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一覺冠軍夢,權健終究不是恒大

五年一覺冠軍夢,權健終究不是恒大

文/潘偉力

2017年十月末的一天,天津已有瞭些初冬的寒意。但這座城市的足球氣息,卻在天津權健隊的狂飆之下,上升到瞭多年罕見的熱度。

距離市中心數十公裡之外的海河教育園體育場,在賽季最後一個主場依舊滿滿當當。無數天津球迷帶著對泰達多年沉寂的不滿,轉身投向瞭更高調更瘋狂的權健陣營。那一天,我在現場看到瞭他們打出的經典橫幅——敢為天津贏天下。

那是2017賽季中超倒數第二輪的比賽,權健的對手,是已經提前降級的遼足。相比已是老弱殘兵的對手,權健的陣容已經奢侈到連帕托都無法進入18人大名單。他們的三外援是莫德斯特、維特賽爾和權敬源,並有王永珀、趙旭日、孫可、張鷺和劉奕鳴等新老國腳壓陣。那年還屬於U23的鄭達倫,以6粒進球成為瞭U23最佳射手。

更重要的是,當時權健主帥位置上坐著的,還是卡納瓦羅。當時外界已有風聲,卡帥賽季結束後會離開,天津球迷也在看臺上齊聲高呼“卡帥別走”。可當時並沒有人知道卡納瓦羅的真實去向,直到十天之後,他再一次握住瞭許傢印的手。

兩年時間,從中甲冠軍到亞冠舞臺,天津權健的上升之勢,幾乎完全復制瞭廣州恒大當年的故事。當恒大逐漸擺脫土豪形象,不再以大手筆引援和巨額獎金為招牌時,天津權健與河北華夏幸福一起,瞬間接過瞭鋼槍。

五年一覺冠軍夢,權健終究不是恒大

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新豐鎮裕北村,這是束昱輝出生的地方。

他出身貧寒,一路經歷摸爬滾打,直到35歲那年在天津成立權健公司。他白手起傢打造瞭價值百億的保健帝國,卻最終被證實一邊吃著人血饅頭,一邊豎立著慈善先鋒的偉光正形象。

衣錦還鄉,是每個奮鬥者的終極夢想。當天津權健還隻是中甲冠軍時,束昱輝就已經把所有的大型新聞發佈會,定在瞭傢鄉鹽城召開。在權健最風光的那兩年,全國各路媒體數次雲集這座小城,每個人都瞪大瞭眼睛,想看看瘋狂的束昱輝,到底要搞出多大陣仗。

天價轉會費,天價年薪,天價獎金……曾經專屬於恒大和許傢印的標簽,迅速轉移到瞭權健和束昱輝身上。他會坐著直升機突然降落在球隊的訓練基地,甚至還公開對外表示試圖報價過梅西。

受夠瞭泰達多年小打小鬧的天津球迷,突然發現有瞭一起做夢的機會。這座城市突然成為瞭中國足壇的焦點,曾經不敢想象的名帥、外援和國腳們紛至沓來。他們對束昱輝充滿瞭感激,權健足球隊成為瞭這座城市的驕傲。

2019年初,當權健集團大廈傾覆,束昱輝身陷囹圄之時,我曾在天津和多位球迷有過交流。我問他們,是否覺得權健坑瞭天津足球,是否會恨束昱輝?他們的答案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不恨,而是感謝,和惋惜。

按照束昱輝曾經的夢想,天津權健要像廣州恒大一樣,拿到中超冠軍,乃至亞冠冠軍,最終代表中國足球和亞洲足球,站到世俱杯的舞臺上。

恒大的成功太過耀眼,無數人都想復制,可慘烈的事實一次次證明,無論是所謂的中甲恒大、中乙恒大,還是哪裡的恒大,都不可能再有一段恒大王朝。

前兩年風頭正勁的兩大新土豪,河北華夏幸福受困於資金鏈,已然偃旗息鼓不再血拼;金主垮臺的天津權健,更是面臨著直接解散的極端困境。

兩個月前,天津市武清區人民法院對權健公司及束昱輝等12名傳銷組織者進行瞭公開宣判。權健公司罰金人民幣1億元,束昱輝也被判九年有期徒刑。這也意味著,等到刑滿釋放那天,束昱輝也已是個花甲老人。

而被天津市體育局托管瞭一年的天津天海俱樂部,也正在經歷著最後的鬼門關。這個冬天,他們送走瞭裴帥、鄭達倫和吳偉,但收取的轉會費加上中超高額分紅,依然挽救不瞭這支隻剩下18名球員的殘破團隊。前主帥保羅索薩索賠1000萬歐、前主帥崔康熙索賠1000萬歐、前外援莫德斯特索賠1000萬歐……巨額債務之下,接盤者已是極為難覓。

按照中國足協的規則,中超球隊早已不允許跨省市轉移,那些非天津本地企業,又何必花上巨額代價,來玩一支無法帶走的球隊呢。

五年一覺冠軍夢,權健終究不是恒大

樹倒猢猻散,墻倒眾人推。

天津天海俱樂部,幾天前終於破釜沉舟,發佈瞭0元轉讓俱樂部的公告。可比他們更著急的中國足協,緊跟著也發佈聲明,把他們的求生期限又縮減瞭兩天。

天海希望,下周六之前能有企業接盤,球隊就算活瞭過來。中國足協說不行,最遲下周四就要給答復,如果不上交各種財務證明,中超資格就算主動放棄瞭。

如果不算這個周末,天海,或者說權健,隻剩下最後三天的自救時間。任何一樁價值數億的資產轉讓,恐怕都很難在如此短暫的時間裡,塵埃落定。新賽季的中超,如果我們看到天津天海消失,深圳佳兆業頂替,請不要感到絲毫意外。

真到瞭那一刻,不知獄中的束昱輝,是否會仰天長嘆,感慨這五年一覺的冠軍夢,醒的太快,也太過殘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