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今年是脫貧攻堅收官之年。

3月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出席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中國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這一偉大成就的背後,是無數幹部群眾的努力和奮鬥,其中很多是女性。她們做的事可能算不上驚天動地,但她們踏踏實實用自己的雙肩撐起瞭脫貧路上的“半邊天”。對於安徽省利辛縣朱集村第一書記兼扶貧工作隊隊長劉雙燕來說,駐村扶貧這條路她就已經走瞭九年。

髕骨軟化癥書記在貧困村紮根9年

這幾天,劉雙燕正忙著走村入戶,瞭解朱集村村民外出打工的情況。朱集村所在的利辛縣曾有43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一度被列為高風險地區。2月28日之後已被列入低風險地區,當地也開始鼓勵復工復產。但目前,仍有一些村民滯留在傢裡,有些人因為年紀偏大,自己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利辛縣之前曾下發瞭一份通知,上面整理瞭當地上百傢企業的招聘信息,有4000多個用工崗位。可這些崗位要麼有年齡限制,要麼需要一定技能,幫村裡貧困戶找到合適的活幹並不容易。劉雙燕挨個打電話和企業溝通,最終,有兩傢企業同意放寬招聘條件,劉雙燕馬上就帶著幾戶村民去企業面試瞭。

經過現場瞭解,村民對其中一傢企業招聘的飼養員崗位很感興趣,但由於農忙季節不能請假太長,三人決定回傢再商量一下。

如今在朱集村,村民們有什麼大事小情都喜歡找劉雙燕。不過幾年前她剛來的時候,情況可不是這樣的。

劉雙燕最早做第一書記是2012年,在利辛縣陸小營村。2014年底任期結束,本該回到縣裡的劉雙燕卻主動申請,來到脫貧任務更艱巨的朱集村,繼續擔任第一書記,但那個時候村民卻並不信任她。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朱集村是一個深度貧困村,全村5000多人,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就有763人。劉雙燕明白,要想讓大傢認可自己,就要帶領他們找到脫貧致富的路子,讓老百姓真正得到實惠。通過走訪,劉雙燕發現朱集村自然條件還不錯,村民也都有種養殖的習慣和經驗。於是,她鼓勵村民們大力發展養殖業。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村民周亞軍傢裡一共四口人,兩個孩子讀書,妻子長期患病,傢庭十分貧困。劉雙燕送瞭一隻脫貧羊,鼓勵他通過養羊脫貧,還聯系專傢給他技術指導,自己也時常上門,幫他解決遇到的難題。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現在,周亞軍一年的收入有將近十萬元,不僅順利脫瞭貧,還成瞭當地小有名氣的羊老板,而當初領到的第一隻扶貧羊他一直都沒舍得賣。這是2015年劉書記發的羊,周亞軍管它叫寶貝羊。

如今的朱集村,扶貧產業漸成氣候,幾年來,村裡建成瞭200多畝特色種養殖基地,300多畝經濟林木,還建成瞭187千瓦的村級光伏電站。村子變得越來越美,鄉親們的腰包越來越鼓,大傢對劉雙燕的態度也悄然發生著變化。

朱集村村部二樓的這個房間,是劉雙燕的辦公室兼宿舍。劉雙燕的單位——利辛縣稅務局曾給瞭她三萬塊錢,讓她改善一下在村裡的生活條件,但她用這筆錢給村裡的敬老院裝瞭路燈。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由於常年入戶走訪,膝蓋過度磨損,劉雙燕得瞭髕骨軟化癥。醫生告訴她,這種病不可逆,建議她盡量少走路。可作為一名扶貧幹部,少走路是不可能的,她隻能用止痛膏藥來緩解疼痛。

在劉雙燕和其他幹部群眾的努力下,2016年朱集村就已經脫貧出列,2018年上半年,任期結束的她本來可以放心離開。但是考慮到村裡有些脫貧項目還需要跟進,劉雙燕最終又選擇瞭留任。

劉雙燕說:“我們作為基層的第一書記、駐村扶貧工作隊長,那就是扛著槍,沖在前線的戰士。我覺得我已經沖過瞭這麼多哨卡,眼看著我們的脫貧攻堅事業就要取得勝利的時候,我這個時候再往回撤,自己覺得也不甘心。我想真真正正去參與、見證中國這項偉大的壯舉。”

如今朱集村的貧困發生率已由2014年的14%,下降到0.9%,昔日有名的貧困村,已經成為省級美麗鄉村示范點。對於在脫貧戰線上付出瞭9年心血的劉雙燕來說,這或許就是最好的回報。

淘寶主播“蔥花兒”與鄉親們一起帶貨

在重慶奉節,有一個被當地人親切地稱為“蔥花兒”的人,也正在用她獨特的方式幫助貧困戶脫貧致富。

重慶奉節縣朱衣鎮硯瓦村是臍橙主產地之一,在年初銷售的高峰時期,每天都有十多傢快遞公司來拉貨。這條盤山公路是進出村裡唯一的通道,大量運載貨車滿載臍橙從這裡出發,很是熱鬧。然而因為疫情的影響,就在一個月以前,這樣的景象突然消失瞭。

為瞭解決村民的燃眉之急,當地政府開具綠色通行證、發動老百姓自建小型運輸隊,把能用的車都用起來,就近運輸到鄰近的外省物流集散地。在這些隊伍裡人們總能看到一個來回奔走協調的身影,她叫魯應蔥,當地人都喊她“蔥花兒”,這個名字來自於她的另一個身份:淘寶主播。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蔥花兒的直播既不同於一般的吃播,也不是搞笑扮靚,她的主題隻有一個,為當地的特色農產品帶貨,尤其是幫貧困戶賣貨。雖然現在看起來遊刃有餘,但其實幾個月前,對於直播賣貨,魯應蔥還是個菜鳥。那個時候,她還是奉節的深度貧困鄉——平安鄉的一名基層幹部,在鄉政府扶貧辦做檔案管理、脫貧成效監測等工作。在長期和貧困戶打交道的過程中魯應蔥發現,農產品銷路不暢是讓村民脫貧難的一個大問題。

前些年,魯應蔥想瞭很多辦法幫村民賣貨,她一所所學校、一傢傢超市去跑,但銷量卻始終上不去。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怎麼能提高銷量,打開銷路呢?魯應蔥想到瞭網絡直播,通過電商平臺、科技助力,讓村民在傢門口就能把農產品賣到全國各地去。2019年11月,當地政府啟動瞭新一輪鄉村主播計劃,請來阿裡巴巴開展線上、線下授課,魯應蔥第一時間報瞭名,跟100多位同樣希望成為網絡主播的村民一起接受專業培訓。

直播賣貨魯應蔥有自己的妙招兒,她把自己變成瞭一個“追溯碼”,一件件農產品從出產、加工到成型的全過程都以現場直播的形式展現出來。來看直播的人越來越多,找她幫忙賣貨的村民也越來越多。對於貧困戶,魯應蔥都是義務幫忙。

然而長期連軸轉讓魯應蔥的身體漸漸吃不消,時間和精力也不夠用。看到這條路可行,不久前,她幹脆辭瞭職,全職做起瞭主播,為大山裡的農產品跑銷路。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現在,魯應蔥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很滿。白天在朱衣鎮剛播完臍橙,晚上7點多,她又一刻不停地趕到平安鄉的村民傢,幫著賣起瞭臘肉。這場直播她還有個特殊任務,要帶著2個新收的“徒弟”來一場首秀。

焦點訪談丨有瞭她們,村裡變瞭模樣……

帶動更多村民參與進來,鼓勵他們也成為網絡主播,脫貧致富改變自己的生活,是魯應蔥的另外一個心願。如今她還時常為全縣200多名網絡主播做指導。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魯應蔥和鎮上其他鄉村主播一起努力,在淘寶、聚劃算、餓瞭麼等電商的愛心助農活動中為奉節特產爭取到瞭一系列推廣補貼,解瞭村民的燃眉之急。隨著疫情態勢的好轉,從電商平臺上爭取到的大量訂單都在加速出貨。2018年,魯應蔥所在的平安鄉退出瞭貧困鄉行列。貧困發生率也由2014年的14.35%降到如今的0.48%。魯應蔥的下一個心願是,將來能有一個更加專業的團隊,幫他們把農產品賣得更多更遠,讓大山裡的人們日子越過越好。

在脫貧攻堅的道路上,還有許許多多的劉雙燕、魯應蔥,她們和其他的扶貧幹部和村民們一起,正在一點點地拔掉窮根。貧困人口從2012年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0.2%降至0.6%。現在中國的脫貧攻堅目標任務接近完成,這些實實在在的具體數字意味著區域性整體貧困基本得到解決。脫貧攻堅是一場硬仗,越到最後越要緊繃這根弦,尤其是現在又疊加瞭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新挑戰,我們更是不能停頓、不能大意、不能放松。我們仍需繼續努力,確保如期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確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