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爺大媽震驚外國網友:他們集體在公園豎中指?

對於外國人來說,近兩年中國大爺大媽的各種鍛煉方式,總是一次又一次的震驚他們,

什麼在單杠上轉人體大風車的,什麼上吊式拉伸筋骨的 …

就在最近,有人在臉書和 ins 上傳瞭一段中國大爺大媽在公園冥想鍛煉的視頻,

短短十幾秒的內容,外國人再一次驚瞭 …

在國內某處公園裡,大約十來位大爺大媽正在跟著背景音樂做冥想運動,

大傢都很平靜的站著,沒有人說話,可以看出真的是很認真的在冥想:

但是!

冥想歸冥想,在平靜冥想的期間這數十位中老年人手部還保持著一個整齊的動作——豎中指 …

我豎:

我豎:

我再豎:

大傢圍成一圈,聽著非常佛系的背景音樂,一起安靜的 360° 環繞豎中指:

(求問中間音樂播放器的心理陰影?)

這則短短的視頻上傳後,臉書上的播放量很快就達到瞭 329 萬次:

雖然並不太清楚這些大爺大媽究竟在做什麼樣的冥想,需要一直豎中指,

但在視頻火瞭之後,一些對冥想有研究的專業人士站出來解釋瞭一下,

Sah D’Simone,一位出生在巴西如今在美國工作的冥想老師表示,

這些豎中指大爺大媽很有可能是在做一種佛教中的 ” 手印 “(就是用兩手擺成某種特定的姿勢),

類似下面這種,通過手印可以達到心理治療的效果:

另外一位名叫 Megan Monahan 的冥想老師則認為,中指在五個手指裡象征代表著宇宙五大元素中的 ” 火 “,

所以豎中指這個行為可能也是有特定意義的:

還有一位對這方面也頗有造詣的瑜伽老師 Kaisa Kapanen 也和上面兩位老師有著差不多的看法,

” 中指象征著 akasha(從梵語音譯而來,是一個專業的佛教哲學用語,大致意思就是指虛空之界)或者連接。”

然而外國網友才聽不進去這些呢,

誰管你在搞什麼手印,哇靠這可是豎中指啊!

很快,大傢對中國大爺大媽這個奇特的冥想鍛煉方式展開瞭熱烈的討論,

不少網友開始對這項運動做起瞭各種猜測:

” 我真的驚瞭 hhh,大爺大媽們在幹嘛?另外他們知道自己在幹嘛嗎?”

” 這一定就是我常聽說的反社會社交俱樂部吧!”

” 我覺得這可能是一種表達自我釋放壓力的什麼活動吧?畢竟我們在社會中總要碰到一些不得不以假笑面對的人,所以必須得找個釋放的方式。”

” 給大傢介紹一下這是一項名為‘去他媽的世界’運動,適合所有年齡段,能夠迅速釋放壓力。”

” ‘ f**k off 組織 “

” 這一定就是滾尼瑪的我 tm 才不管就要豎中指俱樂部!”

同時還有一些網友表示想加入,

” 請問我在哪裡可以報名?”

” 有那種參與這項運動的年票嗎?我想購買。”

” 我感受到這股能量瞭!所以我能加入嗎?”

emmm…

從用功夫鍛煉震驚外國人到用豎中指冥想刷新外國網友的三觀,

大爺大媽們這鍛煉 … 也是搞得花樣越來越多瞭哈。

瀏琉鎏劉競芳: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見的中指的意義

陳錦鴻嚕:anti-social social club 這個梗真的笑死我瞭

羅伯特人之初:這是一項 exercise:F*ck the world

文曉曉 Dawn:你大爺還是你大爺,你大媽還是你大媽

桀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特麼的 f*ck off 組織,笑斷我的老腰

水哥的表弟:指向閃耀的燈球?

臣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整個人笑到崩潰

大袖遮天:這不就是豎起天線接收宇宙中的信號嗎?

阿兜 BBean:找頭去瞭 頭給你笑掉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編輯:小召

以上內容由”ZAKER吉林”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武警部隊轉央企,將軍出任部級董事長

從武警部隊改制為央企半年多後,中國安能建設集團的領導班子終於明確,前武警少將周國平出任董事長。

11 月 22 日下午,中國安能召開幹部大會,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任洪斌出席。大會宣佈:

周國平任中國安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不再擔任總經理職務;

李躍平任中國安能集團黨委副書記、董事,提名為總經理人選;

曹厚琪任中國安能集團黨委副書記、董事;

劉立權任中國安能集團黨委常委、紀委書記;

管定幫任中國安能集團黨委常委,提名為副總經理人選;

曹錫銳任中國安能集團黨委常委,提名為總會計師人選。

長安街知事註意到,周國平原為武警水電指揮部政委、黨委書記,武警少將。

周國平出生於 1960 年 7 月,江蘇武進人,曾在原濟南軍區、原南京軍區、原總政治部、武警北京市總隊和原武警水電指揮部任職,2015 年 7 月 31 日晉升為武警少將警銜。

周國平(資料圖)

近日,中央已批準周國平為國務院國資委黨委委員、副部長級幹部,曹厚琪、劉立權為中央管理的正局級幹部。

除周國平外,中國安能還有 3 位領導來自武警部隊:

曹厚琪原為武警水電指揮部副司令員,

劉立權原為武警內蒙古森林總隊政委,

管定幫曾任武警部隊審計局副局長。

另外 2 位領導則來自建築類央企,李躍平原為中國電力建設集團副總經理,曹錫銳原為中國鐵建公司監事會主席。

長安街知事註意到,之所以有這樣的安排,是因為中國安能本就是由武警水電部隊改制而來的建築央企。

2018 年 3 月,《深化黨和國傢機構改革方案》部署,武警部隊不再領導管理武警黃金、森林、水電部隊。按照先移交、後整編的方式,將武警黃金、森林、水電部隊整體移交國傢有關職能部門,官兵集體轉業改編為非現役專業隊伍。

武警水電部隊轉為非現役專業隊伍後,充分利用原有的專業技術力量,承擔水利水電工程建設任務,組建為國有企業,可繼續使用中國安能建設總公司名稱,由國務院國資委管理。

去年 8 月 30 日,水電部隊萬餘名官兵脫下軍裝,正式拉開瞭 ” 軍轉企 ” 的序幕。

今年 4 月 4 日,國務院國資委公告: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武警水電部隊組建為國有企業後,使用 ” 中國安能建設總公司 ” 名稱。目前,已完成公司制改制,更名為 ” 中國安能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列入國資委代表國務院履行出資人職責的企業名單,成為第 97 傢央企。

5 月 28 日,中國安能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在北京舉行掛牌儀式。中央有關文件明確其主業范圍為:建築工程,相關工程技術研究、勘察、設計及服務,水環境治理,應急救援服務。

建築央企在央企大傢庭中占有重要地位,不僅企業數量和員工數量都很多,而且綜合實力很強,目前比較突出的包括中國建築、中國中鐵、中國鐵建、中國交建、中國電建等。未來,中國安能將是一支 ” 生力軍 “。

周國平表示,對中國安能來講,盡管軍裝脫瞭、體制改瞭,發展的願景也變瞭,但始終不變的是鐵心向黨、一心為民的初心使命。

在過渡階段,中國安能成立瞭籌備組和臨時黨委。今天之後,中國安能籌備組、臨時黨委職務自然免除。

以上內容由”長安街知事”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江蘇擬對響水爆炸事故責任企業和安評中介聯合懲戒

根據原國傢安全監管總局《對安全生產領域失信行為開展聯合懲戒的實施辦法》(安監總辦〔2017〕49 號)規定和國務院批復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 “3?21” 特別重大爆炸事故調查報告,經研究,擬將事故的直接責任企業和在相關安評中介服務中負有責任的中介機構作為安全生產領域聯合懲戒對象推送國傢應急管理部,現公示如下:

1. 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

2. 江蘇天工大成安全技術有限公司

公示時間為 5 個工作日,從 2019 年 11 月 19 日至 2019 年 11 月 26 日。公示期間,對以上聯合懲戒對象的有關意見,可通過來信、來電、來訪的形式向省應急廳調查評估和統計處反映。接待電話:025-83332394。

江蘇省應急管理廳

2019 年 11 月 19 日

以上內容由”江蘇省應急管理廳網站”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美探測器將在南極“試水”,未來探索冰封星球生命

新華社洛杉磯 11 月 22 日電(記者 譚晶晶)美國航天局噴氣推進實驗室日前宣佈,本月將在南極測試一款冰下浮力探測器,未來有望用於探測地外冰封星球上是否有生命存在的跡象。

據介紹,這個探測器長約 1 米,配有兩個輪子,搭載瞭大量科學儀器,能在冰水交接區域拍攝照片、搜集數據,測量水溶氧含量、水礦化度、壓力、溫度等與生物生存相關的參數。項目團隊將在澳大利亞南極科考站凱西站附近的湖泊和海岸的冰層上鉆孔,讓探測器下探測試。

噴氣推進實驗室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太陽系有許多衛星被厚冰層覆蓋,下面流淌著液態海洋,比如木星衛星木衛二、土星衛星土衛二等。這些冰下海洋中可能有生命存在。

為探尋冰下海洋的奧秘,探測器要能夠自主導航,穿過厚達 10 至 19 公裡的冰層進入海洋。據介紹,南極的海水與地外冰封星球上的海水最為接近,因此是最適宜展開測試的區域。

項目首席科學傢凱文 · 漢德認為,這些厚厚的冰層是觀察海洋的窗口,冰層中的化學成分支持生物存活。冰封海洋是太陽系中最可能存在生命的區域。

項目首席工程師安迪 · 克萊什表示,海面冰水交接區域以及海底是生物最多的區域,但受洋流等因素影響,許多潛水器難以順利工作。此次在南極測試的探測器可以克服這些不利因素,並能自動斷電,僅在需要測量時開機,因此能在冰下環境持續工作數月。

(編輯 蘇湘洋)

以上內容由”新華社”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遞給老師一把“戒尺”,也需配備另一把“戒尺”盯著

11 月 22 日,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發佈。意見稿根據學生違紀違規嚴重程度,給出瞭相應的懲戒方式。

一石激起千層浪。該懲戒規則也引發多方討論。根據央視新聞做的小調查,目前觀點大致分成四派:一是支持,該罰就罰不能慣著;二是支持,但要把握懲戒的度;三是不支持,體罰會留下陰影;四是不支持,老師越矩怎麼辦。其中大多數網友都支持把 ” 戒尺 ” 遞給老師,但也強調瞭要把握度。

之所以有反對聲音,其實也是擔心使用 ” 戒尺 ” 的 ” 度 “。師生關系中,老師本來就占有優勢。從個人體驗上來看,老師其實不必動用規則中那些寫書面檢討、增加運動、教室內面壁等方式,有時候一個眼神就能將學生點撥到位。

假想一下,倘若一個班裡 50 人,老師對著班裡其他 49 個同學都是笑瞇瞇的,唯獨隻對你冷冰冰,你是不是會懷疑人生:我到底做錯瞭什麼?如果有的選,學生恐怕寧願選擇運動、教室內站立、面壁等比較顯性的懲罰方式。

對老師來說,之前可能是 ” 想管不敢管 “,曾經有老師因在班級中點名考分低的學生,被學校認定為 ” 違反師德師風 “。現在實施教育懲戒規則,等於名正言順地遞給瞭他們 ” 戒尺 “。

於是,學生是否應懲戒,應該采取何種懲戒方式,等等,這些懲戒權全部賦予老師,老師的能量從 1.0 升級到 2.0。自然,大傢會擔心老師會不會 ” 想怎麼管就怎麼管 “,懲戒權是否會被濫用?

為瞭保證公平,有人建議不妨對需要懲戒的學生展開 ” 聽證 “,邀請老師、傢長、學生參加,最後取得一致意見。但這種看起來較公平的形式,是否會對學生心理造成二次傷害?這值得探討。

那麼,針對違紀學生,既想顧全學生心理健康,又要對違紀學生達到懲戒效果,到底應該如何操作呢?是罰跑步面壁更有 ” 療效 “,還是寫檢查更治本?這裡好像差一份補充條例——明確該規則的使用程序和細則,便於老師在日常教學中實施。

我不是教育學傢,也不是兒童心理學傢,不知道是否有種萬全的懲戒方法能讓老師、學生、傢長三方都滿意。但是我明白,懲戒隻是手段不是目的。

本著 ” 教書育人 ” 的精神,老師即使手握 ” 戒尺 “,也應善加使用,既能起到懲戒作用,又能鞭策學生,讓他們健康成長。譬如園丁,在樹苗成長未定型之前,有責任幫其除蟲扶正。

所以,政府部門在發佈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時,遞給瞭老師一把 ” 戒尺 “,也需要配備另一把 ” 戒尺 ” 盯著!這另一把 ” 戒尺 “,一是教師 ” 靈魂工程師 ” 的天責,一是制定合理合法的使用程序及細則。唯此,萬一出現園丁亂舞剪刀的情況,我們也能隨時喊停。

ZAKER 南京評論員 荼白

(編輯 張宇)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ZAKER南京”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最強越獄之王!給他一碗味噌湯,他就能原地消失

關於越獄的故事相信大傢都看過不少瞭,大部分的人處心積慮的越獄就是想要逃離監獄的生活 ” 向往自由 “。

然而日本有一個 ” 越獄之王 “,曾先後四次從監獄裡出逃,越獄的經歷一次比一次傳奇。有一次他越獄之後,竟然先去找瞭典獄長抱怨監獄環境不好;還有一次因為看守監獄的人對他不錯,他竟然推遲瞭一天進行越獄。

他的傳奇故事甚至還被改編成瞭電影和小說:

根據白鳥由榮的故事改編的《破獄》

這個人名叫白鳥由榮,我們先來講一下他為什麼會被抓進監獄,這個人就連被關進監獄都非常富有戲劇性:

1907 年,白鳥由榮出生於日本青森,兩歲的時候他父親去世母親也改嫁,因此他也被寄養在親戚傢裡。

白鳥由榮(圖源:Wikipedia)

正是因為這種傢庭環境,白鳥喜歡在街上遊蕩,做點偷雞摸狗的事情。21 歲那年,他還娶妻生子,養育他的親戚原本以為這樣可以讓白鳥收斂,過上幸福的生活。

可是白鳥依然惡性不改,在一次偷竊商店的時候,剛好被店老板逮瞭個正著。白鳥跑的很快,不過白鳥的兩個同夥就沒有那麼幸運瞭,兩個同夥被店老板抓住之後三個人就扭打在瞭一起。

《破獄》主角與人物原型對比

白鳥情急之下拿出刀子捅瞭店老板,然後三個人畏罪潛逃。

兩年之後,其中一個同夥又因為偷盜被抓捕,還牽出瞭殺害店老板的事情。講義氣的白鳥由榮知道之後,為瞭不讓同夥一個人承擔罪責,他站出來選擇自首。

1935 年 12 月,28 歲的白鳥由榮因強盜殺人罪被關進瞭青森刑務所,也開啟瞭他傳奇的越獄之路。

因為是殺人犯,白鳥在監獄裡的日子過的非常的慘,經常會無緣無故的遭到獄卒的羞辱和打罵,還經常嘲諷他說 ” 有本事你倒是跑呀 “。

《破獄》截圖

1936 年 6 月 18 日凌晨五點半,青森警察局刑事課長傢裡的電話大響,睡眼惺忪的課長接到電話之後,立馬就清醒瞭:白鳥由榮越獄瞭!

根據輪值看守的獄警表示,凌晨五點二十分路過白鳥的牢房的時候,一切都還正常。再過十分鐘路過,獄警發現白鳥的被子好像有點塌,叫瞭白鳥好幾次都沒人應,於是他趕緊找來別的獄警,打開監獄一看,被子下面隻有水桶和枕頭。

原來,白鳥長期通過通過獄卒的腳步聲,已經可以判斷獄警尋房的時間和習慣。在獄卒巡房別的地方的時候,他先將手泡在水裡把筋骨泡軟一些,再用事先準備好的便桶上的鐵絲打開瞭牢房的第一道門。

接著再用同樣的方法打開瞭監獄裡面的其他門,據白鳥後來說到,打開第一道門是因為事先都有長期的觀察,但是打開其他的門,完全靠的是感覺。

雖然白鳥由榮逃出瞭監獄,但是後續完全不知道怎麼辦。他在深山老林裡呆瞭三天,由於實在是太餓瞭,就想要下山偽裝成病人去找點吃的,結果又一次被警察抓捕。

因為越獄,白鳥由榮也被判瞭無期徒刑。

1937 年 4 月,白鳥被送到瞭東京監獄,在這裡,他碰到瞭一個對他很好的典獄長小田良藏,所以白鳥乖乖的服刑,再也沒想過越獄的念頭。

1941 年二戰期間,白鳥被轉送到瞭秋田監獄,秋田的獄警們聽說瞭白鳥在青森監獄的 ” 事跡 ” 之後,決定對他特別關照:他們將白鳥關進瞭墻有 3 尺高,還鑲著銅板的 ” 鎮靜房 “。

(圖源:Twitter)

這裡看不到陽光,四周都是光滑的墻壁,隻有房頂有一個可以透氣的天窗,不過也裝著鐵柵欄。白鳥曾形容這裡:” 活著的人身上爬著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最難熬的是冬天,白鳥想要獄警給加一塊毯子,但是被獄警嚴厲呵斥,讓他端正坐好,白鳥隻能在屋裡跑步繞圈讓自己暖和起來。

1942 年 6 月 15 分,5 點 30 分監獄點名快結束的時候,一位看守獄警的人慌張的跑過來報道:” 白鳥又跑瞭!”

《破獄》截圖

眾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打開 ” 鎮靜房 “,發現天窗已經被打開瞭。原來,白鳥弄到瞭一塊小鐵皮,每天在銅墻上面鑿一個小凹痕可以落腳,並且用小鐵皮生生的鋸開瞭鐵柵欄。

就這樣,白鳥由榮又一次越獄成功,消失瞭 ….

三個月之後,也就是 9 月 18 日深夜,東京監獄的典獄長小林良藏(也就是前面我們說的對白鳥很好的那位)正準備睡覺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 典獄長你好,是我,白鳥由榮 “。

小林良藏被嚇瞭一大跳,這個全國通緝都逃犯怎麼跑到自己傢裡來瞭。小林讓他進屋,甚至給瞭他一杯茶和一個地瓜。白鳥向小林表示:” 有些話我想向您說,監獄的生活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秋田那裡實在是太糟糕瞭,尤其是那個‘鎮靜房’ ……”

《破獄》截圖

第二天,小林就帶著白鳥去自首瞭,據說也是這樣,” 鎮靜房 ” 從此被廢除。

1943 年 4 月,白鳥被送到瞭日本最嚴酷的監獄,北海道網走監獄。

零下 30 度的天氣,這個監獄隻為白鳥提供一件單衣,給他換上 20 公斤重的特制手銬腳銬,食物也隻提供原來的四分之一,並且遭受瞭各種各樣的虐待。

《破獄》截圖

當然,這麼做依然沒有阻止白鳥的逃跑。1944 年 8 月 26 日,白鳥再一次越獄成功,他逃走的時候這些手銬和腳銬還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一起。

原來,白鳥每天吃飯的時候就把味增湯省出來,然後塗在手銬和腳銬的螺絲上,靠著鹽分將螺絲腐蝕,接著他又讓自己身體脫臼,好讓自己能通過隻比頭大一點點的視察窗。

(示意圖:東方 IC)

不過其實白鳥原本打算 25 號越獄的,但由於 25 號巡視的獄警對他還算不錯,為瞭不給獄警添麻煩,他決定推遲一天越獄。

在外面躲藏瞭兩年的白鳥,有一次無意當中看到瞭日本戰敗的消息,於是他決定去札幌自首。在去札幌的路上,他還被瓜農誤當成瞭偷瓜賊,拿刀要砍他,結果他奪過瓜農手裡的刀 ” 反殺 ” 瞭瓜農。

最終,札幌法院以殺人罪和越獄罪判處瞭白鳥的死刑。但白鳥一直堅稱,自己殺人是屬於正當防衛。

當然,關押白鳥的監獄也已經做瞭完全的準備,獄警每天都要檢查柵欄、天花板、天窗,還要 24 小時全程監控。每當白鳥看天花板的時候,獄警就非常的緊張,不斷的用鐵片來加固天花板的天窗和柵欄。

然而,1947 年的春天,白鳥又一次逃跑瞭。原來,他在大傢註意力都在天花板上面的時候,用吃飯用的鋁盆直接在地上挖出瞭一個洞,並在床鋪的掩護之下又一次逃跑成功。

又一年之後,白鳥在路上遇到瞭一位警察,跟人要瞭根煙就攀談瞭起來。一時興起之下,白鳥直接跟這位警察說:” 我就是白鳥由榮 “,並讓這位警察緝拿歸案。

在後來的審判當中,白鳥說起這次自首的原因是因為 ” 覺得警察小哥人不錯 “。

法院判定他之前殺人屬於正當防衛,並把刑期減到瞭有期徒刑 20 年。這次他被送到瞭充滿人性化的東京府中監獄服刑,這裡的犯人可以不用帶著手銬和腳鏈,洗澡和運動的時候還不受限制,並且監獄還給他管理花房的工作。

這一次,白鳥再也沒有想過要越獄。1961 年 12 月 21 日,他甚至作為 ” 模范犯人 ” 而提前假釋,之後的他一直安穩的生活,直到 1979 年離世。

坊間對於白鳥由榮的傳說是這樣的:一天可以走 120 公裡;可以徒手掰斷手銬,因此才要換上特制的手銬腳銬;骨骼驚奇,可以隨意的讓自己的身體脫臼。

因為白鳥由榮數次越獄,日本官方也不得不重視起監獄的環境問題,其中 ” 鎮靜房 ” 的取消就讓許多日本人把他看作是英雄。

但不管怎麼說,白鳥的行為終歸是不對的,老哥的這種能力用在正道上面,現在應該也算是成功人士瞭吧。

來源:英國報姐

編輯:小召

以上內容由”ZAKER吉林”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去電魚反而被電死,同伴被判刑 3 年

現代快報訊(記者 鄧雯婷)劉某和馬某、王某一起去電魚,劉某和馬某負責電魚,王某手拎塑料桶裝魚。期間,劉某將撈兜中電暈的魚倒入王某手中塑料桶時,王某觸電身亡。11 月 22 日,現代快報記者從南京市高淳區人民法院瞭解到此案。

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劉某是一個廚師,1983 年出生。王某和他同齡,傢中隻有一位年邁的母親。2018 年 5 月 23 日晚上 8 點,劉某和馬某以及王某來到某水域,使用網購組裝的電瓶、逆變器等工具進行電捕魚。劉某和馬某負責電魚,王某手拎塑料桶裝魚。期間,劉某將撈兜中電暈的魚倒入王某手中塑料桶時,王某身體與撈兜發生接觸而觸電倒入水中,後經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王某是電擊死亡。事發後,王某被送往醫院搶救無效死亡,而劉某沒有支付費用。第二天,警方將劉某抓獲歸案。

檢方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對劉某提起公訴,而王某的母親也對劉某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劉某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被扶養人生活費等共計 112 萬餘元。

劉某當庭表示認罪,對王某母親提出的訴訟請求提出調解意見,但庭後法院組織雙方進行調解時,劉某表示自己沒有能力來賠償。

法院認為,劉某違法使用禁捕工具電魚,因疏忽大意致 1 人觸電死亡,其行為已觸犯刑律,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考慮劉某在案發後未積極賠償王某母親經濟損失,可酌情從重處罰。經綜合考慮,劉某在這件事負 80% 的責任,賠償 3 萬餘元。

法院經審理後判決,劉某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 3 年,賠償給王某母親喪葬費等共計 3 萬餘元。(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編輯 張宇)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ZAKER南京”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五旬女子治骨傷,一針下去去世!這場羅生門到底誰的錯?

一次常見的關節病治療之後,57 歲的餘杭阿姨小芬(化名)走瞭。

11 月 5 日,手肘疼痛的她在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接受頸椎封閉針治療,10 毫升的藥液才推進去 2 毫升,就因呼吸困難搶救無效而死亡。

和她一塊看病的還有同村 7 個小姐妹,小芬是其中最年輕的。當天一早她們開著兩輛車前往檢查,沒想到輪到小芬最後一個治療時,卻出現瞭意外。

頸椎痛、腰椎痛、關節痛,本是常見病,為何平時健康的小芬卻出瞭事,這讓傢屬和小姐妹們感到不解。

圍繞小芬的死,兒子小鐘、組織者阿花、院長席榮華等,各有各的說法。這一趟衢州就醫,究竟發生瞭什麼?

借著他們的自述,我們打開整起事故後的羅生門。

01

兒子小鐘的質疑:

8 個杭州人為何去衢州看病?

小鐘還沒從母親小芬的過世中走出來,這幾天他身心俱疲。他至今仍未弄明白,兩周之前的一次普通骨科治療,究竟哪個環節出瞭問題。在醫院,他和幾名親人羅列瞭幾處疑點,希望能有人答復——

11 月 5 日下午 4 點鐘光景,我還沒下班,就接到我表姐的來電。她聲音急匆匆的,說我媽讓針打壞瞭。

那天我媽去看病我是知道的,所以我連忙打給小伏——他是開車的司機,輾轉聯系上瞭同去的小姐妹。電話裡一片哭聲,我知道大事不好。趕緊通知傢人,但 5 個人緊趕慢趕,還是在路上就收到搶救無效的消息。

等 7 點我們到達時,警方已經封鎖現場,大傢圍在門口面面相覷,隻有我母親還躺在治療室冰冷的床上。到現在我還沒法接受這個現實,想著她老人傢隻是出瞭一趟遠門 ……

我一直不明白,一個手肘關節疼痛,為何要在頸椎處註射藥物?況且我母親今年才做過體檢,身體良好,當天去檢查前也狀態不錯,怎麼就突然 ……

事發後我一直在醫院裡轉悠。醫院不大,總共隻有一幢 6 層小樓,2 樓是門診部,大廳裡放著幾臺動感單車,還擺瞭一張乒乓球桌,看著倒不像是個醫院。

我母親就診的骨傷科就在中間朝北的一間小屋裡。屋子很小,擺上辦公桌、治療床之後,進來三四個人就有些轉不開身。除瞭墻上參差掛著的四面錦旗和一小面落地鏡,我甚至沒有看到任何常規的骨科治療設備。我不敢想象,母親就在這樣的條件下,進行瞭近 30 分鐘的搶救。

當著警察的面,我也質問過給我母親看病的醫院院長席榮華。他究竟給我母親打瞭哪些藥?為什麼沒有病歷?他先是推脫病歷都在電腦裡,接著又承認在處方外給我母親額外加瞭一種針劑,怎麼能這麼幹?!

整理遺物時,我還在母親的貼身小包發現不少醫院名片。我懷疑,這趟要命的行程與 ” 醫托 ” 有關。

幾次協商下來,我要求對方賠償、道歉、關門,但一直沒有結果。11 月 10 日,我委托溫州醫科大學相關人員前來為我母親屍檢,希望到時候能有一個答案。

02

組織者阿花的自述:

我怎麼會坑幾十年的老街坊

阿花是這次衢州就醫的發起人,也是組織者。同去的幾個小姐妹,這幾天都在惋惜年紀最小、最漂亮的小妹。她反復強調,大傢都是出於自願,誰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

11 月 5 日那天,早上 6 點不到我就起床瞭,收拾東西準備出發。

這個時間不算早,到我們這個年紀早上睡不著,何況還得起來收拾傢務。你像小芬傢裡,她兒子做互聯網這行,忙得每天不著傢,孫子孫女都得靠她管著。

她孫女今年 6 歲,平時紮兩個小辮,愛穿粉紗裙,兩個大眼睛撲閃撲閃,很是可愛。為瞭一傢人,小芬 6 點起床,要先給全傢人準備好早餐,接著就送孫女上幼兒園。回來之後打掃屋子,買菜做飯,一直忙到入夜,難得空閑。

年輕時吃多瞭苦,到我們這個年紀難免有點小毛病。我們這些村坊鄰居平常聚在一起,老愛談這些。譬如我,去年年初手指出瞭問題,兩隻手的指關節都直不起來。也不是沒去看過,杭州的醫院都跑過兩回瞭,效果不大。

我親傢公給我介紹瞭這傢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我去瞭幾次,效果不錯。回來和小姐妹們一商量,大傢都動瞭心,一個月前就約好下次一塊去看病。

這次一共去瞭 8 人,都是原來西溪的原住民,拆遷之後大傢又搬到同一個小區,關系一直不錯。四個人一輛車,早上 6 點多開出的,到醫院時還不到 9 點。

小芬掛的是 6 號,要做一些檢查,結束要到下午邊瞭。於是,我們第一批看完的 4 個就先坐車回去。誰能想到就出瞭這樣的事。我們可都是幾十年的老朋友瞭,平常一塊出去旅遊,怎麼可能會想到變成這樣 ……

03

三衢路上老街坊老張:

這傢醫院出事不是第一次瞭

老張是三衢路上的老街坊。這幾年他看著到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看病的人進進出出,” 八卦 ” 聽瞭不少。盡管醫托、醫療事故等傳聞沒有確鑿證據,但他總覺得,這世上沒什麼空穴來風——

這傢醫院出事不新鮮瞭。

我在這條街開店快五年瞭,過去醫院這幢樓裡開的是傢健身房,直到 2016 年才換成瞭仁乙醫院的招牌。醫院的醫生不少是返聘的老醫生,最有名的就算是院長席榮華。他是副主任醫師,最早是衢州中醫院的骨科主任,在骨折治療上還有些心得的。

但醫院的設施一般,自然也就沒什麼病人,最近出瞭事就更冷清瞭。你今天也看到瞭,一上午能有三五個病人已經不錯瞭。像我們這些本地人,很少會來這看病,最多也就是不舒服的時候來開些藥,或者理療按摩一下。

不過,過去倒是能瞧見過外地人來這看病,有龍遊的,有江西的,甚至還有從杭州過來的。三五成群的,有的是自己坐車,偶爾醫院的車也會出去接人,來的多數是找院長打針的。其實,這些外地患者不少都是介紹過來的。聽說就連醫院的保安都收到瞭指標,隻要拉人來看病,就能拿到提成。

這次出事後來瞭不少警察,醫院也關張一天,到 11 月 7 日才重新開門。對此我們倒是見怪不怪瞭,類似的事去年也有過,一個快 50 歲的女患者從衢州鄉下過來看病,最後也是在這傢醫院出瞭事,據說最後賠瞭 100 多萬呢。平常也有來鬧糾紛的,隻是沒出這麼大的事情而已。

04

仁乙醫院院長席榮華:

同樣的治療我給不少人做過

席榮華是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的創辦者,也是小芬的治療者。身處漩渦中心的他承認瞭一些過失,但否認瞭更多傳聞。對於 ” 庸醫 ” 的指責,他同樣期待一個權威鑒定——

作為院方,怎麼也不希望出這樣的事。同樣的治療手段我給不少人做過。為什麼這次會出意外,我也搞不明白。

你就像這次來治療的 8 個人裡,有 2 位都是我的老患者瞭,其中一位從年初開始已經陸陸續續來瞭三四回。她覺得和杭州的大醫院比,我這邊不用排隊,看得也相對細心。

這次就診她們提前和我約過,所以那天 9 點醫院剛營業,人就到瞭。前幾位看得很快,到小芬時,她自述半年前摔瞭一跤,此後手肘就一直隱隱作疼。我初步檢查後,判斷可能是網球肘,並進一步懷疑這是由患者的頸椎病引起的。

醫院缺乏大型設備,我就給小芬開瞭單子,讓她去衢州市柯城區人民醫院做頸椎磁共振掃描檢查。你看,前臺電腦保存的 MR 診斷報告顯示,她的頸椎第五到第六節間確實向右後方突出。

到下午 3 點,治療方案很快確定為頸部註射小關節阻滯針(也就是俗稱的 ” 打封閉 “)。當時我向患者解釋,這次隻註射頸部,如果之後網球肘確實有減緩,說明我的判斷沒錯,那麼下次再同時註射頸部和肘部。她聽瞭興致不錯,還問我要瞭一沓名片,說是這次效果好的話,就介紹自己的小姐妹都來這看。

阻滯針是在彩超引導下打的,這個針有點疼。我邊推邊詢問有無胸悶,呼吸是否困難。結果,10 毫升的阻滯針才註入 2 毫升,患者就答復我呼吸困難。看到她狀況不佳,我連忙拉來呼吸機輔助吸氧,也緊急註射瞭脫敏針、呼吸興奮劑等針劑,但效果都不理想。下午 3 點 35 分,患者正式宣告死亡。

確實,我承認在治療過程中有一些不合規的舉措。比如在藥劑中,加入瞭前一名患者用剩的曲安奈德,這是一種激素類藥,主要是用於消炎。但這種註射劑藥物不良反應不多,更難以引起過敏性休克。所以我隻是簡單問瞭問過敏史後,就決定為她註射。

外界盛傳我們醫院此前還治死過人,這是莫須有的事。好幾年前,我們這出過一起麻醉事故,導致患者暫時性的呼吸抑制,但經過搶救也脫離瞭生命危險。中國裁判文書網上,還有過一起關於我們醫院的醫療糾紛訴訟,那也是和我們一個醫生誤診有關,最後經協調我們承擔部分責任,但絕不是什麼死亡事故。

這次事後,我們雙方也有過幾次協調,但都沒談攏。至於患者傢屬指責我是不是庸醫,這個問題還是由權威的醫療事故調查報告來決定吧。

05

不願透露姓名的同行王大夫

給頸椎打封閉的療法越來越少

作為同行,資深骨科醫生王大夫本來不願意多說什麼。不過對於事故中的一些細節,他覺得有必要做出一些澄清,讓更多人能夠做出自己的判斷——

對所謂的網球肘進行頸椎相關治療,這樣的療法確實存在。但目前的三甲醫院,已很少對患者頸椎展開阻滯治療。當然,對將曲安奈德用於治療頸椎病,學界也存在一定爭議。

出瞭這樣的事,具體還得等屍檢和醫療事故調查結果。

(文中人物除席榮華外,均為化名)

06

調查進展

衢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

協調不成,正在走司法途徑

11 月 5 日下午 3 時許,位於柯城區三衢路的衢州仁乙中醫骨傷醫院內出現患者死亡事件。接到事件報告後,市衛健委相關工作人員於 4 時 30 分左右趕到事發醫院,瞭解事件基本情況,開展事件調查。

患者傢屬於 11 月 5 日晚 7 時左右趕到醫院後,市衛健委會向患方傢屬說明瞭醫療糾紛事件處置相關規定和程序,並組織醫患雙方按法定程序在對患者病歷等相關資料、殘留藥液等進行瞭現場封存,並同公安部門和市醫調會就事件處置組織醫患雙方進行多次溝通協商。

11 月 10 日,經患方申請,市衛健委委托溫州醫科大學司法鑒定所在醫患雙方共同見證下組織對死者進行屍檢,以確定死者死亡原因。下一步等屍檢結果出來後,市衛健委將依法對該事件進行進一步調查,引導醫患雙方依法處置該事件。

來源:錢江晚報 · 小時新聞記者 俞任飛 孫燕 文 / 攝

(編輯 蘇湘洋)

以上內容由”錢江晚報微信公眾號”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遼寧大連附近海域一艘漁船遇險 1 人死亡 1 人失聯

圖為救援隊準備出發。救援隊供圖

中新網大連 11 月 22 日電 ( 記者 楊毅 ) 記者 22 日從大連海事局獲悉,一艘漁船 21 日在大連旅順海域出海作業時發生事故翻沉,船上 4 人落水遇險。截至目前,2 人獲救,1 人死亡,1 人失聯。

據大連海事局通報,21 日凌晨 3 時,大連海事局船舶交通管理中心 ( 大連市海上搜救中心值班室 ) 接到一名漁船船員報警稱,該漁船凌晨出海作業,在大連旅順蛇島附近水域發生纏擺、翻沉。當時船上共有 5 人,除報警人自己已經遊回岸上脫險外,其餘 4 人落水遇險,請求救援。

據專業氣象顯示,現場海上風力達 6 到 7 級,並伴有中浪,海況比較惡劣。

接警後,大連海事局立即聯系大連旅順海事處派 ” 海巡 0302″ 輪前往事發水域,並協調北海救助局、大連萬眾救援隊、漁政、海警、大連港輪駁公司等派遣專業船舶和飛機參與救助。

21 日 6 時 55 分,兩名落水船員被附近搜救漁船安全救起;11 時 08 分,另一名落水船員被打撈出水,但已無生命體征。

圖為救援隊到達事故海域。救援隊供圖

大連萬眾應急救援隊隊長張永東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在接到大連海事局搜救中心通知後,救援隊於當日凌晨 5 時 30 分抵達事故海域開展搜救,救援隊共出動 6 條沖鋒舟和一條救援艇參與救援,不過,由於事發海域風浪太大,這給搜救工作帶來困難。” 海上風浪大,沖鋒舟造第二天已經無法下海,隻能動用救援艇。” 張永東說。

截至 22 日 20 時,仍有 1 人失蹤。目前,搜救工作仍在進行中。 ( 完 )

以上內容由”中國新聞網”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羅伯遺體送回內地

香港一名 70 歲的羅姓清潔工 13 日在上水一帶疑遭黑衣人扔磚擊中身亡。據港媒報道,其傢屬 22 日在香港工聯會人士陪同下會見媒體。工聯會透露,受羅老伯傢屬囑托,計劃將羅的遺體運回內地,葬於其父親旁邊。羅老伯長子表示,希望父親的事件不要成為香港仇恨的開始,而是仇恨的結束。

工聯會與羅老伯傢屬召開記者會

綜合香港《星島日報》” 橙新聞 ” 等多傢媒體 11 月 22 日報道,香港工聯會 22 日與羅老伯傢屬舉行記者會。在記者會上,羅老伯的兒子表示,父親的後事會委托工聯會處理。工聯會透露,羅老伯生前希望去世後安葬在內地的老傢,工聯會計劃將羅的遺體運回湖南傢鄉,葬於其父親旁邊,完成他的心願。

港媒報道稱,此次系羅老伯傢人在事件發生後首次露面。由內地赴香港處理後事的羅伯兒子期望警方盡快破案。他表示,父親一直教育他定要做個正直的人,要感恩、要付出,遇到危險要勇往直前,自己為父親感到自豪。

他說父親非常熱愛香港,父親事發時並沒有參加沖突的任何一方,手無寸鐵,估計當時以手機拍攝現場暴徒的情況,是想要幫助警方取證,不是管閑事,自己理解父親的舉動是出於對香港的愛。他希望此次事件不會成為仇恨的開始,而是仇恨的結束。

香港工聯會理事長黃國表示,羅老伯敢於對暴力說不,值得尊重,不希望再有不尊重他的事情發生。黃國還提到,羅老伯傢屬來香港聽到不少閑言閑語,還不能堂堂正正拜祭,並且日前還有人破壞案發現場的花圈,這些做法 ” 很沒人性 “。

黃國認為,即使是不同政見人士,都應該有道德底線,應以死者為大,要對死者尊重。他還提到,羅老伯是 ” 修例風波 ” 以來第一個因暴力事件死亡的個案,希望會是最後一個。

羅老伯傢屬在事發現場路祭。 ( 圖片來源:港媒 )

會見記者後,羅伯傢屬一行到事發現場路祭。據香港《星島日報》報道,警方已將案件列謀殺處理,並轉介死因裁判官跟進。

以上內容由” 環球網”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