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青田華僑:“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華人比當地人更緊張

口述:麻先生(維也納一外貿公司老總)

昨天(3月3日)上午,我到維也納鄉下辦事,在路邊一傢藥店買到100隻口罩。目前在維也納已經幾乎買不到口罩瞭。

這裡的華人圈每天都在討論的是哪裡可以買到口罩,沒有人說起要在這時候回國。

截止現在,奧地利共有確診病例24例,我生活的地方維也納有14例,形勢越來越緊張。

目前,我擔憂的是當地民眾對疫情的認識,他們很不重視。他們普遍認為這隻是一種新的流感,就連學校的老師和醫生都這麼認為。

現在緊張的是政府、媒體和華人。

這裡的華人不會想到要回國

我是浙江青田人,在維也納生活瞭20年。我和我妻子是做箱包生意的。我們在國內找人代加工箱包,運到維也納,再銷往維也納周邊的城市和國傢。

奧地利在德國和意大利中間,我們維也納距離意大利北部幾個新冠肺炎疫情嚴重的小鎮有800公裡左右。我們離意大利最近的邊界400公裡不到。

奧地利有800多萬人口,維也納200萬人口不到。在維也納的華人有近2萬人。

浙江青田華僑:“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華人比當地人更緊張

▲維也納街頭沒有人戴口罩

聽說意大利有中國人回國後確診瞭,不過,在維也納這邊的華人跟在意大利的有些不同,來維也納的華人很多是老華僑瞭,他們大多數在這裡生活好幾代,像我這樣在這裡隻有20年的已經算是新華僑。

我們在維也納的青田人很多也是開餐館的,一般回國都在過年和放暑假的時候。平時是沒有人會回去的。我認識的幾個回去過年的青田人,現在還被困在國內,聽說到溫州的航班還沒有通。

從意大利回國的那幾個青田人,我從新聞報道中看,他們就是從意大利疫情比較嚴重的那幾個小鎮,或者是那幾個小鎮的附近的一個小鎮出去的。

這階段,因為疫情,意大利北部的餐館都已經關閉瞭,估計他們就跑回去瞭。

即使維也納疫情變得嚴重,我想這裡的華人也不會想到要回國,因為我們對維也納的醫療條件都非常信任。

這裡的華人圈每天都在討論的是哪裡可以買到口罩,沒有人說起要在這時候回國。

維也納確診14例都和意大利有關

2月25日,奧地利出現兩例確診病例,他們是一對年輕情侶,從意大利北部來,在一傢酒店打工。

幾天前,兩人因咳嗽發燒撥打瞭求助電話,自願到當地醫院接受檢查,後被確診。

緊接著2月27日,納也納出現3例確診病例,其中一例是一個72歲老人,他是維也納當地人,在確診之前,醫院一直把他當作流感在治療。

昨天下午又得到消息,當時這位老人去意大利的3位隨行律師也已確診。

浙江青田華僑:“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華人比當地人更緊張

▲行人在路邊巴士站等公共汽車

但目前沒有發現醫護人員受到感染。

有報道說,老人之前去意大利旅行過。目前,維也納的14例基本都跟意大利有關。

直到現在,奧地利和意大利的邊界還沒有關閉,還可以自由流動。

從目前看,維也納的這14例確診病例沒有華人,如果有華人,早就會在華人圈傳遍。

當然,這也隻是我們猜測。因為這邊政府和媒體在公佈確診病人的時候,隻公佈病患性別、年齡,從哪裡來,在哪個城市確診,一般不提民族。

其實在奧地利,對疫情緊張的隻有政府和媒體,還有華人。

浙江青田華僑:“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華人比當地人更緊張

▲消毒用品

早在中國疫情暴發時,奧地利政府就已經準備瞭59傢定點醫院,其中維也納有2傢,有備無患。

當地媒體也很緊張,一直在做有關疫情的跟進報道,特別是在奧地利出現第一例確診病例後,每天媒體都在反復報道。

奧地利政府還取消瞭很多會展活動。

“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當地民眾並不重視

我感到不安的是當地民眾對這次流感的態度,他們並不重視。

他們都認為這隻是一種比較新的流行感冒而已。因為每年這個季節都是奧地利流感大暴發的時候。

雖然在大街上,大傢都有在談,但是感覺就像是在講笑話。

我公司的兩個當地員工對疫情也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們讓他們也買點東西放傢裡,他們說,這就是一次普通的流感,今年春天跟去年春天沒有什麼不同。

我的鄰居是土生土長的維也納人。問他們怎麼看待這次疫情,他說沒什麼可怕的,這就是普通的流行感冒,隻是一種新型的流感而已。

我有3個女兒,大女兒在德國慕尼黑一傢醫學院讀書,最近在當地一傢醫院急診科實習。

另外兩個女兒在維也納讀書,一個讀高中,一個讀初中。就連我兩個女兒的老師也這麼說。

我公司旁邊有一傢運輸公司,老板也是本地人,平時每天要喝一瓶啤酒,我跟他說,現在我們奧地利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越來越多瞭,我建議他出車時,註意防護。

他笑著說,每天多一些病例,我每天就多喝幾杯。

浙江青田華僑:“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華人比當地人更緊張

▲維也納公園裡人們還是紮堆玩耍

三周前,我小女兒發燒,我帶她去兒童醫院,醫院裡到處是生病的孩子,而且都沒有戴口罩,醫生也沒有戴。

我跟醫生說,現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越來越多瞭,醫生讓我不要緊張,她說,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每年這個季節,維也納,乃至奧地利都會暴發一次流感。

回傢路上,我女兒也跟我說,老師認為這次流感跟以前一樣,不用緊張。他們隔壁班26個學生,隻有13個學生在上學,別的都得瞭流感在傢休息。

所以,當地人把這次疫情就簡單地當成瞭一次新型的流感暴發而已。

奧地利的口罩已經被華人掃蕩瞭一遍

現在維也納市區已經買不到口罩瞭。

國內武漢疫情暴發後,維也納華人圈開始變得緊張起來,大傢開始忙著囤貨,主要是食物,米、面、面條,還有一些可以貯存久一點的菜品。

有些華人忙著買口罩,想方設法把搶到手的口罩運回國。其實那段時間,奧地利的口罩已經被華人掃蕩瞭一遍。

一兩個月前,我們還能在藥店買到口罩,那時候一隻口罩0.2歐元,現在已經漲到3歐元一隻瞭,而且還極難買到。

2月26日,我在維也納市區跑瞭七八傢藥店,隻買到14隻口罩,消毒水也沒有。現在,我去任何地方,都會留意路邊有沒有藥店,有藥店,我一定會跑進去問一問有沒有口罩。

昨天(3月3日)上午,我到維也納鄉下去拿東西,路過一傢藥店,我跑進去,店主是一位中年婦人,我問她有沒有口罩,她說,有,100隻。我說全要瞭。她很驚訝。

浙江青田華僑:“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華人比當地人更緊張

▲3歐一隻的口罩

我沒有問價錢,後來我算瞭下總價,每隻3歐元。我感覺我今天真的大賺瞭一筆,特別特別興奮。

雖然她的價格漲瞭上去,但我能理解,這個時候,她能拿到這100隻口罩,而且被我遇上,已經很不容易瞭。

我問女店主,有沒有消毒水?她很抱歉地攤開雙手說,沒有,但是有酒精。她說她可以用酒精幫我自制消毒水。很小一瓶的酒精要11歐元。我沒有要。

其實在這邊,消毒水更難買,因為本地人不在乎口罩,買得更多的是消毒水。

目前在維也納的大街上、商場、公共交通上,甚至醫院,都沒人戴口罩。

因為別人不戴口罩,我們也就不會戴。我們想讓兩個女兒在上學路上戴口罩,可是女兒說,他們學校沒人戴口罩,堅決不戴。

現在我們隻好調整我們的方式,在沒有疫情發生前,我們兩個女兒都是自己乘地鐵上學的,現在有瞭疫情,我們隻好每天接送她們上學放學瞭。

現在我除瞭到處找口罩,我把我們傢的冰箱塞滿瞭食物。一個星期前,我還在傢裡囤瞭大米、面粉,還有面條。現在計劃改變采購方式,一周采購一次,選擇去人流較少的郊區超市購買。

浙江青田華僑:“整個維也納都在生病”,華人比當地人更緊張

▲在傢裡囤的食物

我現在還擔心我的大女兒,她在德國慕尼黑一傢醫院急診科實習,而那裡和我們這兒一樣,當地人一點也不重視疫情。她每天在醫院要面對那麼多病人,怎麼辦?

整理/薔薇 編輯/孤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