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蛋農:30噸新鮮鵪鶉蛋滯銷,鵪鶉還在不停生蛋,我該怎麼辦?

口述:老文(50歲,湖北孝感一鵪鶉養殖廠負責人)

下一步,我們決定殺鵪鶉瞭。

這些像我們孩子一樣,辛辛苦苦養到4個月大,正在努力下蛋的年輕鵪鶉,我們不得不殺掉。

因為,我們已經沒有錢再給它們吃飼料,它們下的蛋我們也賣不出去瞭。

孝感蛋農:30噸新鮮鵪鶉蛋滯銷,鵪鶉還在不停生蛋,我該怎麼辦?

▲鵪鶉蛋都賣不出去瞭

我是湖北孝感安陸市煙店姚榨村鵪鶉養殖廠的負責人,疫情以來,30噸新鮮鵪鶉蛋滯銷。我感到很對不起廠裡的18傢養殖戶,也對不起我的女兒和老婆,我吃住在養殖廠,已經40多天沒見過她們瞭。

女兒從武漢回,我們第一次沒過團圓年

臘月二十那天,我就住在養殖廠瞭。年底總是特別忙,因為每年大年初一左右訂單就來瞭,要協調好養殖戶們,做好準備工作。

我們養鵪鶉十幾年,品質好,客戶也穩定,主要都是賣給武漢、宜昌的批發市場或者超市。

臘月二十六的時候我們還給武漢的客戶發瞭貨,襄陽的客戶也預訂瞭大年初五的貨。

1月20日,我看電視聽說武漢疫情有點嚴重。我著急瞭,因為女兒還在武漢。

她在武漢上大學,放假後在學校趕論文。我和我老婆打電話催女兒快點回來,女兒說她也想早點回,但是沒買到票。

1月21日,女兒終於買到票回來瞭,老婆說她看上去一切正常。老婆說,安陸的大街小巷還是熱鬧得很啊,大傢都在采購年貨,這個病應該沒那麼嚇人。

以防萬一,我還是讓她們待在傢裡不要動。

兩天後,武漢就封城瞭。

我原本是打算大年三十下午回傢吃年夜飯,這個時候已經不敢動瞭。

老婆說,別回瞭。是啊,從廠裡到我傢隻有10公裡路,騎個電動車很快就能到傢。但是過年從武漢返回安陸的人那麼多,路上我怎麼保證不出狀況?何況女兒也是從武漢回來的。

這是這麼多年來,我們傢第一次沒過成團圓年。

我曉得,她們兩個在傢一定擔驚受怕,老婆說她每天都在觀察女兒,怕她哪裡不對勁。

客戶說蛋不要瞭,傢裡沒有菜瞭

熬到瞭大年初一,我們準備為新年裡的第一波客戶送貨瞭。

結果沒人打電話要貨。

我們等瞭幾天,到瞭大年初四,還是沒有動靜。

我們有點著急瞭,我給襄陽的客戶打電話,要給你們送蛋來瞭吧。

他說,對不起老文,現在批發市場關瞭,沒人買蛋瞭,我們也就不要瞭。

孝感蛋農:30噸新鮮鵪鶉蛋滯銷,鵪鶉還在不停生蛋,我該怎麼辦?

▲客戶說蛋都不要瞭

我們開始主動給每一個客戶打電話,我們還去辦瞭通行證,我們還有三輛貨車,保證能把貨送出去,就算是武漢我們也送。

但是大傢幾乎都在說市場關瞭,不好賣瞭。隻有安徽的客戶買瞭一點,還是超低的價格買走的。

我還去找市裡的社區幫忙,給他們供貨,但銷量很有限,鵪鶉蛋不比雞蛋,需求小多瞭。

心痛啊。以前,我們的蛋那樣受歡迎,積壓最多也就一兩百箱,現在卻積壓瞭兩千多箱,30多噸。

我很著急。

老婆又給我打電話,說怎麼辦啊,老文,傢裡沒有菜吃瞭,我們不敢出去,連超市都不敢去。我真想馬上跑回去給她們買點菜送過去,但是我不能啊。

孝感蛋農:30噸新鮮鵪鶉蛋滯銷,鵪鶉還在不停生蛋,我該怎麼辦?

▲滯銷的鵪鶉蛋

我叫老婆再克服克服,菜少吃或者不吃,女兒畢竟剛從武漢回,雖然沒有貼封條,但是也要自我隔離14天,而且確實外面不安全,安陸聽說也有不少人確診。

我也就隻能電話裡安慰她兩句,我也沒有辦法,我也要崩潰瞭。

再不行隻能殺鵪鶉

18戶養殖戶看著我,問,老文,怎麼辦。

我哪裡曉得怎麼辦?

我隻知道鵪鶉還在每天不停地吃飼料,每天要吃掉一萬五千塊錢,每天在不停地下蛋,蛋堆滿瞭養殖廠的幾乎每個角落。

我們出去搞飼料,以前隻要打個電話,第二天就能去拉飼料。現在不僅漲價瞭,還要提前起碼三天預約才能買到。

每次貨車出去拉飼料,也要經過重重封鎖。我們廠所在的村也封道瞭,村裡有的地方挖瞭溝,有的地方搞瞭輛大貨車攔著路,有的地方拉瞭鐵絲網。

村裡人對我們很好,我們也有通行證,出入雖然不方便,但還是能保障。

每次看到村裡人為瞭我們的貨車能通過,特地把挖的溝又填上,還是挺感動的。

該怎麼辦呢?

我的腰開始痛瞭,廠裡我隻能睡活動的板房,腰椎間盤突出又犯瞭。

真想丟下這一切,回傢去啊。

女兒的14天隔離期過瞭,安然無恙,我想去看看她。老婆被派去單位值班,給來往的人測體溫、登記,她說很害怕,我也想去看看她。

沒有辦法,我不能丟下養殖戶們不管,得想辦法替廠裡、替他們、替自己,盡可能減少損失。

昨天,我和另外個負責人商量瞭下,我說,隻能走最後一步瞭——殺鵪鶉。

孝感蛋農:30噸新鮮鵪鶉蛋滯銷,鵪鶉還在不停生蛋,我該怎麼辦?

▲蛋一直在產,隻能殺鵪鶉瞭

以往,我們的鵪鶉要飼養到11、12個月才淘汰,捕殺掉的老鵪鶉經過檢驗檢疫賣給市場,一隻能賣幾塊錢。

現在,我們逼不得已要把自己親手養大的鵪鶉,把才四個月大,蛋生得正歡的鵪鶉,捕殺掉。殺掉後也沒有渠道賣,隻能凍起來,我們還要去市裡辦準批捕殺的手續,還要去租冷庫。

養殖戶說,老文,我們舍不得啊。我也舍不得,可是真的沒有更好的辦法瞭,不然大傢損失更大,養殖廠會破產,養殖戶們也要遭難。

老婆說,女兒最近已經不吵著出去瞭,社區也開始提供送菜服務,是套餐菜。她說,她們好像都關在傢裡習慣瞭,讓我別擔心她們,隻擔心廠裡的事就好瞭。

哪裡能不擔心呢?我隻是難過,擔心瞭也沒有效果,付出都是白費。

後記:這次的疫情給湖北人民帶來瞭很大影響,老文的養殖廠也是。

老文說,如果大傢現在能來買他們的蛋,他們一定平價甚至低價提供。他們養殖廠既可以提供大量的鵪鶉鮮蛋,還可以向配餐公司提供去殼鵪鶉蛋,所有蛋都有合格證明。

老文此前也曾在網上求助過,但由於湖北地區物流不暢,養殖廠無法實現線上零售,依舊困難重重,蛋沒有銷售出去。

有需要的人可以在我們後臺留言,我們轉告給老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