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奶爸:黃石封城那天,我兒子在醫院出生瞭

口述:趙先生( 大冶一傢大型酒企工程中心職工)
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從大冶開車急奔黃石。

老婆要生瞭,這就跟“天要下雨”一樣,攔都攔不住。

我傢住在武漢邊上的大冶,我老婆懷二胎後,一直在黃石的市婦幼保健醫院做產檢。大冶離黃石平時隻需半小時的車程。

2月2日,我老婆見紅,我連忙開車送她去黃石,第二天(2月3日)中午,我老婆順利產下一子,當天夜裡12點,黃石宣佈封城。

湖北奶爸:黃石封城那天,我兒子在醫院出生瞭

▲我和孩子們

如果我兒子來得晚一天,我們就來不瞭黃石的醫院瞭。

黃石封城前一天,老婆見紅瞭

2月2日11點左右,我老婆見紅,她在衛生間打電話給我,讓我趕緊起來,說好走瞭。

我當時正在睡覺,迷迷糊糊中以為她叫我去嶽父傢吃飯。嶽父傢離我們傢隻有幾步遠。

我說,急什麼急呀?

她說,去醫院!

我立馬從床上跳起來,衣服都沒穿就跑到樓下找她,看她還在淡定地刷牙,我才鎮定下來。

這幾天和疫情有關的數據爆發式地增長,看著叫人紮心。

黃石、大冶的情況也不容樂觀,這個當口生小孩真的是提心吊膽,生怕有個萬一。

大冶所有的醫院都在收發熱病人,還好黃石市婦幼保健院不接收發熱病人。

湖北奶爸:黃石封城那天,我兒子在醫院出生瞭

▲老婆就在這個產房裡

隨著預產期的逼近,我每天都在擔心,反復考慮幾個問題,如果黃石封城,我們去不瞭黃石怎麼辦?大冶的醫院有發熱科,我們如何做好防護?

還好,小傢夥體恤我們,在黃石封城前來瞭。

那天我開車非常小心,平時半小時車程,我開瞭有50分鐘。

婦產科在醫院新大樓的9樓,從進門開始,一路都有醫護人員測體溫,檢查來人有沒有戴口罩。

看這陣勢,我反而放心瞭。

幸好醫院下行有個病人出院,我們順利入住。

兒子出生,我激動得手在抖

我們住的是單人病房,一張病床給產婦睡,還有一張沙發和簡易的行軍床,就是我給我媽休息的地方瞭。

這個孩子來得不容易,我倆為瞭要二胎,備孕都備瞭三年,就在快要放棄的時候,好消息突然來瞭。整個2019年,我們傢都在為即將到來的新生命做準備。

我們推算的預產期是1月29日。

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因為大冶跟武漢很近,過年回來瞭好大一批人,感染的數據每天都有變化,而黃石的病例比大冶還多。

1月27日,孩子還沒動靜,我們不敢去醫院,隻能給醫生打電話咨詢。

醫生說我們算錯日子瞭,預產期應該是2月3日。

也許真的是我們算錯瞭,這孩子果然到2月3日才鬧著要出來。

2月3日早上6點多,老婆才被送進產房。

我在產房外的走廊上走來走去,好幾次想抽煙。

快12點的時候,我媽下樓去食堂買飯,這時候我聽到嬰兒“哇”的一聲哭,我掏出手機,第一個就想打電話給我媽,讓她趕緊回來,當時我激動得手一直在抖。

湖北奶爸:黃石封城那天,我兒子在醫院出生瞭

▲我是拍嗝小能手

醫生從產房走出來,我急跑瞭兩步迎上去。

醫生盯著我說,想生兒子,還是女兒?

我有點緊張,說:我有個女兒,第二胎如果是兒子,正好湊個“好”字。如果是女娃,那我傢大閨女要樂瘋瞭。

她點點頭,說: 8斤2兩,母子平安。

我“嗷”地叫瞭一聲,是兒子!

這時候,我媽剛好氣喘籲籲地跑上來,我上去就是一個擁抱:媽,你有孫子瞭,恭喜你啊。

我長這麼大,都沒好好抱過我媽呢,這還是第一次。

我給嶽父,給我姐都一一打瞭電話。我們全傢盼著這個孩子,真的很久瞭。

黃石封城,醫生累壞瞭

下午2點,在產房裡觀察瞭兩個多小時的母子倆,回到瞭病房。

醫生護士圍著產婦,我媽抱著孫子笑得合不攏嘴,我站到東站到西,人還懵著的,像在做夢。

我媽把兒子塞到我懷裡,我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總覺得一切不太真實。

這時黃石要在晚上12:00封城的消息已經在網上傳開瞭,之後全城的交通燈都調成瞭紅燈,私傢車禁止通行,隻有政府安排的少量出租車可以聯系。

我老婆很慶幸地說,要是再晚一天,我們就過不來瞭。

湖北奶爸:黃石封城那天,我兒子在醫院出生瞭

▲全副武裝下樓為產媽買好吃的

我們雖然在醫院裡,但也能感覺到外面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黃石除瞭我們所在的醫院,全部都設瞭發熱門診,全市的孕產婦都往這裡送,所有的醫生都在超負荷運轉,有個醫生一天接瞭20多臺手術,沒有時間吃飯睡覺,人都快崩潰瞭。

後來我們才知道,就那幾天,醫院收瞭兩例發熱孕婦,我們樓後面的老樓整棟都封瞭,一些醫護人員被隔離,一些醫護人員被抽調,醫院嚴重人手不足。

我們在黃石住瞭4天3晚,請的月嫂沒辦法到醫院,這幾天就我和媽輪流照顧。她白天帶孩子,夜裡換我帶。

出院以後,大冶也封城瞭

2月5日,我們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下瞭很大一場雨。

產婦月子裡受不得風,醫院比較人性化,派瞭救護車把我們送回瞭傢。

2月6日,黃石市婦幼保健院就成瞭集中收治發熱孕產婦的定點醫院。

不久,大冶也封城瞭。全部小區封閉式管理,禁止機動車(包括電動車)出行。

現在,我每周憑證出門2次去街上買菜,一買就是一大堆,畢竟保障產婦的飲食第一位。

湖北奶爸:黃石封城那天,我兒子在醫院出生瞭

▲每周出門買兩次菜

好在城雖然封瞭,但是物資這塊供應及時,想買什麼基本都能買到。

剩下的時間,就是每天盯著女兒的學習,拼音、英語、舞蹈、數學,甚至課間操都要安排上,幼兒園恢復網課後,每天還得拍照、拍視頻傳到微信群打卡。

傢裡有瞭小寶寶,女兒常常“偷時間”去看一下小弟弟。孩子的激動肉眼可見,天天把弟弟掛在嘴邊。

湖北奶爸:黃石封城那天,我兒子在醫院出生瞭

▲姐姐最愛弟弟瞭

我跟老婆說,現在有兩個孩子瞭,日子可不能像以前那樣瀟灑瞭。

我們在大冶還買瞭套房子,要按揭,準備等孩子大一點瞭搬個新傢。

雖然疫情對今年的經濟會有一定影響,可是壓力和動力都在無形之中,新生命的誕生也在提醒我們,一定要努力奮鬥,好好愛惜自己和身邊的人。

(整理/瑾宧 編輯/薔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