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雖然受到全球疫情的影響,以色列第三次選舉還是在當日時間3月2日如期舉行。選舉初步結果在次日揭曉。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拔得頭籌,獲得36席。理論上,作為黨首的內塔尼亞胡也獲得瞭優先組閣權。然而,一周之內,劇情出現翻轉,由於支持內塔尼亞胡的右翼聯盟隻獲得58席,離超過半數的61席,還差3席。內塔尼亞胡由喜轉憂,面臨贏多最多席位卻要放棄組閣權的尷尬境地。

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三次選舉結果都說明瞭什麼

自2019年4月以來,以色列已經舉行瞭三次全國性選舉。在前兩次選舉中,沒有任何人能獲得半數以上議員支持,完成組建政府並出任總理。如果此次又不能成功,就需要舉行第四次選舉。三次選舉總耗時近一年,投入瞭大量的財力、物力和人力,結果還是再現僵局,不得不讓人發問,以色列的政治生態到底出瞭什麼問題。實際上,三次結果差別不大,都清晰的反映出左、右兩大陣營勢均力敵的局面,也是政治僵局出現的直接原因。

以色列的政黨按照立場不同,大體可以分為左、右兩大陣營。所謂“左”和“右”,在以色列有其特殊涵義。“左”主張推進巴以和談,以對話方式推進巴以和平進程。“右”主張對巴勒斯坦人強硬,兼並更多約旦河西岸土地,執行以暴制暴。近年來,左翼力量在以色列社會中不斷萎縮,逐漸走向邊緣。曾在上個實際長期執政的以色列工黨支持率不斷下降,逐漸走向泡沫化、邊緣化。此次選舉中,工黨和其他兩個左翼小黨結成的聯盟(Labor-Gesher-Meretz)僅獲得7席。甘茨領導中間力量的“藍白黨”(Kahol Lavan,希伯來語的英譯,意為“藍與白”)2019年1月才正式成立,主要理念是堅持世俗化、實現社會公平以及主張舉行巴以和談。

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如上圖所示,以色列右翼陣營包括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聯合右翼”(Yamina)和沙斯黨(Shas)、聯合托拉猶太主義(UTJ)兩個宗教黨。中左翼陣營包括藍白黨、工黨聯盟、聯合名單(Joint List,阿拉伯人政黨聯盟)。按照政黨理念,前國防部長利伯曼領導的“傢園黨”(Yisrael Beiteinu)也屬於右翼陣營,卻扮演著左右政局走向的關鍵角色。

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前國防部長、“傢園黨”主席利伯曼

2018年12月,內塔尼亞胡同意解散議會,提前舉行選舉的起因是前國防部長利伯曼和其領導的“傢園黨”不滿政府與加沙武裝分子停火的政策,宣佈退出政府。“傢園黨”的退出致使執政聯盟在議會120個議席中所占席位減至61個,僅依靠1個議席維持多數。此後,內塔尼亞胡審時度勢,做出提前舉行選舉的決定。當時外界普遍預測認為,內塔尼亞胡憑借高支持率可以輕松勝出。然而,受到自身弊案的拖累,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得票低於預期,從2019年4月開始以色列陷入組閣困局中。綜合分析,三次選舉結果反映出以色列當下國內的政治力量對比關系,即右翼陣營和中左翼陣營基本處於勢均力敵狀態,“傢園黨”扮演關鍵“第三力量”的角色。

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以色列未來政局走向如何

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確實在本次選舉中取得瞭亮眼的成績,36席是2009年以來利庫德集團獲得最多席位。然而,右翼陣營無法達到超過半數的61席,又一次阻斷瞭內塔尼亞胡尋求連任總理的道路。但內塔尼亞胡並未因此放棄連任。此次選舉之後,他和利庫德集團對外宣稱在尋求“變節者”,即說服其他政黨的當選議員“跳船”,加入他領導的右翼政府。然而,外界猜測的“變節者”紛紛出面表態,稱不會加入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右翼政府,這意味著他們的計謀落空。

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藍白黨”主席甘茨

甘茨在選後第一時間就表示不會和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組建中右翼大聯合政府。利伯曼稱不會再有第四次選舉,並重申不加入有宗教黨的政府。他同時表示支持在議會通過兩項法案,一項是禁止總理連任超過兩屆的法案,另一項是被起訴的議員不能獲得組閣權。此前,內塔尼亞胡本人擔任總理早已超過兩屆,同時他還身陷三項弊案,被以色列檢察機關以受賄、欺詐和失信等罪名起訴,將於3月17日出庭受審。因此,兩項提議全部指向內塔尼亞胡。由於“傢園黨”的特殊地位,利伯曼的上述表態具有一錘定音的效果,幾乎成為壓垮內塔尼亞胡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從目前的情況是,中左翼聯盟和“傢園黨”達成瞭反對內塔尼亞胡連任的戰略默契。借用利伯曼表述是,內塔尼亞胡是時候退休瞭。此前,甘茨也在呼籲組建“技術型”聯合政府,也就是中左翼和阿拉伯人政黨以及“傢園黨”(共62席)聯合組建政府,利伯曼並未表示否定。在筆者看來,即使能夠組建成功,“中左右”大聯合政府也隻是權宜之計,目標是將內塔尼亞胡徹底拉下馬。至於這一目標實現後,主要政治力量可能還會進行重新組合。

政治僵局背後隱藏三大矛盾

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猶太教的極端正統派,也被成為“哈瑞迪”(Haredi)

選來選去卻無法成功組建政府背後隱含的是以色列社會存在的三大矛盾。一是教俗之間的矛盾。宗教黨在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右翼政府中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他們是以色列國內猶太教極端正統派的代表。極端正統派在以色列社會中不工作、不服兵役,每天做的事情是研讀聖經並祈禱。這是一個自成一體的封閉群體,與外界交流不多,子承父業,生育率高。人數大概占到以色列總人口的20%,這個比例在不斷升高。教俗兩個群體的矛盾近年來十分突出。世俗派無法容忍極端正統派不工作、不服兵役,認為他們為國傢建設發展根本沒做貢獻。此外,宗教黨把持國傢的內政大權,用猶太教清規戒律捆綁世俗生活,比如嚴守安息日、婚姻認證權等。這讓利伯曼領導的世俗派力量忍無可忍。而宗教黨和內塔尼亞胡關系又十分密切,這也被視為是利伯曼退出右翼政府的重要原因。

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二是族群之間的矛盾。以色列建國後,很多阿拉伯人也被迫被納入到以色列國傢中,成為以色列的公民。作為公民,他們也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但他們的處境一直很尷尬,除瞭擁有參政權,其他方面權利都受到限制。阿拉伯人在選舉時,通常都選擇支持阿拉伯人的政黨,但阿拉伯人政黨一直扮演在野黨的角色。右翼和中間力量對阿拉伯政黨都采取瞭排斥的態度。甘茨在此次選舉前也曾表示,不會和阿拉伯人政黨合作組建政府。如今,雙方在反對內塔尼亞胡連任問題上存在共識,甘茨也降低調門,稱任何政黨都有權進入他領導的政府。在筆者看來,阿猶兩大族群之間的隔閡太深,跨族群大聯合政府會相當不穩定,隨時都面臨崩潰的風險,長期存在的可能性很小。

內塔尼亞胡時代即將終結瞭嗎?

2017年12月在特拉維夫發生的抗議內塔尼亞胡的示威活動

三是中翼和右翼之間的矛盾。這也可以說是反內塔尼亞胡和挺內塔尼亞胡兩大陣營之間的矛盾。右翼政府長期執政的結果是,巴以關系持續緊張,以色列社會政治態度整體向右轉。以色列人自己都認為除阿拉伯人外,以色列社會已沒有左翼力量存在的空間。不可否認,內塔尼亞胡是以色列歷史上的優秀的政治傢和政壇強人,被外界譽為“政壇魔術師”。在如此錯綜復雜的政治生態下,他總能依靠縱橫捭闔的超強能力成功組建聯合政府,成為少有的“政壇常青樹”。然而,他推行的政策也使以色列社會出現很多問題,比如貧富差距日益嚴重、物價水平不斷提高、宗教力量綁架社會等現實問題,使以色列社會充斥著撕裂、不滿和怨氣。反對內塔尼亞胡的力量不斷積聚,甘茨領導的藍白黨正是適應的社會大氛圍,成功收編瞭很多反對內塔尼亞胡的政治力量,並成為其強有力的政治競爭對手。藍白黨能夠在三次選舉中取得和利庫德集團相差無幾的席位,也說明對內塔尼亞胡不滿的政治力量持續積聚並長期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