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留廣州的湖北人:我一年沒回老傢瞭,為啥找個工作還那麼難

口述:老石(50歲,木工)

我是湖北天門人,在河南焦作打工,今年過年我沒回老傢,帶老婆一起去廣州看兒子。

我在河南是租的房子,那邊的村裡來消息說,暫時先莫回來,村裡不讓進。

人不能長期不勞動。我決定就在廣州市場上先找份工,我的木工手藝有28年瞭,應該不難找。

可是就是找不到一個老板願意用我。有的老板說,急缺木工,我說我可以啊。他一聽我是湖北人,就說,不用不用,快走吧。

滯留廣州的湖北人:我一年沒回老傢瞭,為啥找個工作還那麼難

▲創意圖

我都一年沒回過湖北瞭。

年年都回湖北過年,今年沒有

來河南打工七八年瞭,每年我都回傢過年,去看老娘。

今年在廣州開網店的兒子說,每年過年都是回老傢,沒意思,他不想回。兒子不聽話,勸不動,我們又隻有這一個兒子,過年肯定還是要一傢人在一起。我跟老婆就也沒回湖北,1月16日直接從河南坐火車來瞭廣州。

兒子蠻高興,帶我們去瞭白雲山,去瞭長隆野生動物園。

接著,就聽說那個新冠肺炎的事瞭。我花20塊錢買瞭10個口罩,一傢三口買瞭一大堆菜、兩大袋子米就都待在兒子租的房子裡不出去瞭。

沒事情幹,天天睡到腦殼疼。無聊啊。

我們天天跟老傢親人視頻,我們村都封瞭,村裡人很少,也沒有人得病。我弟弟他們今天上山挖野菜,明天河裡釣魚,比我們是自在多瞭。

滯留廣州的湖北人:我一年沒回老傢瞭,為啥找個工作還那麼難

▲湖北老傢的弟弟天天釣魚

待瞭不知道多少天,兒子租的小區放松瞭管控,我們憑出入證終於可以出門瞭。我老婆也開始天天出去買菜。

我們都不幹活兒瞭,一天吃瞭睡睡瞭吃,就吃兩頓飯。但是老婆說,一天光買買菜也要五六十塊錢,比河南啊湖北啊那是貴多瞭。兒子一個月房租一千六,我跟老婆在河南的房子一個月三百塊,加在一起要兩千塊錢。

三張嘴巴又不幹事,又一睜眼就要花錢,我有點坐不住瞭。

想找工作,都不要湖北人

往年,我們差不多初六就會從湖北回河南開始上工。

這次都過瞭正月十五瞭,河南租房的村裡還在跟我說,不要回來,河南是硬核封鎖,現在村裡外地人一律不讓進。

我去跟長期合作的老板講瞭,老板說,你回來又沒住的地方,回來幹什麼呢?再說,現在也沒人要裝修,木工都用不到瞭。

我等瞭很久,村裡還是繼續“硬核”,到現在還不讓我們回去。

以前,我跟老婆兩個人做做,一個月能賺一萬塊錢。兒子也不用我們擔心,他的網店賣服裝,也能養活自己。

但是現在,他網店拿貨的檔口還沒開,新貨發不瞭,也沒得錢賺瞭。還要負擔我們吃喝,負擔房租。

聽說廣州也慢慢在復工瞭,我決定就在廣州找點事做。當木工我都當瞭28年瞭,手藝不錯,手藝人走到哪裡都餓不死。

滯留廣州的湖北人:我一年沒回老傢瞭,為啥找個工作還那麼難

▲買瞭一大堆菜,我們一傢三口就在廣州吃瞭睡睡瞭吃

四天前,我走到天河區的一個裝潢市場。

市場冷清得很,隻有幾傢店開著。

我一傢一傢上前去問:“老板,要不要招工?”

幾個老板第一句話都是問:“你哪裡人啊?”

到廣州這麼久,河南、廣州的村裡都給我打過電話,做過調查,聽說我沒回湖北也都沒說什麼。我想,湖北人這個身份對我在廣州找工作應該也沒什麼影響,畢竟都一年沒回去過瞭,身體也很好。

我就老老實實說,我是湖北的。

我還說,我過年沒回去過。

但是他們都好像聽不見一樣,直接就揮手叫我走。

滯留廣州的湖北人:我一年沒回老傢瞭,為啥找個工作還那麼難

▲創意圖

還有個老板,我明明聽見他跟人在說,木工沒回來,急缺木工。

我主動上前去問,還告訴他我就是個老木工,他還是叫我走,說不招湖北的。

我有點鬱悶,回去又在網上看招聘信息。招工的很多,要麼是要年輕的,要麼就直接標註“招聘范圍除湖北等重點疫區外”。

看樣子,我們湖北人是被一刀切瞭,真是冤枉啊。

我們湖北人怎麼就成瞭過街老鼠?

我們全傢沒回湖北,我們湖北的親人沒有一個得病,我外甥女還在武漢主動當志願者,給社區發放物資。

明天,我打算再去裝修市場走一圈,問一問。

實在不行,就隻能繼續等著,等河南村裡能讓我們回去。那裡畢竟我們熟悉,還可以去找原來的老板,他總不至於又不要我們吧。

(整理/阿基米 編輯/孤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