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2011年3月6日,敘利亞南部德拉市15名年幼的中小學生,憑著一腔熱血和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無畏精神,在學校和街道的墻壁上寫下瞭“人民想要推翻這個政權”“打到巴沙爾”等抨擊巴沙爾政權的標語。此番情景正好被路過的軍官發現。警惕的軍官認為這不是一場簡單的塗鴉遊戲,於是下令逮捕瞭這群學生。隨後對學生進行嚴刑拷打,逼問幕後主使。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敘利亞統治者:巴沙爾

學生傢長獲悉消息後,憤怒的學生傢長和德拉市民上街遊行,要求政府釋放學生,並處罰相關官員,至此,“德拉遊行”揭開瞭敘利亞危機的序幕。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敘利亞危機既與國內的各種矛盾有關也與國外勢力的不斷幹涉有關。這篇文章主要聊一下敘利亞危機與國內教派以及與整個阿拉伯世界教派沖突的聯系。

為瞭理清這些聯系,我們先講一下敘利亞的統治階層——阿拉維派。

公元9世紀中葉,居住在敘利亞西部拉塔基亞附近阿拉維山區的阿拉伯人創辦瞭阿拉維教派,在阿拉伯語中“阿拉維派”的意思就是“阿裡的崇拜者”。因此,阿拉維派屬於伊斯蘭教中的什葉派分支(伊斯蘭教的什葉派分支認為阿裡及其後人才是先知穆罕穆德的合法繼承人)。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但是阿拉維派又有別於傳統的什葉派,阿拉維派在早期發展過程中還受到基督教等西方宗教的影響,阿拉維派不但尊崇阿裡為萬物之神,還崇拜太陽、月亮和天空。此外他們還深信佛教中的輪回思想。在各種宗教復雜理念的影響下,他們不禮拜、不齋戒、不朝拜也沒有建清真寺,不僅如此,更過分的是他們不僅慶祝伊斯蘭的節日,還慶祝基督教的節日,喝紅酒。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在正統的伊斯蘭教派眼中,阿拉維派的行徑簡直就是辱沒先知,大逆不道。阿拉維派在敘利亞境內處處受打壓。阿拉維派的世世代代隻能居住在偏遠的山區,隻能作為賤農或地主傢的仆人從事最底層的工作。但同時,艱苦的生存環境,也造就瞭阿拉維派吃苦耐勞的性格。

天將降大任與斯人也,必將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深受磨難的阿拉維派在勞筋骨、餓體膚之後終於迎來瞭命運的轉折點。一戰後,法國作為戰勝國占領瞭敘利亞開始實行殖民統治。當時的法國急需扶持一支力量來對抗敘利亞國內的多數派——遜尼派。一直受到遜尼派打壓的阿拉維派便成瞭法國殖民者的扶植對象。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阿拉維派在大靠山的幫助下開始遷往城區並參軍,吃苦耐勞,堅韌頑強的性格使得阿拉維派在軍營混的風生水起。最後整個軍隊逐漸阿拉維化。1963年,在阿拉維青年軍官的支持下,敘利亞復興黨發動政變上臺,阿拉維勢力進一步擴大。1970年,阿拉維派代表人物阿薩德推翻復興黨領導人,發動政變上臺。從此,阿拉維派在敘利亞甚至是整個阿拉伯世界完成逆襲,在整個阿拉伯世界開啟瞭由少數派統治多數派的序幕。同時,這種國傢治理方式也為以後的敘利亞危機埋下瞭禍根。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哈菲茲-阿薩德

阿拉維派上臺後,為穩固國傢統治,開始大力鎮壓遜尼派,1976年出兵黎巴嫩跨境打擊遜尼派,1982年敘利亞阿拉維派政權為打擊穆斯林兄弟會麾下的聖戰武裝在哈馬省省會進行大屠殺,據估計約有兩萬人死於非命,眾多的遜尼派領導層迫於壓力開始流亡海外,也就是這些人組建瞭現的敘利亞反對派。

講完瞭敘利亞危機與國內宗教沖突的聯系,下面再聊一下敘利亞危機與阿拉伯世界宗教沖突的關系。

20世紀70年代,敘利亞和伊朗先後發動政變,什葉派奪取政權成為國傢統治力量,極不協調的生長在周圍滿是遜尼派國傢的阿拉伯世界中。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國傢和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國傢開始續寫早已延續千年的“遜—什”派別之爭。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戴頭巾的為遜尼派,戴帽子的為什葉派

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什葉派上臺執政。霍梅尼成為伊朗最高統治者。霍梅尼這個人在什葉派中很有影響力。據說霍梅尼曾獲神學博士學位,口才極佳,能言善辯,更關鍵的是霍梅尼硬是和伊斯蘭教的先知們扯上瞭親戚關系。因為什葉派認為先知阿裡及其後人才是先知穆罕穆德的合法繼承人。所以能夠和先知攀上親戚這點很重要。霍梅尼搖身一變成瞭整個阿拉伯世界什葉派的精神領袖。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霍梅尼當權後為瞭對付遜尼派國傢,搞瞭一套霍梅尼主義。聲稱要在整個伊斯蘭世界建立伊斯蘭化的神權制度,並將在阿拉伯國傢當權的遜尼派視為非法政權。公開支持這些國傢的什葉派組成反動武裝推翻遜尼派統治。

霍梅尼的這波騷操作,攪得整個阿拉伯世界雞犬不寧,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國傢為牽制住伊朗,集體將目光投向瞭北面的伊拉克,當時的伊拉克也屬於遜尼派國傢,執政者為薩達姆。雖然這個薩達姆在整個阿拉伯世界也是一個異類,生性好戰。但好歹他還屬於遜尼派,且伊拉克與伊朗這兩個國傢緊挨著還有世仇。想到這一點,沙漠裡的王爺們會心地笑瞭一下。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國傢開始大力支持薩達姆政權,積極促成兩伊戰爭,成功將伊朗拖入長達八年的戰爭泥潭。就這樣暫時止住瞭霍梅尼主義的泛濫。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2003年,美國推翻瞭伊拉克的薩達姆政權,開始在伊拉克實行民主政治。伊朗積極介入,伊拉克人口占多數的什葉派通過民主選舉掌握政權,並與伊朗建立瞭密切聯系。伊朗聯合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真主黨建立瞭什葉派勢力范圍,史稱什葉派之弧。什葉派之弧的建立打破瞭原有的宗教平衡。伊朗利用有力的地緣戰略環境,積極謀求海灣地區的主導權。更要命的是伊朗不顧全世界的反對研發核武器。這使得與伊朗僅隔著一條灣(波斯灣)的沙特寢食難安。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國傢為對抗伊朗等什葉派國傢,制定瞭三步走的戰略。

第一步,加緊整合遜尼派國傢,組成遜尼派君主制國傢聯盟,孤立伊朗並禁止什葉派活動,2016年1月2日,沙特以參與恐怖活動的名義處死什葉派宗教領袖奈米爾,並與伊朗斷交,隨後,其他遜尼派國傢紛紛與伊朗斷交。

第二步,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國傢開始全面倒向西方,試圖借助西方世界力量制衡以伊朗為首的什葉派力量,美國趁機介入中東事務。使得中東問題更加復雜。

第三步,遜尼派國傢試圖從什葉派國傢內部瓦解什葉派。在什葉派之弧的國傢中真正由什葉派掌權的國傢僅有伊朗、伊拉克與敘利亞,伊朗與伊拉克的什葉派既是統治者又占國內人口多數,地下石油資源豐富,都屬於地區大國。很難撬動當權統治,而敘利亞完全不同,敘利亞國內的遜尼派占人口多數,當權的阿拉維派屬於少數派,對於遜尼派國傢而言打破什葉派國傢聯盟的唯一突破口就在敘利亞。敘利亞由此成瞭中東世界遜尼派與什葉派沖突的焦點。

敘利亞危機與教派沖突

什葉派之狐

敘利亞內戰給遜尼派國傢提供瞭絕佳機會,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國傢或明或暗支持敘利亞反對派推翻巴沙爾政權,而以伊朗為首的遜尼派國傢則全面支持巴沙爾政權,就這樣敘利亞內戰逐漸演變成瞭遜尼派與什葉派的代理人戰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