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講述人:林女士(武漢一建築公司職員)

我和我老公都在建築公司上班,他是項目經理。

參加建火神山醫院的命令下來瞭,沒有我老公;建雷神山醫院的命令下來瞭,我老公工地上的人都去瞭,連保安都去瞭,我老公就去守自己的工地瞭……

我現在最盼望的就是病毒趕緊滾蛋,然後我和我老公重聚。

我們商量好瞭,今年一定要好好出去旅行一次。

封城的那一天

1月20日,公司放假,我原打算去公婆傢,陪公婆到年三十,再和老公一起回湖南我娘傢過年,但是1月23日(年二十九)上午,武漢封城瞭,我和老公決定不去湖南,就住在武昌洪山區公婆傢裡,以便就近照顧。

1月23、24日兩天,我和我老公跑瞭幾次超市,買日常用品。

封城的消息早已在各個微信群裡蔓延,超市裡都是人,大傢都怕後面買不到東西。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每天功課,就是在陽臺上各種眺望

我們沒敢去遠,就到傢附近的世紀聯華,買瞭油、大米、魚肉、禽蛋、水果、零食……買瞭很多。

其實1月初,我們就已經很緊張瞭,我們公司就三令五申,叫我們不要聚會、聚餐。

華南海鮮市場那幾起一爆出來,我老公就跟我說,出門一定要戴口罩,最好不要出門。

馬上快放春假瞭,全城的人都要辦年貨,超市、市場、地鐵、公交、馬路,到處都是人,你也不知道誰身上攜帶著病毒。

封城之前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是消息確鑿瞭,心理上還是有點難以承受,非常慌張,意識到這個事情很嚴重瞭。

在那之前,確診的數字沒怎麼報出來,現在這些數字也一下子出來瞭,就有點承受不瞭。

剛好那段時間,武漢下瞭一場特別久的雨,整座城市就很壓抑。總覺得往年武漢沒有這麼多雨水的。

正月初三,公司群裡發瞭一則消息,說事業部有個負責人確診瞭,問我們有沒有和她接觸過。年底的時候,各個項目要核賬,這位領導剛好去過我們項目,還在食堂吃瞭餐飯。

我們緊張壞瞭,趕緊推算日子,一算已經超過20天瞭,我的心才放下來。

老公去火神山送東西,我怕他不回來執意開車送他

封城以後,市內的出行還沒有管制,我們還是可以出門的。

年初三,年前買的食品快吃完瞭,我跟我老公去瞭趟武商量販,買瞭2500元的東西,出趟門跟打仗一樣,全副武裝,穿出去的衣服,不能直接進傢門,消毒之後馬上清洗,就算這樣,心裡還是很害怕,萬一沒消毒幹凈有個疏漏呢?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老公去火神山工地給工友送東西

搶建火神山醫院的命令下來瞭。我和老公都在同一傢建築公司,不過分屬不同的局,他是項目經理,我是做規劃資料的。

我們工地上的工人,都被抽調到火神山去瞭,老公手下的建築工人隻要在武漢的也很快集結,好幾個都是90後。

初三晚上,老公說要去火神山看一看,看看他們安頓地怎麼樣,吃的用的有沒有,口罩、消毒水有沒有備齊,“不親眼看過,我不放心”。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一定要親自送去

我一定要開車送他去。

不怕你笑話,我是擔心他去瞭不回來,留在火神山瞭。你別覺得我自私,項目是公司統一調配在管理,他也幹不瞭什麼活,去瞭還真沒什麼用。

那天早上,我開著車,老公坐副駕駛,兩個人都戴瞭口罩。我記得那天太陽很大,車裡沒開空調,我倆生生悶出一身汗。

經過二環,平時車水馬龍的高架,現在空蕩蕩的,沒什麼車子。

到瞭火神山工地,卻又是另一番情景。

老公下車搬東西,出發前,我們裝瞭一大箱水果,把傢裡所有的零食都帶上瞭,準備給工地上的小夥子們。

我坐在車裡,看著老公“馱著”東西往工地上走,建設剛剛開始,但工程車、建築材料都在有條不紊地往裡進。

但是老公很快被“趕”瞭回來,同事說:你老婆那個局有人確診,你還是回去再隔離幾天吧。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聽說同事被確診後

雖然大傢不顧一切地走出傢門到工地上,心裡還是緊著一根弦的,誰都怕感染啊!

老公有個同事在工地附近有套房子,上工的人就都安排到那邊去住,根據工時安排,輪換去休息。

回去的路上,車窗前,空曠的馬路不斷往後延伸,我跟老公聊著這次的疫情,突然覺得這件事挺魔幻的。

2019年過春節的情景還在眼前,年前各種過節的打算也還在腦子盤旋,怎麼突然就封城瞭?

武漢人很會自救,我手機上有八九個團購群

有很多朋友擔心我們武漢物資匱乏,其實我們油鹽米糧、菜肉魚蛋、牛奶面包、甚至周黑鴨都能買的到。

可能是全國的物資都來武漢瞭吧,我們吃的用的不缺,缺的是防疫物資。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蔬菜

正月十五,傢裡的糧食又開始告急。但是這個時候,小區已經封閉管理,車庫被鎖起,大傢都出不去。

小區物業組建瞭一個團購群,主要方便業主買米買油,我趕緊加瞭進去。

這是我的第一個“抗疫”團購群。進入以後,簡直打開瞭我的新天地,我第一次認識到互聯網的便利性,各種小程序花樣推送,想買什麼都有。

我現在數數我手機上有八九個團購群,團面粉、酵母粉的一個群;團佐料的一個群;團肉禽蛋一個群;團水果一個群;團面包一個群;團牛奶、酸奶的一個群;團蔬菜的一個群;團藥品口罩的一個群,甚至有周黑鴨的團。

當然,超市現在都不接個人單瞭,隻針對團體。所以現在都是以社區為單位組建小區團購群,滿20份或30份,就由平臺商傢統一配送,物業根據群裡的采購清單,一一分發。

每次團購都是提前2-3天的樣子,真的方便瞭所有人。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小區門口等領菜

尤其是藥品采購群,你現在進去看好瞭,每天群裡接龍接龍買藥的都有上百訂單。

像我公公婆婆這樣,高血壓的藥吃完瞭要買;有痛風的要買治痛風的藥;有小孩生瞭濕疹要買藥膏;還有孩子要吃維生素的;沒有口罩的要團口罩。

要求真的是五花八門的,而且價格沒有漲,很合理。

“瘋狂”的武漢嫂子們買斷瞭安琪酵母粉

封城大概10天左右,面粉群裡的媽媽開始迷上瞭烘培,短視頻上那些蛋糕教程真的很有趣,關鍵是方法簡單,我們瘋狂地團面粉和酵母粉。

然後安琪酵母粉就斷貨瞭。

有短視頻上說“武漢的嫂子們都在求酵母粉”,你可以想想我們這群人到底有多無聊瞭。

我們跟著教程做,做好瞭發在團購群和朋友圈裡曬,然後大傢哄上來點評,誰的做得完美,誰的還欠點火候。

就是有時候,你光熱愛光瘋狂沒什麼用,短視頻上的教程看上去好簡單,動手做,卻總是失敗。

我昨天發的朋友圈,那是跟著何炅的視頻做的。

他一個不會做飯的男人,都能把蛋糕做好,我就心想我也可以的。

結果,果斷弄殘瞭7個雞蛋,有股腥味不說,還沒有成型。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失敗的蛋糕

前幾天,看我同事發的給她女兒做手搟面。我問她怎麼做,她說就面粉和水,再加上一點點鹽就行瞭。我心想蠻簡單的,結果一揉就揉殘瞭,她揉瞭之後切一下可以拉長,我揉的一拉就斷。

還好有我婆婆來救場,面粉沒浪費。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婆婆和我一起做的水餃

隻有早餐我發揮得還可以,學會瞭包餃子、做雞蛋餅。今天我朋友給我發的炸油條,可好看瞭。

等疫情結束,早餐店可沒生意瞭吧,大傢一個個都成廚神瞭,過早都在傢裡過瞭。

所以說,你們想象中武漢物資匱乏的現象應該不存在的,至少生活用品這塊還是可以滿足的,最缺的可能就是醫院的物資瞭。

現在想想,我們幸好沒有回湖南去,否則我公公婆婆兩個老人怎麼熬過這段時間啊,所有的采購都要在線上完成,那些花樣多多的小程序,進去要填寫身份信息、樓棟號什麼的,他們根本不會搞。

之前新聞上說疫情很嚴重瞭,武漢人還在排隊買肉,應該大部分是老年人,這真的是沒有辦法才出去的。

我所知道身邊的年輕人,留在武漢的都是選擇跟老人住一塊,方便照顧嘛。

老公被隔離瞭,我們都在等待重逢

全城隔離的日子,除瞭吃和睡,就剩下玩瞭,但是每天每天這樣重復,真的快憋壞瞭。

前天,我下樓扔瞭8袋,攢瞭幾天的垃圾,開門的時候,兒子望瞭眼外面的走廊,說,媽媽,我怎麼看到走廊這麼高興呢!

武漢嫂子如何自救?在網上拼手藝,跟著何炅做蛋糕

▲下樓扔個垃圾都開心瞭半天

現在每天放風就是站到陽臺上遠眺。

我公婆傢在武昌的洪山區,從我傢陽臺這裡望出去,能看到光谷步行街轉盤,那個大球看著多親切啊,恨不得什麼時候能去逛一逛。

你看我們挺歡樂的是吧?其實這個時候,你就得把自己排除,跟死神不沾邊,就會特別歡樂。不歡樂日子難熬。

2月1日,老公接到命令去鄂州守工地。

火神山工地結束之後,雷神山開始瞭,自傢工地上連保安都去支援瞭,得有人去守著材料,後來雷神山工程也結束瞭,援建的工人又全部到公司安排的酒店隔離,歸期眼下也是難定。

工地住人的板房生活設施倒是齊全的,就是一個人在那裡挺寂寞的。

其實社區封閉早就該做起來瞭,我知道左嶺新城那邊,一個小區裡面感染確診的有100多個。你想住在那裡的業主多慌啊。

這段時間,最怕的就是聽到身邊有人感染。

同事群裡面每天都在打卡,詢問傢裡有沒有人發燒之類。

不知道我老公什麼時候能回來,應該要等武漢解封之後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