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歲女老板捐口罩多次受騙,幹脆買下三條流水線,自己生產

口述:鐘女士(浙江一文化公司老板)

這個春節,我每天做夢都在買口罩。

我想買口罩送給醫務人員,和抗疫一線的其他工作人員。

我在買口罩時,被人騙過,也買到過假貨,最後我決定響應政府的號召,自己辦廠加工口罩。

可下決心容易,實際操作時我才發現,要辦一傢口罩廠並不容易。

我去不瞭武漢,留在浙江到處買口罩

1月23日,武漢封城。

我意識到疫情真得很嚴重瞭。

我的一個醫生朋友告訴我,1月25日,他們醫院有醫生要去支援武漢。我說我要去,雖然我不是醫護工作者,但我可以做做後勤保障工作。

我朋友說不行。

去年10月,我腰椎盤突出,每天腰疼到站不起來。10月底,我動瞭手術,在傢休養瞭3個月,直到1月中旬,才慢慢出門上班。

我在醫院動手術期間,我這個朋友來看過我,她知道我的情況。

她說,你既不是學醫的,又剛動過手術,萬一在武漢出點事,那你不但幫不瞭忙,還會給醫療隊添麻煩。“你要是有心,就捐點防疫物資給醫護人員吧。”

33歲女老板捐口罩多次受騙,幹脆買下三條流水線,自己生產

那個時候我才知道醫護人員缺少防護物資,特別是口罩。不光醫護人員和一線抗疫人員缺少口罩,普通人要買口罩也很難,而且真假難辨。

就這樣,我跟口罩結上瞭緣。

剛開始我在本地買,我通過各種各樣的朋友介紹加各種各樣的聊天群,隻要有人跟我說,哪個朋友,或聊天群有人賣口罩,我馬上加進去,看到有人賣,不管三七二十一,馬上下單。

最開始我買瞭2000隻,價格不高,我很開心,覺得我遇上瞭良心商傢,結果貨拿到手,我發現不對呀,這口罩隻有一層佈一層紗。

我按照牌子上網搜瞭一下,發現人傢正牌廠傢接受過采訪,我買的這種沒有他們的防偽標志,我沒敢送醫生,還好後面退貨處理瞭。

雖然這樣,我還是不斷地去買,因為在口罩這件事上,容不得我思考,我隻能先下單,貨到手再辮真偽,真的立馬送出去,假的就認倒楣。好在開始價格還不太高。

後來就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瞭,價格高瞭,送貨周期也從之前的幾天,到後來的兩周。

更讓人生氣的是,有一次,我交瞭全款,預訂瞭1萬隻口罩,要兩周後才能到貨。

33歲女老板捐口罩多次受騙,幹脆買下三條流水線,自己生產

▲口罩廠

兩周後我再找對方,對方卻說那批口罩被政府征用瞭,我已經答應一傢醫院,我會送1萬隻口罩過去的。對方說他們也沒辦法,不過他們手上有一批貨跟我預訂的那批不一樣,價格要高一些,我問多高,他說要高一倍。

有什麼辦法,我心裡恨得牙癢癢,還是很客氣地又給他追加瞭一半的錢。

後來,我在國內根本就買不到口罩瞭。我開始托朋友從尼泊爾買,從韓國買,甚至從更小的國傢買。再後來,連國外都很難買瞭,而且有些國傢也開始出現疫情。

這個時候,我前前後後,已經花瞭近10萬塊,買口罩,買消毒水,還有一次性手套。

我決定辦廠,自己生產口罩!

2月6日那天,又有抗疫一線的朋友來問我,能不能幫他們再解決一些口罩?我特別急。做夢都在排隊買口罩。

2月10日左右,當我再次買口罩落空後,我突然就有瞭想法:我要自己辦廠生產口罩

我在新聞裡看到,浙江省藥品監督管理局、浙江省經濟和信息化廳聯合下發瞭《關於印發浙江省應急使用醫用口罩和醫用、防護服生產企業基本要求的通知》,按照這個通知,隻要我自身有生產能力和生產條件,我就可以提出申請,生產口罩,而且當時杭州已有不少服裝企業改產口罩。

這個通知更加堅定瞭我的想法。後來,我又到相關部門咨詢,並請教瞭專業人士,我明白我首先得找一個十萬級以上的無菌生產車間。

因為我是杭州蕭山人,我輾轉找到蕭山一個生產醫療機械的廠傢,他們剛好有一個十萬級的無菌生產車間,大傢一拍即合,用他們現有的場地生產。

33歲女老板捐口罩多次受騙,幹脆買下三條流水線,自己生產

▲消毒間

接下來采購生產口罩設備。

我到處托朋友打聽。

2月12日,有朋友介紹瞭一個深圳的設備廠傢給我,一條全自動生產口罩流水線需要70萬元左右。

所謂全自動生產口罩設備,就是你把原材料放進機器,經過全自動流水線設備,到達終端就是成品口罩,廠傢需要做的就是操控機器和整理原材料,然後就是包裝成品口罩。

我覺得這個好,立馬訂瞭三條設備線。

廠傢要求,必須當晚付全款,才會接受我的預訂。因為要這種流水線設備的人太多瞭,而且本來這種設備生產周期也比較長,需要20天到25天。

如果我錯過一天,就會錯過這一批,就得多等一周。原本3月6日,我可以拿到設備的,錯過的話,我就得等到3月11日左右我才能拿到設備。

不能等。

當晚我找朋友、傢人籌集瞭三條流水線的全款, 210多萬元,給廠傢轉瞭過去。

2月13日上午,他們確認收款後,我們雙方通過網絡簽瞭協議。

設備的錢付瞭,我在找生產口罩原材料的時候發現,生產口罩的原材料也成瞭緊俏品,特別是熔噴佈。

33歲女老板捐口罩多次受騙,幹脆買下三條流水線,自己生產

▲口罩原料

朋友告訴我,這種原材料省內已經供不應求瞭,還得到深圳、廣州、東莞這些地方買。

飛往深圳找原材料,回來航班虛驚一場

2月22日,我決定飛深圳。

那天我全副武裝,戴瞭口罩和護目鏡。我以為這個時候出門的人會少,很意外,機場的人很多。

到瞭深圳,我立馬租瞭輛車。

我去生產設備的廠傢實地看瞭看,說實話,看到實物,看到人,我心裡才踏實。

在設備廠我也幫不上忙,我開始在東莞、廣州、深圳三個地方來回跑,談原材料,參觀學習。

以前隻要五六萬元一噸的熔噴佈,現在已經漲到瞭三四十萬元一噸,而且還很難買到,隻要在市場看到,就要馬上下單,不然你一轉身,就賣完瞭,心情真的難以形容。

我在那邊待瞭幾天,預訂瞭5噸的熔噴佈。一噸熔噴佈可以生產80萬隻到100萬隻口罩。

無紡佈稍微好買一些,但是也漲價瞭,而且一天一個價,現在無紡佈要二萬多元一噸。我們買瞭三四噸。

2月29日,我乘飛機返回杭州,飛機快降落蕭山機場時,空姐開始給飛機上每位乘客量體溫。

33歲女老板捐口罩多次受騙,幹脆買下三條流水線,自己生產

▲穿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和警察

待飛機降落蕭山機場,我們發現有穿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和警察等在那裡。

我們在飛機上待瞭半個多小時,還不讓我們下飛機,有乘客開始暴躁瞭,空姐解釋,機上發現兩名發燒客人。

氣氛一下變得好緊張。

後來又過瞭1個多小時,空姐說,沒事瞭,我們才陸續下飛機。

現在想想都很後怕。萬一那兩個人是疑似,我就要隔離14天,這樣的話,我的口罩廠怎麼辦?幸好虛驚一場。

希望我生產的口罩能幫到一些人

2010年我從浙師大畢業後就進瞭銀行,2016年從銀行出來後,我自己辦廠,主要做文創產品。

我原來的工廠裡也有員工十多人,本來我從原來廠裡抽幾個員工就可以,但我考慮到生產口罩還是要找跟醫療專業有關人的比較好,他們學起來會快一些。我先找瞭兩個員工,一個是醫藥公司過來的,一個是做過醫療器械銷售的。

今天(3月2日),我們這邊已派2個員工飛深圳去設備廠傢培訓。

33歲女老板捐口罩多次受騙,幹脆買下三條流水線,自己生產

▲員工去培訓

3月9日,他們培訓好後,負責把三條流水線設備運回來。

做事,我喜歡親力親為,特別是生產口罩,不能出一點差錯。就連口罩的耳帶和鼻梁條都是我自己去市場挑選的。

現在,我訂的熔噴佈和無紡佈都已經陸續到貨。

3月10日,我們準備試生產,先生產出樣品送去檢驗,檢驗合格後我們才能正式生產。

希望我生產的這些口罩能幫上一些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