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口述:幸運的老童(53歲,武漢人)

半個月前,我把自己的網名改成“幸運的老童”。

我在武漢,確診瞭新型肺炎,由於防護到位,沒有傳染任何一個人,我的情況也一步步好轉,我覺得很幸運。

在醫院,我被河北醫療隊的一群小姑娘照顧著,她們端屎端尿、搬跟自己一樣高的氧氣瓶,一舉一動我看在眼裡,我很幸運遇到瞭她們。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河北醫療隊的姑娘們

武漢市第七醫院四病區的這一群小姑娘,都是“神仙妹妹”。

住進武漢第七醫院

1月22日上午我去拜訪客戶,回來時坐瞭地鐵8號線。當晚就感覺不太對勁,全身發冷。

當時以為是小感冒,結果我老婆說,會不會是中招那個肺炎瞭?

老婆是婦產科醫生,她對這個病蠻警覺,不管我怎麼想,當晚她就讓我隔離起來,一個人待一間房

第二天我還在發燒,燒到39℃,老婆催我快去醫院,我隻好去醫院做瞭CT,結果顯示雙肺呈玻璃狀病變,但是核酸檢測是陰性。醫生給我開瞭藥,我就回傢瞭。

我跟老婆說,你看我是陰性的,肯定不是。但老婆認為我一定是,接下來幾天天天催我去醫院。我很幸運,傢裡房子比較大,隔離工作也做得很到位,吃喝拉撒都在一間房裡,八十幾歲的父母跟我完全不接觸,我姑娘也不在武漢。

在傢的幾天,燒一直沒退,我感覺到呼吸越來越困難,人走路也走不動瞭,以往我是每天都能走路走幾萬步的。

老婆說,一定要想辦法住院。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武漢七院董丹丹主任與河北楊大運醫生給我查房

1月27日,武漢第七醫院的醫生看瞭我的片子後,認為病情發展太迅猛,再繼續下去很危險,決定收我住院治療,並再次進行瞭核酸檢測,結果是陽性,我確診瞭

同天住院的老王摔倒瞭,五個醫生護士跑過來

我們的病房是間庫房改造的,雙人間,另一個病人叫老王,比我大十歲,同一天入院。

由於我們都確診瞭,傢人也都被隔離,醫院此時也沒有護工瞭,沒人照顧我們,除瞭醫生和護士。

第一天住院時我跟老王病情差不多,我倆都發著燒,呼吸困難,但還能聊聊天。老王很擔心因為這個病沒命,我說怕什麼,我們都這麼走運能住院瞭,一定可以走出去。

我打瞭一天針,第二天就退燒瞭。而老王卻上瞭呼吸機和監護儀。河北醫療隊的小護士們叫我幫忙看著點他,並且讓老王就在床上用尿壺上廁所。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能幹的胖妹餘碩在鼓勵老王

老王有點犟,他一看自己上瞭呼吸機就激動得不得瞭。護士一走,他就想把面罩扯下來,但是扯下來又缺氧。我在旁邊勸他:“你好好躺著,保持體力。”

老王不聽我的,陡然又站起來,一把把氧氣面罩扯瞭。我說老王你要幹什麼,你回來。

他不聽我的,踉踉蹌蹌走到廁所那邊去,原來他是要上廁所。

我還沒來得及走過去幫他,就聽到咚的一聲。我走過去一看,老王摔倒在地上,褲子都還沒扣好,他在那邊流眼淚,然後拿自己的頭一直撞墻。我吼老王,老王你還要不要活瞭?

他哭著說:“我不要死在這裡頭……”

老王有一百八九十斤,我又病著,根本抬不動他。我跑到外頭一直喊:“救命吶救命吶。”

醫生護士都跑過來,一個男醫生和四個姑娘把他扶起來。她們看老王這個樣子,也很難受,胖妹餘碩馬上開始給老王插尿管,其他人在旁邊安慰:“王叔叔你要有信心,你會一天比一天好的。”

她們給老王端屎端尿,每天對老王說,叔叔你今天又精神一些瞭

那以後,我每天的重點工作就是幫助監護老王瞭。

我隻要能動,每天都用熱水把廁所燙幾遍消毒,搞得幹幹凈凈,開始的一個多星期我都沒力氣,後面有力氣瞭我還每天泡個腳,給自己刮好胡子。

我想得很明白,不能改變環境就適應環境,就算真的惡化瞭,那也是我的命,在此之前我要盡量把每一天過好。

我對老王說,我們要有信心,一起出去吃鴨脖子,老王雖然吃喝拉撒都在床上瞭,但是他意識清醒,他流著眼淚跟我點頭。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記錄著她們工作

老王的病情加重,照顧我們的河北醫療隊姑娘們專門針對他組建瞭一個團隊,好幾個人管他。

小姑娘們都才20出頭,跟我的姑娘年紀差不多,我看著她們每天盡心盡力照顧老王,端屎端尿的,還總是樂呵呵。

有個小姑娘叫王亞美,她每天早上一走進病房,就會很高興地大聲喊著:“哎呦,王叔叔,你今天精神又好一些瞭!你看著狀態越來越好瞭!你肯定可以平平安安回去的!”老王聽瞭就會笑一下。

其實連我都看出來瞭,老王一天天更不好瞭。

王亞美還有其他幾個護士,每天給老王一口口喂飯。我們病人吃的盒飯都是企業捐贈的,早上有雞蛋、酸奶、饅頭、包子,中午晚上都是盒飯,紅燒牛肉飯啊、咖喱雞排飯啊,吃得比醫生護士好多瞭。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王亞美在給老王喂飯

王亞美說,她們有方便面吃就很好瞭,有時候我們病人的飯菜有多的話,她們就也能吃上一點盒飯。

老王吃不下飯,小姑娘們勸他:“王叔叔,你要乖一點吃飯,力氣才會有,才能早點出去。”就跟哄小伢一樣。但是到後來,老王幾乎一口飯都吃不下瞭,隻能打營養針。

老王拉屎拉尿都在床上,小姑娘們一天倒尿壺都要給他倒幾次。這些姑娘在傢裡肯定也是她們父母的寶貝,做這種事情的時候總讓我想起我的姑娘,真是又感動又心疼。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搬氧氣瓶的姑娘們

其實這種事情,就算是親閨女,也未必一定願意給自己的爸媽做。我後來轉去別的病房時,就親眼看到過親生兒子不願意給老子倒尿壺,在門口打個招呼就走的。

老王每天吸氧量很大,負責老王的幾個姑娘每天都要給老王準備幾個氧氣瓶,怕萬一斷瞭老王出事。那氧氣瓶,跟小姑娘個子一樣高,那麼重,她們要把空的搬出去,灌滿瞭的又搬進來,有時候一次要搬好幾個,太辛苦瞭。

有天凌晨我醒來,恍恍惚惚的,看到一個人影進來護理病人。當時半夢半醒之間,讓我覺得她就像是“神仙妹妹”。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半夜醒來看到“神仙妹妹”在護理病人

護理我們的武漢市第七醫院四病區的這一群小姑娘,都是“神仙妹妹”。

那些總在笑的“神仙妹妹”,哭瞭

我住院20來天,河北醫療隊的“神仙妹妹”們每天都特別忙碌,特別辛苦,雖然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看不清她們的臉,但是聲音總是很有精神,在笑。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她們一直在忙

我隻看她們哭瞭三次。

一次是給我打針,我開始不願意打留置針,情願天天紮。一個小姑娘連著紮瞭幾次,都沒打進去。小姑娘急得哭瞭,她說,叔叔啊對不起,真是對不起。

我才曉得,她們戴著那個護目鏡後,基本上是看不清東西的,打針很困難。我說,不要緊,你慢慢來,你給我打留置針也可以的。

一次是一個小姑娘哭著跟我說,叔叔能不能幫她拍幾張照片。她這次來支援武漢,父母一開始都不知道,現在終於知道瞭,特別擔心。她想讓我拍幾張好看點的照片發給父母,讓他們放心。

我說,好的,我肯定給你拍得特別漂亮。

從那以後我就隻要有空,就拿起手機給她們拍照。病區媒體記者們進不來,我精神還可以,我來記錄,小姑娘們做的事情這麼偉大,應該要記錄下來。

我拍她們端屎端尿,拍她們鼓勵病人,拍病人出院瞭和她們開心合影。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記錄她們跟病人的合影

第三次哭記憶最深刻。

前幾天,九樓ICU(重癥加強護理病房)終於空出來一個位置,老王轉瞭過去。換班回來後的兩個小姑娘發現老王不在病房,問王叔叔人呢?我說,去瞭ICU。她們都哭瞭,怕老王挺不過這一關。

叔叔,以後來河北我們請你吃飯

我每天拍照,偶爾幫忙小姑娘們鼓勵病人,跟她們每個人都成瞭好朋友。

端屎端尿的王亞美、無所不能特別勤快的胖妹餘碩、搬重重氧氣瓶的王繼華……我都把她們的名字記在心裡。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來自河北的護士姑娘

這些事情強烈刺激著我,我把多年沒用的社交平臺啟用,給自己改瞭昵稱,叫“幸運的老童”。我天天發她們的工作照,很多人看瞭都說想流淚,他們還給小姑娘們留言打氣。

小姑娘們知道瞭也很受鼓舞,護士長還跟我說,老童,你就是我們的媒體工作者啊。我說,這是我的責任。

我們成瞭朋友,有時會忙裡偷閑聊幾句。小姑娘們說,童叔叔,以後來我們河北,我們請你吃好吃的。我說好呀,我肯定去的,武漢也有很多好吃的,以後我也請你們吃啊。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我們成瞭朋友

她們問,武漢有什麼好吃的啊。

我就說熱幹面和周黑鴨特別好吃,不過做熱幹面的應該都已經關門瞭,周黑鴨也沒有賣的瞭。她們聽得很饞,說口水都要流出來瞭。

我就在網上發帖子,說我們最可愛的人,我們的白衣天使們特別想吃周黑鴨。周黑鴨好像已經回應瞭,說這幾天就給大傢送過來。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我給她們拍照

願意做這些事情,就是因為這些天她們的一言一行確實感動瞭我。

我老婆也是個醫務工作者,以往我並沒有覺得他們多偉大,覺得就是一份工作而已。現在我曉得我老婆是瞭不起的(特別是她一結束隔離就立馬回瞭醫院參與救治),也曉得瞭那些小姑娘們,包括湖北本土的醫生都是瞭不起的。

2月17號,我三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CT也是好的,終於可以出院。

我真的很幸運!

出院的時候,我跟四病區的十幾個姑娘們一一告別,我說希望她們也能早點回傢。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我出院瞭

回傢幾天瞭,我還在自我隔離。

我的傢就在東湖邊,早上起來能看到東湖的日出,真美。我盼著疫情早日結束,我要去東湖綠道騎行,要去磨山爬山。

還要去河北見那群可愛的“神仙妹妹”們。謝謝你們。

武漢確診患者:支援武漢父母不知情,一個護士哭著讓我給她拍照

▲臨走時我特地拍瞭我所在的四病區河北醫療隊的名單

整理/阿基米 照片/童明俊(老童)

編輯/薔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