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度商業化讓“金錢聯賽”重新洗牌,米蘭已被踢出豪門行列

​二十餘年“德勤足球金錢聯賽”榜單的變化,折射出瞭足壇權勢走向與豪門洗牌態勢:巨無霸可能攀越到難以想象的高峰,昔日巨無霸也可能墮落到難以想象的低谷。

西方常言道,若想知曉事情的真相,隻需關註金錢的走向。無數事務表面之下洶湧的潛流,永遠是澎湃的“錢流”。極度商業化的當今足壇也不例外,聯賽的盛衰、豪門的起落、霸業的興滅、經濟的榮枯、競技的勝敗,往往是金錢的流向使然,歐洲精英聯賽堪稱“金錢聯賽”。

極度商業化讓“金錢聯賽”重新洗牌,米蘭已被踢出豪門行列

作為當世四大會計事務所之一的德勤,在1999年首次推出“德勤足球金錢聯賽”榜單,此後連續23年的年初都通過這一榜單披露上一賽季歐洲精英俱樂部的財務數據。榜單的重中之重,在於營收數據的揭曉——在受到歐足聯財務公平競賽政策規范與限制的當今足壇,營收能力意味著俱樂部對現場觀眾、電視轉播與商業贊助的吸引力,也就意味著引援建隊的財力,實質上等同於俱樂部綜合實力的縮影。這份榜單也就給瞭我們切入當今足壇精英聯賽與豪門俱樂部運作內幕的一個獨特位面:“金錢聯賽”的走向,便是豪門發展的大致勢頭,“金錢聯賽”的動蕩,便是豪門序列的內部洗牌。

極度商業化讓“金錢聯賽”重新洗牌,米蘭已被踢出豪門行列

巨無霸養成

2020年“金錢聯賽”榜單中,最搶眼的變化在於頭名位置的易主,巴塞羅那歷史上第一次奪取榜單頭名,並成為史上第一傢收入突破8億歐元大關的俱樂部。這個歷史性時刻,他們超越瞭與自己在西甲雙雄競艷的皇馬,更將曼聯拋離——通過兩期“銀河戰艦”攫取無數關註、通過歐冠霸業登臨榮譽之巔的皇馬,和依托弗格森時代璀璨成績及其豐厚遺產進行天才般商業開發的曼聯,此前始終交替把持“金錢聯賽”的頭名。

極度商業化讓“金錢聯賽”重新洗牌,米蘭已被踢出豪門行列

巴薩完成對兩大巨鱷的超越,是因為他們本身成為瞭巨無霸,競技與經濟雙線飄紅:上賽季西甲冠軍、歐冠四強的穩定成績,保證瞭比賽日收入,西甲電視轉播合同對豪門的傾斜、歐冠獎金分成的特殊規定,更讓巴薩的電視轉播收入高企,俱樂部收入的兩個大項得到瞭保障。但這兩項並不存在太大提升空間,潛能無限的商業贊助才是“拉分項”,而巴薩在此項收入上相較2017-18賽季提高瞭6090萬歐元(提高比例19%),達到3.835億(占總收入的46%)——當然,吸引商業贊助的基礎還是成績與球星。巴薩尤其把握住瞭眼球經濟時代的節奏,在推特、YouTube、Instagram和Facebook這幾大社交媒體上都收獲瞭足壇三甲級別的關註度,得以從“Z世代”(1995至2009年間生人)身上坐收紅利。

極度商業化讓“金錢聯賽”重新洗牌,米蘭已被踢出豪門行列

巴薩的商業開發頗為出色,目標群體早已不局限於球迷。2019年9月4日,巴薩擁有的第5傢專賣店在市中心著名的蘭佈拉大街上開業,1900平方米的店面還是請知名設計師做的內部設計,引發的不僅是球迷關註,還有遊客駐足。

以目前的發展勢頭,巴薩營收數據有望在本賽季達到8.8億、並在明年的榜單中保住頭名,甚至可能在未來成為首傢營收超過10億的俱樂部。但巴薩“有礦”也有隱憂:1月換帥帶有恐慌性質,還牽涉到主席換屆選舉,俱樂部內部長期暗潮洶湧,而梅西的光輝歲月隨著年齡增長,所剩並不會多。

不過皇馬和曼聯也有各自煩惱,皇馬失去C羅對成績有負面影響,更導致商業收入下滑100萬,失去“金錢聯賽”頭名,本賽季即便成績回暖,但無法找到與C羅等量齊觀的超級巨星坐鎮,依然會影響商業層面的拓展,本賽季營收有望達到8億級別,但短期內難達更高水準。曼聯的滑坡更是時日已久,索爾斯沙爾強調紅魔的DNA,卻和幾位前任一樣,正在消耗曼聯的贏傢DNA,而俱樂部遠離勝利、榮譽與歐冠賽場,終於導致弗爵遺產被消耗、營收能力被蠶食。按照德勤的預估,本賽季曼聯營收可能跌落到6億級別,甚至在英超都無法保住頭名,“吃老本”坐吃山空。

聯賽內部洗牌

皇馬和巴薩勢必將競爭延續下去,而曼聯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甩開,跌入“金錢聯賽”金字塔下一級別,而8億級與6億級營收的拜仁等隊、4億級的熱刺等……之間,可是存在著一道道難以逾越的鴻溝。“金錢聯賽”榜首巴薩的營收,是第20名那不勒斯的4.1倍,可見豪門內部階層分化有多劇烈。

巨無霸們在整個歐洲層面對其餘豪強的優勢,放到國內聯賽層面,就更加顯著。西甲不平均的電視轉播分配近乎導致馬太效應,連馬競都無力挑戰皇馬巴薩,更不必提巴倫西亞、塞維利亞瞭。法甲本就因為巴黎聖日耳曼金主的非凡財力造成一枝獨秀局面,在巴黎商業層面取得成功(商業收入占其總收入的57%)、愈發一騎絕塵後,能勉強聞到其尾氣的,就隻有裡昂瞭。拜仁慕尼黑同樣在德甲一傢獨大,不過由於德甲信守“50+1政策”,維持著財務健康,外加電視轉播收入穩步提升,因此諸多豪強經營雖然缺乏出彩之處,卻也有足夠基礎,像魯爾區雙雄營收也能達到拜仁一半,不至於貧富差距太差。

在國內霸權等同於巴黎、拜仁的尤文圖斯,在經營上則沒有與國際米蘭、羅馬等俱樂部拉開太大差距,這得要歸結於基數問題。意甲本世紀的經濟倒退難以阻止,再加上“電話門”負面打擊、球場所有權難題等阻礙,投資者望而卻步,不僅“小世界杯”一去不返,聯賽整體甚至呈現積弱局面,盡管尤文走在對接足壇先進經營思維的前沿,祭出興建球場、簽約C羅等高風險、高回報的舉措,但營收能力仍隻是勉強吊在“金錢聯賽”前十的車尾。

其他球隊要想動搖列強的營收優勢,首先要尋求國內聯賽成績的突破,這也就讓本賽季爭冠愈發值得關註——國際米蘭要想以新帥新陣擊退尤文的新帥新陣,萊比錫RB等隊要想在戰國亂世之中鬥倒拜仁,都必須在本季把握機會,否則夏天尤文、拜仁便又能以營收能力兌換成引援財力,開動“挖掘機”,加固王朝基石。

真正充滿動蕩的,依然是強隊如雲的英超。“金錢聯賽”前20名由五大聯賽包攬(總收入93億,排名最高的五大聯賽以外球隊是第23位阿賈克斯),其中有8支是英超球隊(意甲4,德甲3,西甲3,法甲2);前十之中英超更是占據半壁江山。電視轉播收入的暴漲,對平均主義的信仰,令英超迎來集體富裕,豪門更是富中之富,上賽季“BIG6”除阿森納外營收都達到5億級別,曼聯營收也隻是排在第5的切爾西的1.4倍。但要想維持這等富貴門第,就更需競技與經濟雙線出成績。曼聯場上戰績難以重現昔日光彩,場下運作也被曼城和利物浦追近:曼城在瓜迪奧拉治下此前兩季英超豪取198分、在“城市系”的全球運作中商業收入大漲;利物浦與克洛普的完美結合,通過戰績飆升牽動商務成績飆升。熱刺也通過上賽季的歐冠亞軍成績,換取瞭營收暴漲,終於完成瞭對阿森納和切爾西的超越,在榜單上升到隊史最高的第8名。

不過本賽季英超形勢大亂,利物浦鶴立雞群之外,六強其餘球隊悉數滑坡:曼城聯賽衛冕基本失敗,更在與歐足聯長期不睦後,因“嚴重違反財務公平競賽”罪名被處以禁入兩年歐戰、罰款3000萬歐元的重罰(曼城目前已上訴);索爾斯沙爾仍未證明自己是曼聯的真命天子;熱刺以穆裡尼奧取代波切蒂諾的舉措帶來“雞血效應”,但也有遭遇反噬的可能性;切爾西、阿森納則需要為蘭帕德和阿爾特塔的成長交學費,而且藍軍始終沒有與阿佈拉莫維奇出售傳聞斷絕關系,槍手的滑坡從溫格暮年就已經明顯……這也就讓本賽季的營收形勢與諸強走勢存在巨大變數,但其中最危險者仍是阿森納:在上賽季榜單中,槍手自2000-01賽季以來首度跌出前十,而一切尚無好轉跡象。

祈求“機械降神”

阿森納等隊好歹有英超整體電視轉播收入作為保障,維系收入的基礎水準,其他聯賽就遠沒有類似底氣,尤其是意甲,堪稱本世紀墮落最大聯賽。世紀之初,意甲俱樂部在“金錢聯賽”前十之中往往能占據3至5個名額,是與英超地位相當的存在,尤文曾長期占據第二位,米蘭也是三甲常客。但在“電話門”後,意大利足球出現斷崖式滑坡,在榜單前十行列維持一個名額都有難度,隻能目送西超雙雄成為巨鱷、英超集群坐大、拜仁和巴黎統領一方,令“金錢聯賽”在聯賽層面也完成瞭洗牌,最終成就今日局面:尤文作為意甲代表,勉力維持前十排名,國際米蘭、羅馬等爭取前20名排位,AC米蘭則淪為值得所有豪門鏡鑒的對象。

極度商業化讓“金錢聯賽”重新洗牌,米蘭已被踢出豪門行列

紅黑軍團經歷芭芭拉與加利亞尼的宮鬥、貝盧斯科尼的放手、李勇鴻的騙局、埃利奧特“禿鷲基金”的接手,陣容每況愈下,主帥如同走馬,成績一路走低,品牌價值大幅蒸發。“We are so rich”終成黃粱一夢,以至於如今無奈需要38歲的故人伊佈回歸擔當救主,伊佈帶來瞭戰術層面的蛻變,但經營上要想回春,卻無人能有妙手。自2013-14賽季跌出“金錢聯賽”前十之後,米蘭不僅再未“歸隊”,還在2016-17賽季跌出前20名,此後一季短暫回歸,上賽季便又一次告別。排名之外,更可怕的數據在於營收總數,米蘭已經連續5季營收隻在2億上下浮動,甚至比不上2006-07賽季最後一次奪得歐冠時。當時米蘭的2.272億營收排在第6,與頭名皇馬(3.51億)相差不大,而如今頭名巴薩已過8億大關,米蘭卻仍徘徊在2億……

無疑,AC米蘭可被稱為墮落最大聯賽中墮落最大的豪門,如今在體量上幾乎可以被淘汰出豪門行列,東山再起?常規操作恐怕沒有機會,多年積弱已讓米蘭錯過瞭發展機遇,唯一的機會或許在於“機械降神”,也即是強勢金主的天降神兵。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團LVMH也在不久前與米蘭傳出一段時間的緋聞,據信會給出10億歐元上下的報價,這也令米蘭球迷重燃希望。LVMH集團曾從自行車運動涉足體育領域,但從未真正進入足球界,因此圍繞傳聞也始終有辟謠聲音。“機械降神”成功的前提是動議成真,且金主後續持續輸血,令米蘭陣容實現蛻變,球場成績好轉,逐漸帶來品牌價值回升與商業贊助收益增長……此事道阻且長,紅黑球迷暫時能做的,仍然隻是望天打卦。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