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卷入奇案:騎車路人因定位信息蒙冤,花大價錢自證清白

郭一璞 發自 凹非寺
量子位 報道 | 公眾號 QbitAI

在全球互聯網界占據統治地位的谷歌,這次因為它的“統治地位”卷入瞭一起冤假錯案。

一個普通的騎行愛好者,突然就變成瞭疑犯,蒙受不白之冤,花瞭一大筆錢找律師自證清白。

這一切,隻是因為谷歌的地理定位服務,表明他多次路過一起偷竊案的現場。

而谷歌,將這個信息給瞭警察。

莫名成為嫌疑人

紮卡裡 · 麥考伊(Zachary McCoy),一個30歲的男人,傢住佛羅裡達的蓋恩斯維爾 (Gainesville),從事餐飲業,愛好騎行。

谷歌卷入奇案:騎車路人因定位信息蒙冤,花大價錢自證清白

圖片來自NBC

他的生活本來平平無奇,直到2020年1月,他正準備去飯店工作的時候,收到瞭一封電子郵件。

這封郵件莫名其妙,但對他有足夠的威懾。郵件的內容是:

他,紮卡裡 · 麥考伊,惹上瞭一起違法犯罪事件,警察已經盯上瞭他。

發件人是谷歌的法律調查支持團隊。

谷歌在郵件中告訴麥考伊,警察要求谷歌提供麥考伊的谷歌賬戶相關信息,因此谷歌發郵件告訴他一聲,如果7天之內麥考伊不能通過法律手段阻止的話,谷歌就會把他的賬戶信息給警方。

這個30歲的男人嚇懵瞭。

他隻是一個普通的谷歌用戶,用谷歌的安卓手機,登錄谷歌的Gmail,刷谷歌的油管視頻,就跟億萬中國人用騰訊的QQ號微信號、用阿裡系賬號上淘寶用支付寶一樣,離不開這些賬戶,而這些賬戶裡存瞭海量關於自己的信息。

一想到谷歌賬戶牽連著自己的一連串生活,麥考伊感到生怕自己會蒙受不白之冤,“我感到十分恐懼,也不知道到底咋回事,可能警察想從我這兒得到什麼,不知道自己會被安上什麼罪名。”

自救之路

但是,谷歌隻給瞭他7天時間。

為瞭防止自己被莫名其妙的扔進監獄,麥考伊必須得行動起來瞭。

先從谷歌發來的郵件本身入手。

好在,除瞭預警賬戶信息要被透露給警方,這封郵件裡還寫瞭他的“涉案”編號。

靠著這個編號,麥考伊在本地警察局的網站找到瞭一起案件。

原來,在2019年的3月,有個老太太,傢裡被偷瞭。

老太太已經97歲瞭,住的和麥考伊傢很近,距離不到一英裡(1.6公裡)。被偷的東西是幾件珠寶,包括老太太2000多美元的訂婚戒指。

查明白瞭是什麼案子,麥考伊還得找律師。律師還是很貴的,他隻好去找父母要瞭一些錢來當律師費,雇傭瞭律師凱勒佈 · 凱尼恩(Caleb Kenyon)。

“罪證”來自谷歌

這位律師也不一般,他是佛羅裡達大學萊文法學院的博士,處理過醫療欺詐案、謀殺案等各種復雜的案子。

谷歌卷入奇案:騎車路人因定位信息蒙冤,花大價錢自證清白

他發現,原來谷歌有個叫“地理信息授權(geofence warrant)”的工具,可以配合警方監控,獲取犯罪現場附近所有人的谷歌定位數據,隻要用戶開瞭GPS、藍牙、wifi,他們的地理位置信息都可以被警方獲取,而且可以精確到幾個小時、幾公裡之內,凡是經過附近的人都會被查出來。

谷歌卷入奇案:騎車路人因定位信息蒙冤,花大價錢自證清白

圖片來自MPR News

這個“地理信息授權”已經可以被全美國的警察使用。

根據谷歌的信息,美國各州和美國聯邦執法機構對該工具越來越依賴瞭,2018年,警察們請求使用這個工具的次數比前一年增加瞭15倍,而2019年也增加瞭5倍,不少警察都對這個工具贊不絕口,借助這個工具,他們偵破瞭許多殺人、槍擊、搶劫、綁架、性侵案件,並把罪犯關進瞭監獄。

而且,“地理信息授權”工具是個秘密工具,被送上被告席的犯罪嫌疑人和辯護律師並不知道該工具的存在。

但能幹的凱尼恩律師發現瞭這一點,他和麥考伊合作後,發現瞭蒙受冤屈的原因。

謬誤的由來

原來,麥考伊被列入“犯罪嫌疑人”的過程是這樣的:

老太太發現東西丟瞭,報案之後,當地警察為瞭尋找線索,就找縣法院批準瞭對谷歌的搜查令。

拿到搜查令,警察找谷歌要老太太傢附近活躍的設備記錄。就好像你手機一直會開著微信一樣,美國人民的安卓手機會一直開著谷歌服務,所以,隻要找谷歌要數據,就知道有誰活躍在老太太傢附近。

而在麥考伊手機的地理位置記錄裡,案發當天,他在一個小時內3次經過老太太的傢。

麥考伊喜歡騎行,所以在手機上裝瞭一個叫RunKeeper的軟件,就像微信運動一樣,這個軟件可以獲取地理位置信息,記錄他騎行運動的情況。

谷歌卷入奇案:騎車路人因定位信息蒙冤,花大價錢自證清白

然而這個軟件也會把他的運動信息傳給谷歌,因此雖然麥考伊隻是在自己傢附近走動,但恰好和老太太傢的坐標緊密結合在瞭一起,警察就不得不懷疑他瞭。

警察初步看瞭一些設備的記錄後,覺得麥考伊的手機特別可疑,在老太太傢附近活動特別頻繁。

當然,谷歌的數據裡隻有手機的活動記錄,沒有主人的名字,因此鎖定瞭嫌疑對象後,警察就去找谷歌要這個手機主人的信息。

這才有瞭開頭的那封郵件。

證明清白

最終,搞清瞭這一切之後,凱尼恩律師給警察打電話,告訴他們找錯瞭人。

之後,這位律師又找到瞭當初批準警察搜查令的縣法院,要求宣佈搜查令無效,阻止瞭谷歌向警察公佈麥考伊的賬戶信息。

凱尼恩律師還給警察看瞭麥考伊RunKeeper的數據,以證明麥考伊是清白的。

最終,這份搜查令被撤回,麥考伊清白瞭,不再被警察當做犯罪嫌疑人。

技術的暴政

盡管自證清白,麥考伊不會被警察抓起來,凱尼恩律師也結瞭案,但他們還覺得,這件事兒有哪裡不對勁。

凱尼恩律師認為,這個搜查令是違憲的,因為有瞭這個搜查令,警察為瞭找一個嫌疑人,就可以搜查無數人的手機數據。

但常規操作應該是警察鎖定一個嫌疑人之後再申請搜查令,查這一個嫌疑人。

而谷歌的“地理信息授權”功能,將無數無辜的人視為可疑,在凱尼恩律師眼裡,幾乎是“電影裡法西斯政府的行為”。

凱尼恩律師說,在麥考伊事件背後,還有更大的爭端。

正如2018年發生在亞利桑那的一起案件,一名男子被當成瞭殺人兇手,蒙冤入獄,而判他謀殺罪的關鍵證據,就是谷歌的“地理信息授權”。

而對麥考伊來說,要不是爸媽給瞭幾千美元幫他雇傭律師,他估計自己也要經歷和這個亞利桑那人一樣的命運瞭。

他總覺得,自己花瞭幾千塊,證明自己沒有偷東西,這筆錢花的不合理。

也有人評論認為,這是美國司法系統的bug,當一個人被誤認為是犯罪嫌疑人的時候,必須自掏腰包請律師證明自己清白,但弄錯的警察卻不用自己個人掏錢請律師起訴,這是不對等的。

谷歌卷入奇案:騎車路人因定位信息蒙冤,花大價錢自證清白

而且忙活瞭差不多一年,偷老太太珠寶的賊也還沒有抓到。

技術,有時候能起到關鍵作用,但有時候也在創造“假陽性”,給一個又一個的“麥考伊”制造麻煩。

此外,技術應用和信息,什麼可以分享給執法部門,什麼不能配合,也始終備受爭議。

比如谷歌的“地理信息授權”,是否分享給執法部門應該由誰說瞭算?而更早之前,蘋果還有過抗住壓力不替FBI解鎖嫌疑人iPhone的知名案例……

或許在谷歌這次案例中,早在用戶條例中就有過“隱私換便利”的讓渡。

但誰又能想到,“隱私讓渡”,就這樣遭來一場無妄之災呢?

參考鏈接:
https://www.nbcnews.com/news/us-news/google-tracked-his-bike-ride-past-burglarized-home-made-him-n1151761
https://www.mprnews.org/story/2019/02/07/google-location-police-search-warrants
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2511637

— 完 —

量子位 QbitAI · 頭條號簽約作者

關註我們,第一時間獲知前沿科技動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