不斷有人倒下……

此外,關於防疫,我認為,現在還不到總結成績的時候,因為仗還沒有打完,在次生災害這個戰場上,還有人不斷中槍倒下。

希望這個世界,趕緊回歸正常

遺憾的是,為瞭避免次生災害對個體的傷害,有人在奮力搏擊,但卻被舉報瞭,事情雖然過去有些時日,至今想來,依然憤懣難平。

武漢封城後,從1月25日到現在,25歲的中學實習老師吳悠一直在騎電瓶車為網上求助者義務送藥品和防護物資,但2月25日,有人以非法售藥和牟利舉報瞭他。他到派出所配合調查,說明情況,自己送出的所有物資都來自基金會、志願者的捐贈,給病人的大部分都是免費發放,免費配送。

緊急呼救!這個戰場,不斷有人倒下……

3月4日,吳悠說:“今天是給老人/病人送醫藥的33-34天,在我這邊也出現瞭一個清零,我這兩天沒有需要新冠藥物的朋友瞭。所以我覺得還挺開心的”。

抵禦次生災害,吳悠有功,志願者們有功,他們是較早到達次生災害戰場的戰士。

新冠面前,受到次生災害影響的不止是非新冠病人,還有普通的勞動者。

一位承包農田的朋友打電話給我說,去年種瞭一些蔬菜,本來準備今年開春進省城賣。結果因為疫情影響,隻能賣給省城指定的收購點,價格很一般,回來一算賬,剛好把運費打平,自己沒賺錢,純粹給貨車司機打工,這何嘗不是一種次生災害呢。

看到有出租車司機在網上訴苦:“房貸快要還瞭,這個月還沒湊齊,今天去出車,忙瞭一天,一算賬,還虧瞭100多塊”,這同樣是次生災害。

那些還不起房貸的普通人,被迫把酒樓轉讓的老板,含淚解散公司的CEO,準備賣房賣車給公司續命的高級合夥人,都是次生災害的受害者。

次生災害的戰場沒有病毒,隻有冰冷的壓力和無處不在的危機感。所以,還遠未到慶功的時候,還遠未到總結模式的時候,我們的工作軌跡應該是:打完新冠病毒這一仗,繼續去幹掉次生災害。

次生災害除瞭造成經濟損失之外,還給很多人帶去瞭心理疾患。那些目睹親人淒慘離世的人們,那個在爺爺遺體旁呆瞭幾天的小孩,那些傢中多個成員相繼離世後留下的孤兒,還有更多的是大批被“封”在傢中連續很多天不能出門的人,有些已經接近崩潰邊緣。

緊急呼救!這個戰場,不斷有人倒下……

前兩天有這樣一個視頻:一位武漢的中年女性強行突破社區的“封堵”,說要去(武漢)解放公園看看,說要去買牛奶、面包當作早餐。她當然是不對的,這樣不利於病毒的控制,也不利於有關部門的工作。

很多人都在跟帖批評她,我沒有湊熱鬧,我隻是在想:如果我此時此刻被關在武漢,歷經四十多天不得出門,我會怎麼樣?我的情緒控制會比她好嗎?很難說。

我以為,一旦疫情控制下來,乃至徹底得到清除後,武漢需要大批的心理醫生:心靈的重建與修復需要借助時間來慢慢彌合,失去親人的巨大悲痛也需要專業細致的安慰與調理,這條路漫長而痛苦,有些人有人攙扶,有些人隻能孤苦前行。

我有諸多親朋故舊在武漢,無論是微信音頻,還是電話通話,我都不止一次聽到過武漢人的哭泣。這對我又何嘗不是一種折磨?

無論如何,希望情況一天天好起來,武漢、湖北、中國、全世界,都趕快好起來吧。

我們需要在陽光下跑步,需要去圖書館看書,我們需要辦公室的忙碌,我們更需要醫院、工廠、學校有序運轉,因為這些才是美好生活。

美好生活就是平常、平安的生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