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改革者”馬哈茂德二世,是奧斯曼帝國後期惟一一位被稱作偉大君主的蘇丹。他執政時期帝國屢戰屢敗,疆土不斷縮小,但他得到的贊譽卻並非不實之辭。這位蘇丹最著名的舉措就是血洗瞭把持奧斯曼帝國大權的耶尼切裡軍團,重新整編瞭帝國軍隊,並以他的改革與開明專制垂譽後世。馬哈茂德二世可謂土耳其近代化的肇基者。

血腥的繼位過程

馬哈茂德二世的堂兄塞利姆三世已經銳意求治,試圖編練由基督徒組成,按照西歐軍事體系訓練的新軍,卻被禁衛軍與守舊派聯合,將其廢黜並殺害。1808年,變革派的骨幹阿朗達爾·穆斯塔法·帕夏起兵勤王,但並沒有來得及救下塞利姆三世,於是擁立馬哈茂德二世。

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沒多久,禁衛軍再次發動暴動,謀殺瞭阿朗達爾·穆斯塔法·帕夏。馬哈茂德二世的養母,在馬哈茂德二世在位的執政的太後娜克希迪爾,是法國皇後約瑟芬的表妹,曾支持塞利姆三世的變革。但面對跋扈不可一世的禁衛軍,她也不得不讓帝國維持其因循守舊的運轉方式。至於在深宮中深居簡出的馬哈茂德二世蘇丹,更是對危機四伏的局面戰戰兢兢。

然而,馬哈茂德二世並非池中之物。從20出頭的年輕人到30多歲的青年,蘇丹默默地關註著外面的世界,並等待著一鳴驚人的時機。當太後娜克希迪爾在1817年去世,蘇丹正式走上瞭帝國的政治舞臺。

希臘獨立戰爭

蘇丹親政沒多久,希臘的民族主義勢力就給他送上瞭一份“大禮”。1821年3月4日,僑居俄國的希臘“友誼社”總負責人依普希蘭狄斯率軍越過俄國國界,在羅馬尼亞的雅西號召希臘人民起義。數月之內,起義的烽火席卷瞭整個伯羅奔尼撒半島。

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義軍指揮官塞奧佐羅斯·科羅克特洛尼斯擅長用兵,以機動靈活的戰術摧毀瞭數萬鎮壓的土耳其軍隊。當時腐朽衰弱的帝國軍隊完全無力平定起義,不得不向在埃及割據的穆罕默德·阿裡帕夏求援,但也讓穆罕默德·阿裡帕夏更加跋扈不可一世。

穆罕默德·阿裡帕夏派出兒子易卜拉欣帕夏於1825年2月11日在伯羅奔尼撒半島登陸,起義軍節節敗退,1826年8月雅典被土埃聯軍攻占。

然而希臘作為歐洲古文明的發源地,其獨立戰爭引發瞭全歐洲的同情。尤其在歐洲文化圈,更是引起瞭強烈反響。此時的西方文藝界,正處於對古典文化的熱烈愛慕之中,也正是在這段時間,愛倫坡寫下瞭著名的詩句“光榮屬於希臘,偉大屬於羅馬”。

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許多著名文人甚至奔赴希臘前線。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英國詩人拜倫勛爵,他親自投身希臘解放運動,並在備戰過程中病逝,更是使得輿論雲湧。

最終,英、法、俄等列強聯合出手幹預,並在納瓦裡諾海戰中大敗奧斯曼帝國和埃及的聯合海軍。1832年7月,帝國不得不簽訂瞭君士坦丁堡條約,承認希臘成為獨立國傢。

奧斯曼本可以避免這樣的慘敗,一開始列強隻是要求給予希臘自治地位,希望通過調停手段解決問題,卻被馬哈茂德二世粗暴地拒絕瞭,才導致這樣的慘痛結局。不過,就在恥辱的希臘戰爭的同時,蘇丹也進行瞭他大刀闊斧的改革。此外,希臘戰爭的慘敗也令馬哈茂德二世痛定思痛,從此開始制定更加實用的外交政策。

血洗耶尼切裡

馬哈茂德改革的第一步,是解決阻擋改革的保守勢力,首當其沖的無疑就是耶尼切裡。

1826年夏天,馬哈茂德二世血洗瞭飛揚跋扈數百年的耶尼切裡禁衛軍,成為奧斯曼帝國歷史上的關鍵事件之一。這支親兵部隊曾經是無往不克的“蘇丹之刃”,卻在德米舍梅制度敗壞後演變為盤踞在帝國機體上的毒瘤,屢次廢立甚至殺害蘇丹,攫取特權,無惡不作。

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當時,由易卜拉欣帕夏率領的埃及援軍剛剛從希臘起義軍手裡奪回邁隆索吉翁。他們的戰績讓馬哈茂德二世意識到,穆斯林國傢也能擁有一支近代化的軍隊,具備西歐式的紀律和訓練水準。

為瞭對付耶尼切裡禁衛軍,馬哈茂德二世默不作聲地擴大瞭炮兵部隊的規模,提升瞭他們的戰鬥力,並選拔瞭一批對他忠心不貳的軍官。在博斯普魯斯海峽對岸,蘇丹還準備瞭一支亞洲軍隊,計劃如有不測便趕來支援。另外,馬哈茂德二世還取得瞭宗教人士——大穆夫提和烏裡瑪階層的支持。

隨後,馬哈茂德二世發佈命令,要求禁衛軍每個駐紮在首都的營必須提供150名兵員接受新式訓練。這樣的要求自然被落後守舊的耶尼切裡軍團悍然拒絕。他們如同1807年推翻塞利姆三世那樣發動兵變,要求得到蘇丹麾下重臣的人頭。

當禁衛軍擁擠著向蘇丹的宮殿沖來時,宮墻內突然槍炮大作,接連不斷的葡萄彈在叛軍陣列中撕出一道又一道口子。禁衛軍被趕回大競技場,又躲進兵營的高墻背後,佈置工事頑抗。

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隨後,馬哈茂德二世下令用重炮轟擊叛軍,半個小時之內,4000名叛軍在炮火中灰飛煙滅,鮮血也被烈火炙烤而在地面上幹涸成暗黑的顏色。耶尼切裡這個名號以榮耀開始,而以恥辱終結。

隨著禁衛軍被徹底收拾,新軍才得以全面組建。“塞拉斯克”作為軍隊統帥和戰爭大臣的稱號取代瞭禁衛軍的“阿迦”。馬哈茂德從歐洲各國花重金挖來很多軍事專傢,歐陸軍事強國普魯士更是與奧斯曼帝國建立瞭長期的合作關系。1835至1839年,赫赫有名的老毛奇成為瞭奧斯曼帝國的軍事顧問。

納瓦裡諾海戰之後,奧斯曼帝國尤其重視海軍建設,1829年建成的馬赫姆迪葉號曾是世界最大戰船,帝國也開始制造蒸汽船。當然,正所謂“三十年陸軍,百年海軍”,這時才開始追趕確實顯得太遲瞭。

中央集權

奧斯曼帝國曾因政教合一的中央集權而強大,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君主的威權越來越虛弱,地方也紛紛離心。馬哈茂德二世尋求世俗化的中央集權,他深知,對於帝國全面的掌控才是振興國傢的關鍵。

蘇丹初步確立瞭政教分離的原則,正是這一原則確保瞭奧斯曼帝國在19世紀和20世紀的延續。長期與禁衛軍勾結的貝克塔什教團直接被取締。大穆夫提被從世俗政府體系中移除,負責宗教的烏裡瑪階層遭到削弱,開始整體官僚化。古老的伊斯蘭“瓦克夫”體系(慈善基金會)也納入瞭國傢的掌控之中,這樣就強化瞭帝國的財政。

有數百年傳統的“蒂瑪”采邑制度也被廢除,因為依托於其的西帕希騎兵早已衰落。地方的世襲領袖被紛紛削除,在蘇丹的鐵腕下並沒有遭受多少阻礙和叛亂。

開明專制

馬哈茂德二世並不想做一個獨裁暴君,而是希望通過獨裁來實現帝國的進步。

馬哈茂德二世精簡瞭稅收體系和政府機構,減輕瞭人民的負擔。由於他的鐵腕執政,馬哈茂德二世時代是奧斯曼帝國後期吏治相對清明的一段時期。

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蘇丹建立瞭獨立於神權法“沙裡亞法”和君權法(蘇丹法令)之外的法律體系——阿達萊特,成為土耳其法制化的先驅。這些法律制定瞭懲治官員玩忽職守的程序,對受賄和其他形式的腐敗處以重刑,並在蘇丹執政期間得到瞭較好的執行。隨著法典的完善,法官的自由裁量權大為縮小,帝國法律逐步與西方接軌。

蘇丹告別瞭傳統的秩序,拋棄大量神授權力,由虔信者的保護者轉變為公民的啟蒙者。蘇丹充滿熱情地推廣西式教育,一開始是軍事學校和醫學院,後來擴大到科學、文化和學術研究。報紙和郵政服務也被引進到帝國內部。

馬哈茂德二世熱衷於西歐文化,他改用歐洲禮儀,讓官員的辦公室采用歐洲裝潢風格,為新軍準備歐洲風格的緊身上衣、褲子和靴子。他像西歐君主那樣熱情地與外賓和他們的夫人交談,廣泛參與民眾的慶典,發表講話,顯得充滿一位改革君王的活力。

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外交工作

經歷瞭希臘戰爭的慘敗,蘇丹的外交手段變得溫和而靈活,大量外交人員經過新式訓練之後,被派駐到歐洲主要國傢的首都建立大使館。

在馬哈茂德二世後期,埃及的穆罕默德·阿裡帕夏對帝國發動進攻,奪走瞭幾乎整個黎凡特。想要收復失地的帝國軍隊被打得抱頭鼠竄,海軍更是全體投敵。顯然,初步改革的帝國軍隊還不是穆罕默德·阿裡帕夏經營多年的埃及新軍對手。

奧斯曼土耳其的彼得大帝:馬哈茂德二世

不過,通過馬哈茂德二世的外交周旋,歐洲列強決意保護奧斯曼帝國的利益,以免充滿活力的埃及崛起成為一個能夠威脅他們擴展利益的伊斯蘭強國,或是讓奧斯曼投向俄國,從而讓後者利用機會變得更加強大。在英國首相帕麥斯頓的主持下,穆罕默德·阿裡帕夏歸還瞭蘇丹的艦隊,撤出瞭敘利亞和克裡特島,恢復向蘇丹納貢並同意裁軍。擴張失敗的埃及從此一蹶不振,逐步淪為英法交相爭奪的半殖民地。

而奧斯曼,則得到瞭寶貴的喘息機會。

評價

馬哈茂德二世在埃及屈服之前就去世,並沒能看到讓人振奮的結局。相對於他繼位時面臨的艱難局面,馬哈茂德二世的成就足以讓人矚目。曾經的“西亞病夫”,終於開始與新世界接軌。

但奧斯曼帝國這樣的老大帝國,改革絕非能一蹴而就的。馬哈茂德二世之後又發生瞭更加有名的坦齊馬特改革,但當時的阿卜杜勒·馬吉德一世並不具備乃父的鐵腕,看似廣泛的改革措施往往隻是淺嘗輒止,歐洲列強反而借機在帝國內部擴張他們的利益。實際上,如果馬哈茂德二世這樣的開明專制能夠在奧斯曼帝國得到長時間的延續,或許帝國真的能在近代歲月中崛起成為歐洲舞臺上的強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