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口述:老劉(57歲,武漢人)

我跟老伴帶著2歲半的小孫女從武漢來廣州旅遊,滯留廣州45天。

我活瞭這麼大歲數,從來沒有料想過會因為出去旅行,突然有一天就回不瞭傢。

有人叫我們去找武漢的社區求助,我說傢鄉正在遭難,就算討飯我也不會給他們添麻煩。

我兒子還要參與火神山醫院的安保工作,我不應該打電話去煩他的。

跑瞭很多個地方,最後廣州的社區幫我們開瞭證明。

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一個口罩戴瞭十天

一個警察送給瞭我兩個口罩,他身上也就隻帶瞭這兩個,他是好人。

昨天(3月5日),我們回武漢的申請終於通過瞭。我們終於可以回傢瞭。

帶小孫女出來旅遊,回不去瞭

我跟老伴都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跟兒子媳婦一起住在江漢區。

武漢的冬天太冷瞭,我跟老伴商量著過年去廣州玩幾天,因為兒子是警察,工作忙,兒媳婦要上班,又要照顧大孫子,我們決定把兩歲半的小孫女也帶去。

1月16號,我在網上買瞭火車票,訂瞭廣州的民宿。

我們準備瞭1萬塊錢,打算玩一個禮拜。我還幫我妹妹一傢也訂瞭同一傢民宿,他們大年初二左右也過來。

1月21日晚上7點,我們坐臥鋪去廣州。

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1月21日晚,我們坐臥鋪去廣州

走的時候確實聽說武漢有人得新型肺炎,但並不知道情況有那麼嚴重。要是知道的話,我們肯定是不會出來的。

上瞭火車,都安頓好瞭,我看看手機消息,發現這個肺炎好像蠻嚇人的。我打電話給兒子,忙工作可以的,也要多關註下我大孫子,把我大孫子帶好,莫到處跑瞭。

那時候還以為,這個新型肺炎過個幾天就能控制住。

我們老的、小的找到瞭訂的民宿。網上訂房的時候身份信息就都填過瞭,民宿老板之前也告訴過我們房間密碼,我們到瞭就直接進去瞭。

緊接著,武漢就封城瞭,廣州也嚴格管控瞭起來。

我們是出來旅遊的,結果竟然哪裡也沒去成。

討飯也不能給武漢添麻煩

我們是1月22日到的廣州。

民宿一共4間房,老板是個60多歲的大姐,也住在裡頭。我們住一間,面積大概6平方,裡頭有一張1米5的床,一天168元。

這時已經有新聞說有的酒店不讓湖北人住瞭。

我們很擔心,怕民宿的大姐也不讓我們住瞭。

廣州暖和,我跟老伴買床被子去橋洞下頭睡都沒關系,但是我們還有個小孫女,不能讓這麼小的伢睡大街吧。

我們給廣州的政府服務熱線打電話,他們說有幾十傢酒店專門給滯留的湖北人住,但是我一傢傢電話問過去,有的要300多元一天,有的甚至上千元,我們出不起這個錢。

深圳的朋友替我們聯系瞭一個廣州的住處,想讓我們去住,結果那個小區不準湖北人進去。

有人叫我們去找武漢的社區求助,我說傢鄉正在遭難,就算討飯我也不能給武漢添麻煩。

除瞭這間民宿,沒地方可以容身瞭。

我們就一直沒跟大姐說我們是從武漢來的,也不敢再說武漢話瞭,憋著講半吊子普通話。但是小孫女有時陡然就冒出幾句武漢話,我就很緊張,總覺得人傢在看我們。

民宿大姐沒有問我們是不是武漢來的,但我們隱隱約約覺得她應該是知道的,因為訂房的時候這些信息都有。後來我妹妹一傢因為封城出來不瞭,我還去幫她退瞭房。

我們心裡蠻感激大姐,但誰也沒有去說破這點。

前些天,廣州的社區找到我們,民警也來瞭,我們是武漢來的這個事實等於是公開瞭。即便這樣,大姐也沒有趕我們走。

我們身上帶的1萬元都花光瞭,傢裡人又打瞭幾千塊錢過來。大姐說,那就房價算便宜點,100元一天吧。

一個口罩戴瞭十天,實在是沒辦法

雖然我們不願意麻煩別人,不想給抗疫添亂,但還是有一些具體困難沒法解決。

我們一直窩在房間裡,但屋子太小瞭,孩子也小,根本關不住,而且我們還要吃飯。

大年三十晚上,我們戴著口罩出門,找到瞭傢快餐店,吃瞭兩份15元的盒飯。

戴的口罩還是從武漢出發時包裡放的幾個,我想必須要再買點。

但是根本買不到啊,我跑瞭不知道多少個藥店,都沒有。

廣州出瞭一個“穗康”的小程序,要求大傢每天填報健康信息,還能預約口罩。我們每天都填,每天都去預約,但是一開始也一直買不到。

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一開始總是買不到口罩

為瞭節約口罩,也怕人傢說我們,剛到的時候,小孩硬是一個星期我們不讓她出門,餓瞭我就趕快出去買兩份盒飯回來,三個人對付對付。

這麼小的孩子啊,真是好心疼。

以前在傢,每天最多給她看半個小時動畫片,現在隻能是從早看到晚。

沒有玩具,我買瞭點面粉,給她當橡皮泥搓。小孩哭啊,鬧啊,想媽媽啊,也沒有辦法。現在作息都亂瞭,天天鬧到半夜兩點多才睡覺,第二天快十一點起床。

天天吃盒飯,開銷也大。我就買瞭個很小的電飯鍋,自己做飯。

每天我們就吃兩頓飯,昨天早上我花3.5元買瞭點米粉,早上煮米粉吃,裡頭放瞭大白菜和雞蛋。晚上我們吃米飯,先用電飯鍋炒大白菜,煎個雞蛋,再用電飯鍋煮米飯。

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小鍋炒完白菜再煮飯

孩子鬧得實在太厲害瞭,而且這樣的日子看不到頭。附近700米處就有個公園,我想帶她稍微透透氣,但是沒有口罩。

有一天,孫女又鬧起來,哭得嚇死人,我特別絕望,我的那個口罩都戴瞭十天瞭,孫女要出去我怎麼給她再弄口罩?

我在口罩上寫瞭幾個字:“我從武漢來,口罩已經戴瞭十天”。

我跟朋友說,我想就這樣走出去,看看能不能搞到幾個口罩。

朋友勸我千萬莫犯糊塗,我把口罩又摘瞭下來,我也想哭啊。

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排隊一次次買口罩

好在後來,我終於排隊買到瞭5個口罩,兒子從武漢也寄來瞭20個,口罩的問題算是解決瞭。

兒子是火神山安保,我們也不想煩他

我活瞭這麼大歲數,從來沒有料想過會因為出去旅行,突然有一天就回不瞭傢。

後來民宿又住進來幾個人,大傢有時會出來聊幾句。

老伴憋不過,有一次就也出來瞭。本來他們都笑哈哈的,看到我老伴就問:“你們哪裡的?”老伴就說,武漢的。我看他們都有點緊張,就把老伴給拉回瞭屋裡。

這樣的事情實在太多瞭,我們意識到,我們出來可能會讓人緊張,哪怕我們是健康的。

小孫女的尿不濕、奶粉都要完瞭,超市賣得實在太貴,又怕進出被人說,我隻好打電話給兒子和媳婦。

傢裡人就想辦法,給我們寄奶粉、寄尿不濕、寄面包、寄口罩、寄高血壓的藥。

這種時候,其實他們的物資已經很緊缺瞭,各種東西都特別難買。光我們小區就有好多確診的,我媳婦在傢帶伢根本不敢出門。

我兒子還要參與火神山醫院的安保工作,每天沒日沒夜的,我不應該打電話去煩他的,可是這個時候我也沒辦法,孩子實在太小瞭。

前些天,小孫女感冒有點咳嗽,本來要帶她去兒童醫院看看,但是想到又要拿身份證,又是人們那樣的眼光,本來隻是普通感冒,但會不會把孫女也當新型肺炎去檢測?

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小孫女感冒瞭,我們買瞭點藥扛過去

我們最後還是沒去醫院,藥店買瞭點藥,孩子自己扛過去瞭。

廣州警察給瞭我兩個口罩,他是好人

我們想回傢,想回武漢。

比起要人命的病毒,讓我們更怕的是這種漂泊。

我跟老伴都在留意政策,我們看到武漢對滯留省外的武漢市民啟動瞭返漢安排,要填申請表,並且開健康證明等等。

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在外人員返漢須知

我申請好,就去找廣州的社區瞭。

我說,我是從武漢來的。

他們一聽就嚇瞭一大跳。

一個工作人員問,你們現在是有什麼困難嗎?

我說,我們想回武漢,能幫忙開個健康證明嗎?

工作人員說,武漢都那種情況瞭,趕著回去幹什麼?

我很激動,我說,求求你們,我們不怕回去得病,開個證明幫忙我們回傢吧。廣州再好,再安全,我們也隻想回傢。

跑瞭很多個地方,最後還是社區幫我們開瞭證明,他們還來民宿看瞭看,民宿大姐也證明我們已經來瞭很多天瞭,身體健康。

武漢人滯留廣州45天:兒子是火神山安保,討飯也不能給傢鄉添麻煩

▲社區給我們出瞭證明

後來民宿又來瞭個警察,問瞭問我們情況,問需不需要幫助,我說就是口罩太難買瞭。

他送給瞭我兩個口罩,他身上也就隻帶瞭這兩個,他是好人,說出門就會帶一兩隻,如遇到沒口罩的可以派上用場。

我們終於可以回傢瞭!

昨天,我們回武漢的申請終於通過瞭。我們終於可以回傢瞭。

我們打算盡快買票,到武漢的票不能直接買,要先買到周邊省市,比如河南,上車後說明情況補一段票,到瞭武漢站,車子還是會停,到時候憑我們的返漢申請和健康證明就能下車。

武漢火車站離我傢有三十多公裡,我和老伴說瞭,到時候就算走也要抱著小孫女走回去。

那是我們的傢,無論怎樣的狀況,我們都隻想待在傢裡。

整理/阿基米 編輯/薔薇

圖片/老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