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我並不試圖超過七英尺高的欄桿:我到處找的是我能跨過的一英尺高的欄桿。”

在巴菲特小兒子彼得十幾歲的時候,他不確定自己能否完成高中學業,他滿腦子盤算著開創自己的新生活,感覺這麼按部就班的念書實在是在浪費時間。

彼得對攝影有著濃厚的興趣,這個興趣是他八年級時參加男孩俱樂部時產生的,那個時候彼得覺得音樂還隻是一個業餘愛好——他需要在人生中找到一項特長來確認自我價值,而攝影很符合這個需求。在他上高中時,彼得經常給校刊和畢業紀念冊投稿,並在一傢本地周報做過暑期工。在他不斷地學習和進步當中,相機已經成為我身份認同的一個重要標識。憑借這點小小的成就,彼得制定瞭一個相當浪漫但是欠缺考慮的計劃。他想提前完成高中學業,然後去懷俄明州的傑克遜谷當一名攝影記者,一邊自食其力,一邊享受世界上最壯麗的大自然美景。

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彼得是這麼想的:這個方案雖然出於他的年少氣盛,但並非完全沒有可操作性。他確實發表過一些有水平的照片,也可能會在報社獲得一份工作並在傑克遜谷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

很快巴菲特就瞭解瞭彼得的想法,他告訴彼得:在成長過程中操之過急,你可能會在匆忙中與美好的東西擦肩而過。他的成年生活就在前方,等著他出現並安頓於此。通往哪裡的路可能會不滿荊棘,但走捷徑隻會讓彼得得不償失。

然而青春期的叛逆讓彼得這次變得十分固執,他對父親的建議沒有采納,而是相信自己能夠做好攝影記者這份工作。後來有一天,在彼得上高中三年級時的一個春天,他的新聞學老師找他私下談話。他說想讓彼得在高中四年級(美國高中為四年制)時擔任畢業紀念冊的編輯。當然,這樣的話彼得就得重新考慮自己的提前畢業計劃。能夠受到邀請是一種榮幸,而且編輯工作可以系統提高攝影能力,於是彼得毫不猶豫地同意瞭。

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於是彼得提前畢業的想法泡湯瞭——直到一段時間以後彼得才知道是自己的母親專門跑到學校和自己的新聞系老師一起策劃瞭這個方案。

原來巴菲特傢族在這些問題上,有著特立獨行的作風。父母從來不會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或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相反,他們在成長過程中得到的不斷教導是,巴菲特傢的孩子可以成為心中想要成為的人,他們應該追尋心中想要追尋的夢想。

但生活絕非那麼簡單,比如彼得不讀完高中而去工作,去創業,這顯然是極其不理智的。也許孩子當時意識不到這點,但是傢長必須做出善意的規勸,就像巴菲特夫人一樣,巧妙地化解瞭孩子的退學危機,又沒和孩子發生直接沖突和矛盾。

彼得自己回憶說:“現在我承認事實並非如此。我當時還在學習如何做出正確的抉擇並享受充分的自由,但還未學有所成。這個過程真要說起來有點玄:我並非通過貫徹意志,而是放棄意志,才找到瞭屬於自己的路”

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的確,你可以選擇你的生活方式,生活態度,但是自由是相對的,父母會支持你去打球,彈琴,唱歌,但不會同意你去販毒,走私。我們可以感性的去生活,但必須理性的去思考,選擇一條真正適合你的路。適當的約束不僅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傢庭負責,

任何人,偉人也罷,強者也罷,都不能像遊魚那般自由自在。人可以有所為,又必須有所不為,而魚則可以為所欲為。集天下之王國於一體,其總面積也抵不上半個海大;縱使將世上所有的交通線路和運載工具都用上(現有的再添上將要發明出來的),也難比水中魚憑鰭遊來得方便。

你隻要平心靜氣地想一想,就會發現,正是這種克制,而不是自由使得人類引以為榮;進而言之,即便低級動物也是如此。蝴蝶比蜜蜂自由得多,可人們卻更贊賞蜜蜂,不就因為它善於遵從自己社會的某種規律嗎?普天之下的自由與克制這兩種抽象的東西,後者通常更顯得光榮。

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確實,關於這類事物以及其他類似之物,你絕不可能單單從抽象中得出最後的結論。因為,對於自由與克制,倘若你高尚地加以選擇,則二者都是好的;反之,二者都是壞的。然而,必須強調一下,在這兩者之中,凡可顯示高級動物的特性而又能改造低級動物的,還是有賴於克制。而且,上自天使的職責,下至昆蟲的勞作,從星體的均衡到灰塵的引力,一切生物、事物的權力和榮耀,都歸於其服從而不是自由。太陽是不自由的,枯葉卻自由得很;人體的各部沒有自由,整體卻和諧,相反,如果各部有瞭自由,就勢必導致整體的潰散。

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目標是前途,也是約束。為瞭實現目標,也許你必須幹一些自己不想幹的事,放棄一些自己深深迷戀的事,這樣就感到瞭一定的“約束”。但是,為瞭生活,為瞭目標,為瞭成功,我們不能試圖擺脫一切“約束”,而是應該在“約束”的引導下,一步步沿著既定的目標,穩妥地前進。

自我約束表現為一種自我控制的感情。自由並非來自“做自己高興做的事”,或者采取一種不顧一切的態度。自己來戰勝自己的感情,證明自己有控制自己命運的能力。如果任憑感情支配自己的行動,那便使自己成瞭感情的奴隸。一個人,沒有比被自己的感情所奴役而更不自由的瞭。

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有位國王一邊為受傷的兒子包紮傷口,一邊規勸說:“皇兒啊,隻要紮上這條繃帶,任你隨便玩耍跑跳,傷口都不會痛;可一旦解去繃帶,傷口就會惡化!

一位哲人曾經說過:“人性亦然,其間潛伏著惡的根源。不過隻要遵守法律,就能有效遏止惡性事件發生。”我們每個人都在通過努力做使自己生活更有意義的事,並且在向著未來的目標奮進。但是,生活在現實的世界中,我們絕不應該采取僅使今天感到愉快的態度而絲毫不顧及明天可能發生的後果。我們的感情大都容易傾向於獲得暫時的滿足,所以,我們要善於做好自我約束。因此,在追求一種有意義的生活時,我們應當努力預測自己所從事的事情對將來可能產生的後果。

巴菲特:不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可以任意而擇,但不可任意而為

巴菲特通過巧妙的手段使得彼得高中退學計劃徹底泡湯,這是因為他知道如果連常規教育都接受得不完整,那麼彼得在未來的日子裡很難形成合理、理智的價值觀和人生態度。而後來等彼得上瞭大學以後,思維逐漸成熟,能為自己行為負責以後,巴菲特就沒再阻止彼得從大學退學直接工作的計劃。

巴菲特對孩子們采取的教育方法是:大事不糊塗,小事上多指引。對於子女在原則問題上犯下的錯誤,巴菲特用巧妙而且子女不反感的方法來解決,巴菲特可謂是一位有大智慧的父親。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