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莎基金掌舵人-約翰·聶夫的成功投資

逆向投資和頑固不化之間不過隻有一線之隔。

溫莎能有那麼好的成績,並不是靠每次都與人唱反調得來的。死不悔改、為反對而反對的反向操作者,終將招致悲慘的下場。聰明的逆向投資者思想開放,能夠帶著對歷史的領悟揮灑投資的幽默。

愛上投資組合中的股票很容易,但這是非常危險的。溫莎的每一隻股票都是為瞭賣出才擁有。

大熊是約翰·聶夫、約翰·鄧普頓等具有逆向投資理念的堅定支持者和踐行者,在讀完《約翰·聶夫的成功投資》後,大熊迫不及待帶著大傢一起來探索約翰·聶夫的成功投資。

經歷瞭漫長歲月檢驗的成功投資者並不多,而約翰·聶夫就是其中之一。聶夫自1964年執掌溫莎基金投資到1995年退休,共31載,獲得瞭年均13.7%的收益率,而同期的標普500僅獲得瞭10.6%,不要小看這3.1%的年化收益差別,30年下來,聶夫取得瞭總計55倍的收益,而標普500則是22倍。

這樣的業績意味著:1964年投入1美元到溫莎基金,到聶夫退休時,你可以獲得55美元。如果投資標普500,你可以獲得22美元,當然也不賴。

對比下,股神巴菲特54年的時間內,年化收益率為19.2%,而且聶夫還在基金這種戴著鐐銬舞蹈的環境下(公募基金限制很多,投資范圍受限、投資比例受限、單一投資標的不得超過凈值的10%等)獲得如此收益,聶夫幾乎是最優秀的基金經理之一。

投資時機

現金是股市風暴中最好的避風港。一般情況下,溫莎會把股票的銷售收入重新投入到前景更加光明的股票中。但是,如果市場定價過高,溫莎有時會選擇增持現金,比例可達20%。

哪裡有恐慌,哪裡就有機會。正如巴菲特所說:他人貪婪時我恐懼,他人恐懼時我貪婪。

選股標準

取得這樣的成績,約翰·聶夫並沒有使用什麼高深的投資技巧及數學模型,而是使用瞭最廣為人知的投資方法——低市盈率投資法。其實,投資成績的好壞往往並不取決於某人是否掌握瞭某種投資聖經,而是取決於投資者是否能夠堅持簡單卻符合邏輯的投資策略。書中總結瞭約翰·聶夫的投資風格為7條:

  1. 低市盈率;
  2. 基本增長率超過7%;
  3. 收益有保障;
  4. 總回報率相對於支付的市盈率兩者關系絕佳;
  5. 除非從低市盈率得到補償,否則不買周期性股票;
  6. 成長行業中的穩健公司;
  7. 基本面好。

7條都比較好理解,稍微需要註意的是第4條的總回報率,這個總回報率=收益增長率+股息率,一般來第4條的選股標準是,總回報率/市盈率 = 2,也就是大熊投資網站中的PEG=0.5,因為大熊投資網站中的PEG=PE/(Growth+Dividend)=PE/總回報率。

溫莎基金掌舵人-約翰·聶夫的成功投資

圖 大熊投資個股數據 FYI

總的來說,聶夫是一個比較保守的投資者,因為滿足這7條的投資標的大部分時候可能隻有幾十傢。但聶夫采用瞭格雷厄姆的那一套說法-讓概率利於自己,“這是一個沒有保證的行業,溫莎基金追求的是,盡量讓回報和風險的天平傾向回報一側”。類似於巴菲特,聶夫待在瞭自己的能力圈中,堅持著這個簡單的投資策略,最終獲得瞭勝利的加冕。

聶夫持有的觀點和奧地利學派的經濟學傢一致,貨幣是異構的,投資決策一旦做出,糾正錯誤的代價是昂貴的,但不糾正錯誤則損失更大,因此必須少犯錯誤,小心謹慎選擇低估的基本面尚好的公司。

按照聶夫這套選股標準,基本上聶夫持有股票的Beta值是很小的、Alpha值不小,也就是風險更小同時兼具成長性,這是聶夫能夠最終取勝的法寶。

評價公司

  • 公司名聲如何?
  • 它的業務成長性怎樣?
  • 它是不是行業龍頭?
  • 所在行業的成長前景好不好?
  • 管理層的領導才能和戰略眼光是否令人滿意?

股票分類

  • 高知名度成長股:增長率20%以上
  • 低知名度成長股:增長率在12%~20%
  • 慢速成長股:增長率低於8%,但具備高股息率。包括電話公司、電力公司、銀行,甚至成熟市場中給以鑲飾的藍籌股
  • 周期成長股:石油和煉鋁等基本商品周期股;汽車、航空和住宅營建等消費性周期股

聶夫認為高知名度成長股是需要回避的,因為高知名度成長股通常市盈率也很高,一旦公司不能實現投資群體的期望,那麼就會出現迅猛的下跌。但聶夫不是那種機械的投資者,在高知名度成長股陷入一些表面上的“危機”或者出現系統性機會的時候,聶夫會毫不猶豫出手的,是的,聶夫跟鄧普頓一樣,是一名優秀的低價股的黃金獵手,不像巴菲特那樣對行業的要求很高,聶夫不回避高科技公司,在琳瑯滿目的地下廉價商場中尋找值得投資的便宜貨。聶夫的目標是找到業績增長,並且能夠在市場環境好轉之後引起市場註意的股票。

對於高成長股的投資策略,聶夫談到:“我們不希望被套住,在大傢奪路而逃的時候慌不擇路,更不希望被留下站崗。隻有當大成長股被沖動的市場推入深淵的時候,我們才可能去把別人丟下的廉價貨撿起來。”

聶夫采用“衡量式參與”(measuredparticipation)策略投資。傳統的投資一般是行業配置策略;自上而下策略(先看宏觀經濟,然後判斷哪些股票可能受到有利的影響);自下而上策略(直接判斷個股的優劣,結合行業和宏觀經濟判斷)。衡量式參與不局限於上述三種策略,隻看個股的投資價值即可。衡量式參與讓溫莎擺脫瞭傳統行業分類的弊端,給瞭溫莎觀察投資組合的全新視角。它鼓勵有關多樣化和組合管理的新鮮思維。

聶夫推崇低知名度成長股,因為低知名度成長股完全符合其低市盈率穩健成長率的投資標準。一旦這些低知名度的成長股被市場發現,那麼帶來的會是成幾倍的上漲。低知名成長股的特點:

  • 增長率在12%~20%之間,並且可以預測;
  • 市盈率是一位數,在6~9倍之間;
  • 屬於某個可以界定的成長性領域,而且有一定的優勢地位;
  • 所屬行業易於理解和分析;
  • 歷史報表的收益增長率為兩位數,且沒有其他瑕疵;
  • 凈資產收益率要出眾,這才表明管理層績效高,更不用提金融成長的內部容積;
  • 資金雄厚、凈收益出色,以便引起機構投資者關註;
  • 雖然不是必須,但理想狀況下最好能經常有一些新聞見諸報端,為股票註入能量;
  • 大多數情況下股息率在2%~3.5%之間。

聶夫提醒大傢註意,低知名度的成長股風險很高,這類股票平均每年5個中就有1個基本面出問題,所以更需要仔細甄別分散投資

賣出標準

  • 基本面變壞
  • 價格到達預定值

跟巴菲特的選股就跟選老婆的觀念不一樣(老巴鼓勵賣完股票後盡量少賣或不賣出股票),但溫莎的投資理念就是:買入並擁有的股票就是為瞭賣出。像可口可樂這樣的百年老店不多,正常的企業都會經歷成長、成熟、衰退、滅亡

聶夫談賣出標準:“如果對於一隻股票我們能說的最好事情是,‘它可能還不至於下跌吧’,那麼這隻股票已經進入出售倒計時瞭。”

基本面的失敗通過兩個指標衡量:預期收益5年增長率。如果對這些基本面失去瞭信心,我們將全速撤離,因為和趨勢對抗相比,悄然離場還不會讓我們輸得更慘。溫莎的任務是識別出那些當前未能符合我們預期,而且在不遠的將來也很難好轉的害群之馬。

堅強的執行力

在1971~1973年的“漂亮50”年代,溫莎基金的業績累積績效低於標準普爾500指數26%,但聶夫並沒有放低自己的標準去投機,聶夫對低市盈率投資哲學的忠誠沒有絲毫改變。聶夫說道:“推理判斷幫助我們選出潛力股,堅忍的毅力則讓你不像其他人一樣迷失方向”

聶夫談個人投資者-船小好調頭

個人投資者和職業投資機構相比有一個重要優勢:個人投資者選擇瞭一隻股票後會有較多時間關註和跟蹤,不會因為季度報表突然表現不佳而措手不及。這種優勢在惡劣的市場環境下更加明顯。換句話說,也就是船小好調頭,但不能因為有這種優勢就草率選擇個股,反正應該利用這種優勢去逆向投資優秀的個股,如去年底的白酒、老板電器等。

作為一般投資者,不會有一群專業證券分析師為你搜尋廉價股,那麼隻能依靠與生俱來的自身力量。你可能有關於某個公司或者某個行業的第一手資料,隻要多加留心,廉價股可能就藏匿其中。個人投資者經常對雇傭他們的公司和行業有著特殊的洞察力。在此聶夫不是指非法內部消息,而是指的是在這個行業中對最好公司和最差公司的一般認識以及其中的緣由。

物美價廉的好股票必將引起市場的關註。憑借耐心、運氣、理性的判斷,你完全能做到不斷向前。這就是投資遊戲的天然屬性:天上會時不時掉餡餅,但大多數情況下來得快去得也快,到頭來空歡喜一場。聶夫的投資風格卻能在相對較長的時間內給投資者帶來穩定的高收益;但是如果你承受不瞭股價過山車,或者你為人太過急躁,那麼最好還是老老實實把錢藏在枕頭底下。

學會咨詢公司的投資者關系部

  • 這個行業的產品價格正在走高,還是降低?
  • 成本如何?
  • 市場龍頭是哪一傢?
  • 有哪些競爭者支配瞭市場?
  • 行業產能能否滿足產品需求?
  • 是否有新工廠正在建造?
  • 哪些問題會對盈利能力造成影響?

小結

聶夫謙虛地說道:溫莎的成功沒有隱藏任何秘密,我們隻是堅持不懈地實行低市盈率選股策略,非常註重公司基本面,再隨便運用一些常識而已。如果市場波瀾不驚,步履沉穩,我們則通常大步流星,一騎絕塵;如果市場興奮過度,桀驁不馴,溫莎有時反而退守一隅,表現欠佳。

我們以本傑明·富蘭克林的名言結束本文:

我們誠實,不懈地勞作;我們有耐心,勇氣可嘉,依靠自己;我們充滿雄心壯志,勤勤懇懇;我們有毅力、能力和判斷力;我們展望未來,想象無限。”


今天起開始投資,踏上財務自由之路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