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的中國女孩:疫情來瞭日本人照樣喝酒,樓下中國學生愁白瞭頭

口述:小略(在日本大阪生活的中國女孩)

日本大阪3月5日又新增確診病例9例,目前有17例。

其中有9例跟一場室內音樂會有關。更可怕的是,有3例在這之後還參加瞭另外一場室內音樂會。

即使這樣,在大阪,除瞭街上的人少瞭些,別的沒什麼感覺,上班的依然上班,愛喝酒的依然會出去喝酒。

相對來說,日本的華人比較緊張,我樓下鄰居是個中國留學生,他就很焦慮,這段時間,他一下就白瞭頭發。

日本的超市早就買不到醫用口罩瞭,早在武漢疫情暴發的時候就被華人掃蕩一空。現在超市能買到的是那種薄薄的口罩。

日本人都在搶紙巾。這兒有人說紙巾可以自制口罩。

在日本留學結婚,回長沙開瞭服裝店

我老傢在湖南。

2012年,我來日本大阪留學,學服裝設計。2013年,我打工時認識瞭我先生。我先生是日本人。

三年前,我們結婚後,我留在瞭大阪。

大阪的中國女孩:疫情來瞭日本人照樣喝酒,樓下中國學生愁白瞭頭

今天的大阪

去年9月,我在湖南長沙開瞭傢服裝店,之後,我就兩邊跑,基本上半個月在長沙,半個月在大阪。

今年春節我是在長沙過的,我先生一個人留在日本上班。

後來武漢疫情越來越嚴重,我在長沙的店也開不瞭瞭,我決定飛回日本。

2月10日,我從長沙直飛大阪,我出境的時候,中國海關讓我填瞭一張信息表,主要問瞭我有沒有湖北接觸史。

在日本入境時,我們走瞭中國人專用通道。日本這邊的政府工作人員建議我回日本後在傢隔離,沒有強制,隻是建議。

當時,大阪有1例確診肺炎病例。患者是大阪人,一個40歲女性。

1月12日,她與武漢來的一個旅遊團同搭一輛巴士。這輛巴士上當時有41名乘客,其中35名是武漢遊客和隨行人員,後來他們回瞭武漢。

其他留在日本的人,在1月29日那位女士確診後,都被隔離觀察。

日本民眾並不緊張,以為對年輕人影響不大

我剛回日本那會兒,這裡的民眾並不緊張。

我先生從事建築行業,他們公司在京都建一傢酒店。京都離大阪乘地鐵不到一個小時,每天我先生要搭地鐵上下班。

雖然每天出門都戴口罩,但他對新型冠狀肺炎這件事並不重視。

大阪的中國女孩:疫情來瞭日本人照樣喝酒,樓下中國學生愁白瞭頭

大阪街頭

他說,這個東西對20多歲的人影響不大。

我告訴他,這個東西不是說你年輕就不會得,而是年輕人得瞭,可能免疫力好一點,撐得住而已。

然後他就說,反正20多歲的人得瞭這個病也不會死,沒什麼好怕的。

其實在當地,像我先生有這樣觀念的年輕人很普遍。

前兩天,我在電視上看到記者在商業街隨機采訪,那個記者問兩個高中一樣的妹子,她們兩個連口罩都沒有戴。

記者問她們,現在肺炎你們不怕嗎?

那兩個妹子一邊吃東西一邊回答,我們聽說這個病年輕人不會得。

今天大阪新增9例確診病例,跟一場室內演唱會有關

今天(3月5日)我們這兒又新增確診病例9例。目前,在大阪已經確診17例。其中有9例跟一場室內演唱會有關。

其中有3例在這場演唱會之後,還去過另外一場室內演唱會!

這場演唱會是在2月15日舉辦的,當時參加的包括演職人員有150人。從這可以看出,日本人心有多大。

可怕的是,去過這兩場演唱會的人還沒有全部找到。

現在日本疫情最嚴重的是北海道,目前已有76例。

在大阪的這些確診病例中,其中有一傢三口。

大阪的中國女孩:疫情來瞭日本人照樣喝酒,樓下中國學生愁白瞭頭

大阪街頭

先是這傢的先生2月15日至17日去瞭北海道,2月20日出現癥狀並被確診。接著他的妻子和還在讀小學的女兒也被確診。

我和我先生每天也會討論一下新聞,但感覺他不是很關心這個,他更關心他的工作。

我在這兒生活這麼幾年,我感覺日本的國民性一直這樣,政府不會強制你去做什麼,包括之前日本刮臺風,包括地震,交通阻斷瞭,可是日本人照樣要去上班,走路也要去。

無論出什麼事,日本民眾首先想到搶紙巾

日本媒體一直比較重視疫情,基本上打開電視就能看到有關新冠肺炎的報道。

之前報道中國疫情,現在逐步轉成報道日本國內疫情。並且反復提醒日本民眾開始預防。

日本政府也很重視,但是日本政府什麼事都說“建議”,沒有強制措施。比如,昨天日本就下瞭一個通知,建議中小學休學。有個別學校已經休學瞭。

大阪的中國女孩:疫情來瞭日本人照樣喝酒,樓下中國學生愁白瞭頭

現在,大阪的環球影城已經停業。

日本現在基本買不到醫用口罩,在超市裡看到的都是很差的薄薄一層的口罩,出門要戴兩三層才行。

武漢疫情暴發的時候,在日本的華人都在買口罩,買瞭口罩往國內發,最後日本的郵局都爆倉瞭,無法正常發貨。前段時間,日本的華人還在采購防護服,想辦法送往國內。

非常神奇的是,5天前日本人開始搶紙巾。這也是日本人很奇特的地方,無論出什麼事,他們首先會做的就是搶紙巾。

這次好像是有人說紙巾在非常時期可以自制口罩,也有人說是因為紙巾生產原料來自中國,以後會緊缺,這些應該都是謠傳。

後果是,現在日本超市裡面根本買不到紙巾。

3月1日晚上,我先生下樓到超市買紙巾就沒有買到。超市說早就賣斷貨瞭,而且最難買到的是廁紙。

其實2月27日凌晨,我朋友就跟我說,有好多人在搶紙巾,她也要去搶一點。她跑到24小時便利店,結果沒搶到。

我這個朋友對疫情其實並沒有多害怕,她說,大傢都在搶,她也要去搶兩包。就是跟風。

不過,昨天政府已經通知,從3月6日開始,日本政府開始給北海道的居民發口罩。

在日華人比較緊張,我的中國鄰居頭發都白瞭

真正焦慮的還是在日本的華人。

日本大阪有800多萬人口。在日本華人估計有80萬。

日本的華人流動性比較大,所以大阪具體有多少華人我不能確定,但我身邊的華人都比較關註這次疫情。

我們傢樓下住著一個中國來的男孩子。他在這邊留學。

他就非常焦慮,頭發都白瞭。

他今年4月份畢業,原本準備畢業後就在大阪開公司,現在打擊很大。

他這次回國內是很早就計劃好的,那還是在武漢沒出現疫情的時候。他想在回老傢前,去武漢住一晚,順便玩一下。他早就訂好瞭1月21日直飛武漢的機票,也在武漢訂好瞭民宿。

當天,他從大阪直飛武漢,在那裡住瞭一夜,1月22日他就飛去瞭老傢。第二天上午,武漢就封城瞭。

在老傢待瞭10多天,他又飛回瞭日本。

到瞭日本,這邊政府也沒有強制要他隔離,隻是建議他在傢觀察幾天。

他這個人比較獨立,留學的費用都是他自己掙的。他一邊上學,一邊在這裡的一傢公司打工。

他回到日本,就跟公司聯系,公司讓他不用去瞭,一方面因為他去過武漢,另外也因為公司現在業務本來就不好。

大阪的中國女孩:疫情來瞭日本人照樣喝酒,樓下中國學生愁白瞭頭

當時,學校還沒有開學,他就每天待在傢裡。

後來學校開學瞭,他跟學校聯系,學校也讓他不用去瞭。

3月1日晚上,我去他傢看他,發現他頭發都白瞭。我還是蠻傷感的。

他說,現在學校不能去,也沒地方打工瞭,顯然到瞭4月份,公司也開不成。

現在他每天待在傢裡打遊戲。他說,如果實在沒辦法,他就向父母求援。我感覺這是他很不願意做的事情。

整理/薔薇 編輯/孤雲

圖片/小略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